|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一十二章劊子手

第六百一十二章劊子手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1-01 01:03  字數:5755

嗖嗖嗖……

如雷般的馬蹄聲之中,夾雜著一陣破空之聲,無數手弩發射出來的箭矢,平直的急射而至。

與此同時,天空上也同時飛起了一片如雨般密集的箭雨。

「殺!迎上去!」

劉易再給新羽林軍將士下達第二陣列的將士拋掉陌刀撥出佩劍格擋弓矢的同時,又率先躍馬而出,翻龍槍舞起一股旋風,赤紅著眼,大聲喝道:「拋掉陌刀的兄弟,隨在我身後衝殺!」

劉易此刻,出奇的憤怒了。主要是沒有想到董卓的無恥。

既然是劉易提出來的要真刀真槍的比武,本早便應該想到,其實,這便是真正的戰鬥。既然是真正的戰鬥,便應該是無所不用其極,盡一切可能的把對手擊殺。

劉易的心裡,一開始便明白,這董卓是想從自己的手裡奪得少帝,挾天子以令諸侯。所以,他才會千方百計的找籍口糾纏,不能直接動武從劉易的手上奪走,便想到了一個比武的借口。總的來說,董卓便是要不惜一切,都要把少帝控制在他的手上,要不然,他的二十萬大軍到了這裡,卻沒能達到原來的目的,這便等於是白忙一場,沒有一點意義。

劉易明白董卓的這個心思,所以,對於董卓的挑畔,劉易卻不能不接,接下董卓的挑戰,儘管看上來非常不公平的挑戰,那也要比董卓一怒之下,悍而發動全軍來攻擊要好得多。

董卓想用堂而皇之的借口,從自己的手上奪走少帝。而劉易,則也沒有選擇的餘地,當然,劉易的心裡,也何嘗不是想借這個機會,重挫一下董卓的威風?接下了董卓的挑戰,那麼。便可讓董卓不管勝敗,事後都不能再大興兵弋,讓他沒有了借口從自己的手上搶奪少帝。

可是劉易沒有想到,之前的斗將還算正常。但現在,他卻是一心想致自己於死地了。自然,劉易自己提出來要真戰的,所以,心裡自然有了互下狠手的心理準備。董卓想借這個機會擊殺自己,而自己也想借這個機會,讓董卓知道自己並不是那麼好欺負的。劉易沒有想到的是。董卓居然有手弩,並且,劉易沒有想到的,他的騎兵,在馬上也能夠騎射。

董卓的西涼騎兵,其實並不算是正式的漢軍,因為,他們的將士。其實大多都是異族人。都是一些胡人,這些胡人,羌、氐、先零等族。他們,其實和匈奴人都差不多,都是一些游牧族人,自小便在馬背上長大,擅騎射。

劉易看出了,眼前這幾千董卓的騎兵,前面一排手拿手弩的,應該便是正式的漢人,後面跟著發射弓箭的,則是異族人。還好。那些手弩似乎只能發出一箭,並且,威力並不是想像中的那麼大,看上去,有點虛張聲勢的味道,真正有威脅的。則是那些胡騎的弓矢。

還有,董卓出戰的四千騎兵,他們在衝鋒的時候,突然一分為二,一部繼續衝鋒,另一部則在發箭。他們估計是想一個衝鋒之中,便解決一大部份劉易的人馬,然後再將劉易的全軍斬殺。

這董卓打的好算盤,因為,新羽林軍就只有這麼一點人馬,如果一次戰鬥便全都斬殺了,那麼,新羽林軍便直接被抹殺,那少帝,自然而然的便落到了他的手上。至於另外幾萬漢軍,董卓卻不怎麼放在眼內,因為,除了劉易這一支新羽林軍之外,別的漢軍,早已經膽怯,根本就沒有膽氣和他這二十萬西涼騎兵對抗。

兩三百步的距離,眨眼即至,其中,那些騎兵應該也可連發幾箭,這個時候,劉易不能讓將士們站在原地當箭耙了。

劉易策騎衝出的時候,直射過來的一排手弩箭矢也射到了,劉易大喝一聲,勁氣爆發,把他身體前方的箭矢全都震落,但是他的身後,叮叮卟卟的聲音不停的響起,劉易知道,那是箭矢射在新羽林軍將士身上所發出來的聲響,伴隨的,還有幾聲慘叫。.

頭上如雨般的箭矢也同時落下,又多了幾聲慘叫。

還好,劉易的人馬離散得很,對方密集籠罩下來的箭雨,並沒能真正的做到大規模的殺傷。

劉易沒有回頭,而是像一支離弦的飛箭,碰的一聲,直接衝進了拋掉了手弩,祭起刀槍劍戟衝殺過來的騎兵人潮。

轟!

劉易激蕩的強橫氣場,直接將迎面而來的騎兵霸道的連人帶馬都撞飛,手上的翻龍槍再一展,居然發出一聲有如龍呤一般的吼鳴。

哧哧哧!

劉易的殺氣,像不用本錢一般,在敵陣之中像仙女散花一樣向四面八方刺出,他的身體前後,最少有十多名騎兵,轟然的倒地,一時間,人仰馬翻,人叫馬嘶。

董卓的騎兵,也像劉易所列的陣勢一樣,排成幾列衝殺過來的,所以,陣勢的厚度,也很單薄,被劉易直接從他們的列陣之間殺了出去。

劉易的目標,並不是這衝殺過來的騎兵,而是騎兵之後,拉弓發箭的那一半騎兵。所以,劉易沒有半點停留,直接再殺了上去。

「殺啊!讓他們見識我們新羽林軍的厲害!」劉易的身後,周式緊緊的追隨著,身披重甲似乎也沒有影響他的突進速度,幾乎及得上劉易戰馬的步速。

他的陌刀,已經扔在身後的陣上,此刻他的手上,只是一柄一般漢軍制式的朴刀。他直接撞到了一匹衝來的戰馬身上,手上的朴刀狠狠的捅了進去,他捅的是馬,那戰馬一聲狂暴的嘶鳴,雖然把周式撞得後退摔倒,但那戰馬上的敵騎,也被戰馬掀翻在地,他還沒有來得及爬起來,便被周式整個人撲了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