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零五章迎帝回京

第六百零五章迎帝回京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六百零五章迎帝回京

「啊?什麼?閔大人你還不明白?」劉易見自己說了這麼多的話白費了口舌,不禁臉sè有點懊惱,早知道自己一出現便把少帝劫走算了,不想他們不但不讓自己帶少帝及陳留王離開洛陽,還想自己把皇后送回皇宮。而劉易卻也苦於不能對他們說出若少帝及皇后回宮是必死之局,之前,皇后在皇宮內的的危險,劉易不想再經歷一次,想要劉易放皇后回宮,那是萬萬不行的。

「我不明白?呵呵,其實,我什麼都明白。」閔貢擄著額下的長須,眼神神采奕奕,又有幾分瞥智的道:「盧老哥可能非常清楚了解閔某,咱平時,多是看,不luàn嘴,很多事情,某都看在眼裡,想在心裡。平時,也多注意別人的言詞,聽百家之論。如今,天下攘攘,禍luàn紛紛,民不民,國不國,君不君,臣不臣,這些,閔貢的心裡何嘗不知道?」

「咦?閔老哥你……」閔貢所說的這些話,可能是盧植從來都沒有聽他說過,此刻卻對他頗感好奇,神情有點奇怪的看著他。

連同劉易,也在此刻,覺得這個閔貢,似乎有點不簡單,倒也想聽聽他說說自己不能帶走皇后及少帝、陳留王的理由。

閔貢看了一眼劉易,卻大有深意的扭頭對盧植道:「有一點,閔某要比你盧老哥要看得明白,所以,平時慎言慎行,君可看看,朝中多少官員,哪一個不是貪財為利?像我等這樣,身世貧寒的官員,朝中可有安生的空間?所以,某從來都不多說,只是默默的安份做自己的事,不像盧老哥你,敢說敢言,這不,已經好幾翻起落了吧?在這朝中,沒財沒勢,是hún不下去的,若不是閔某一向低調,恐怕,早就被削官去職,返家歸田去了。閔某如此,只是想為大漢這座將傾的大廈盡一點綿力而已,也只是為了大漢到了最後關頭,皇室劉家的人身邊,能有一個忠心默默付出,追隨在他們身邊的人。」

閔貢語不驚人勢不罷休的樣子,道:「大漢氣數已盡,天下將luàn!這一句話,不是我閔貢說的,許多隱世異士,以及出世的論家,都早有說過這樣的話,當年許昭許子將,也曾說過這樣的話,閔某還親耳聽到了。再根據某多年來的觀察,的確如此。天下大luàn,卻又必會有聖賢之人tǐng身而出,拯救天下百姓於水火,閔某,一邊潛隱在朝,一邊察看天下英豪,如今……」

閔貢說著,竟然大步的走到了劉易的面前,有如推金山倒yù柱的一下子跪拜到了劉易的面前。

「如今,能挽救天下百姓於水火的聖賢之人,卻非是太子太傅不可,閔某不才,希望能夠追隨在主公左右,為了大漢百姓,以盡綿薄之力,主公!」

閔貢的說詞,以及他的動作,不但把盧植,連帶劉易都給他nòng得有點呆住了。事實上,劉易還真的沒有一點思想準備,劉易還真的沒有想過,這個閔貢會如此突然的拜自己為主公。這好好的,本來是說著皇后、少帝的事,怎麼就變成了要拜自己為主?

但劉易自己也不知道,其實,劉易現在的確是不比以前。以劉易現在的名望地位,雖然還不能和袁家等一些傳統的名mén望族相提並論,但是,劉易所做的一切,其實都落在別人的眼中。說實在,如果劉易趟開了來招募人才的話,恐怕就不會只是閔貢,應該還有更多的人想來追隨劉易。可惜,劉易一直來都是本著一種寧缺勿泛,只要人品才華都極佳的jīng英人物,一般沒有經過劉易考驗的人,劉易一般是不太會接受的。特別是劉易自從被封了太子太傅之後,朝中的官員,許多都曾來巴結過劉易,但是劉易一般都是只敷衍著他們,並沒有正式接納那些上mén巴結的人。平時,劉易見這些一心想巴結的官員都見之厭煩,自然也就沒有刻意的去注意朝中的官員。同時,也等於關上了接納許多真正有才華的人才。

這閔貢,為人低調,在朝中極不起眼,如果不是因為這次是他最先尋到少帝的,恐怕劉易也想不起三國歷史上會有這麼的一號人物。

閔貢此時見盧植和劉易都呆在當場,他卻好整以暇的跪著道:「主公,不用驚訝,但凡是有點識見,有點眼光的人,都可以看出,誰才是真正為了大漢百姓的人。不說這些了,閔某就說皇后、少帝、陳留王的事。」

劉易這時才醒悟了過來,趕緊上前,把閔貢扶了起來,對他懇切的道:「閔大人,這、這你是想要折煞劉易啊,多的就不說了,今後,大家看行動,大家既然生活在這個時代里,那麼便要為這個時代做一點什麼,或許劉易沒有你們所想的那麼崇高,但是,只要是能力責任之內的事,我劉易一定會努力去做的。但是,現在有一點,皇后、少帝,他們是絕對不可以回宮的,是什麼原因,我也不多說了,反正,無論如何,他們都不可以再回皇宮。」

「主公!請勿如此決然,請聽閔某一言。」閔貢見劉易說得堅決,沉yín了一下道:「主公,閔某之所以現在振你為主,只是想讓主公你知道,我所說的,一切都是為了主公好。怎麼說呢?這大漢已經luàn,luàn象已現,但是,到底會怎麼luàn?閔某卻沒有那樣的智慧可以看得清楚,但是,有一件事是最重要的。誰挾帝,誰便是luàn頭,而又會眾矢矢的。所以,不管怎麼樣,主公現在,都不能和少帝走得太近。宦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