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零六章董卓現

第六百零六章董卓現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最終,還是劉易讓他們進陣來拜見少帝,君臣自有一翻別情,但看在劉易的眼內,卻是總覺得是虛情假意的多

明明是他們發起宮廷之亂,此刻卻像與他們無關似的,一個個前來貓哭老鼠假慈悲,一個個裝出忠直無比,為帝受驚而請罪的嘴臉,讓劉易看得都感到有點面目可憎

不過,很快便會有他們哭的時候,現在他們一個個蓄力待發,隨時都準備著如何把少帝掌握在他們的手中一個個都做著今後少帝年幼,由他們所持朝政的美夢,殊不知,董卓一到,他們誰都討不了好

到了半夜的時候,到了一個小鎮,少帝已經相當疲勞眾臣建議,先在這個小鎮歇息半晚,待天明後再回京並且,可以利用這半晚的時間,讓人連夜打造出馬車,待明天天明之後,可以讓少帝乘坐馬車回京,堂堂的一個皇帝,騎著一批瘦馬還真的不成體統

劉易也看到少帝和陳留王的精神狀態的確是不太好,他們這幾天來受驚過度,食不果腹,還掉進河裡浸了水,雖不至於便感染風寒什麼的,但看他們的臉色,有點兒泛白,有點萎靡不振的樣子

此時,各路兵馬,已經越聚越多,估計總共有了好幾萬人馬,整個小鎮,都被這些官兵給佔了,警戒線放出到老遠,如果他們是真心護帝的話,有這幾萬人馬自當可保護少帝無憂

還好,這些兵馬,並不全是袁家的,如果幾萬人馬都是袁家的,劉易還真的擔心他們會馬上對自己進行攻擊宮廷之亂的餘波,遠還沒有消散,現在,也只是在收尾的時候,袁隗此刻亦不敢再節外生枝

少帝雖然年少無知,但是他也能分辯得出誰是真正待他們好的人所以,他在休息之前,當著眾臣的面正式宣布了劉易所統領的羽林軍正式回歸,今後,他在皇宮裡的安全,將也由羽林軍來負責對於少帝親口所說的話,許多人雖然不太同意,但是,現在的事實少帝就是在劉易的羽林軍的重重守衛當中,他們也只好無奈的默認了劉易重領著羽林軍返回皇宮的事

當然,最主要的,便是原本的禁軍已經完全被打散了,在袁家兵馬及何進舊部、城守軍等等,好幾路的兵馬夾攻之下,宮廷禁軍士兵,死的死散的散,禁軍,可以說已經是沒有了而就算還有禁軍可是誰都不會再相信原來的禁軍,除非是重招募人員組建起來的,原來的禁軍,大多都是宮內宦官的人,此刻,禁軍其實就是一個禁忌的名詞,誰都不想多談,又或者,軍隊當中,還有一些是真正忠心於漢室劉家的人但他們此刻,卻不敢說自己是禁軍的人

禁軍和張讓等十常侍一起,殺害了大進軍何進,另外,也因為張讓、趙忠等十常侍害死了先帝,張讓親手殺了董太后這些種種,追究起來的話,禁軍便是幫凶此時此刻,誰敢說他是禁軍的人,怕轉頭便被人捉住扔進大牢,又或者,馬上便會被袁家、何進舊部的兵馬斬殺

所以,沒有了禁軍的情況之下,由劉易所統領的羽林軍作為切身護衛少帝的軍隊,這個誰也無話可說另外,現在,幾路兵馬,他們雖然一同合攻宮內的宦官,但是,自始至終,他們的兵馬都是互不統屬的,每一個陣營的官兵,他們涇渭分明,誰都盯著少帝,誰都想把少帝控制在手裡這個時候,如果誰敢率先動手,可能便會遭受到另外幾個勢力的兵馬合擊,不管是誰,都難以承受這樣的後果

如此,有了劉易的羽林軍,其實也等於是給了他們一個緩衝的餘地,讓他們不至於馬上便動手爭奪少帝

自然,這也是劉易的羽林軍所展現出來的強勢,讓他們誰都不敢亂動

羽林軍,還真的是個個以一當十,人人勇悍幾個月前,西園八校尉的兵士、以及一些參與了圍攻劉易的那些部屬士兵,他們都知道,羽林軍不好惹,如果他們沒有十足的把握,誰都不想先動手他們一直都在尋找著時候,一直都時刻準備著攻擊羽林軍,把羽林軍擊敗擊散之後,少帝便落在他們的手中,可是,誰也不敢先動手,這個時候誰先動手,誰便會受到別人的群起攻之,誰先動手,誰便會被打上一個反賊的名頭

如果說,這一次宮廷之亂大家是打著除奸佞,清君側的旗號,那麼,現在大家都沒有理由借口動手了

劉易現在也不擔心他們在這個時候動手,所以,便讓羽林軍佔據了小鎮的官府驛站,作為少帝和陳留王休息之所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起了大霧,整個小鎮在雞鳴之後便哄的一起嘈吵了起來,幾萬人馬在一起,弄出來的聲響是非常巨大的還好,並不是發生了什麼的變故

一眾前來尋帝迎帝的朝官,早已經梳洗妥當,早早便來等著少帝和陳留王,準備迎他們回京

這個時候,袁隗似乎也不急著奪權了,事實上,現在朝中的百官,也大多以他為首宦官已除,大將軍何進已亡,整個朝廷,就是袁隗最德高望重,勢力最大,所以,他不用爭不用搶,便隱隱為攝政太傅他的這個太傅,是少帝登基的時候,由少帝和董太后一起策封的劉易的這個太子太傅,一直來都沒有得到扶正,所以,太傅就只有一個,那就是袁隗

至於劉易,此刻無論是實力或是名望,都遠不及袁隗,再加上劉易也不和那些朝官走近,所以,有時候,劉易和他們顯得有點格格不入

在小鎮驛站,袁隗以太傅的身份,倚老賣老的請少帝坐上了一駕連夜做出來的簡易馬車,並以一個長者的語氣,對梳洗完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