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九十九章攻破皇宮

第五百九十九章攻破皇宮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洛陽城西城門,是劉易等人出入洛陽京城的唯一一個出入口,別的城門,都在別人的手。&&所以,城西城門,必須要掌握在手裡,只要牢牢的掌控著這個城門,那麼無論是進城或者是撤離洛陽京城,都方便許多。

城西外二、三十里,便是西山皇陵,也方便劉易和那幾千大軍匯合藏身。而且,從西山皇陵往南面走,便是永寧、宜陽等縣城,距離宛城也不遠了,只要到了宛城,那麼便可以脫離紛亂的京城,再也沒有什麼的危險。

為了控制這城門,劉易幾乎把一大半兵力都布置在這裡,還讓戲志才及典韋等人親自鎮守。別的城門,也分別在袁家、何進、城守軍等勢力的手,大家都是心知道肚明,近段時間互相之間都也是有默契的互不干涉,此刻,城內已經亂成了一團,估計也沒有人會前來攻佔這城西城門。

目前,各個勢力的注意力,幾乎都是放在皇宮之內,沒有人會注意城門的情況。

劉易和眾人,都按照原來的布置,分別行動了起來。

已經半夜了,城內人聲嘈雜,士兵們踏踏的腳步聲以及時不時發出來的戰馬嘶叫聲,久不久的喊殺聲,把整個洛陽城內的人都吵醒,每一個人驚惶不安,不知道城內又出了什麼事。不過,一般的平民百姓,他們儘管已經被吵醒,但是他們卻完全沒有意識到將有一場劫難降臨在他們的身。城內近段時間三天兩頭兵軍調動頻繁,他們雖然心裡驚惶,但還不至於像熱窩的螞蟻那般胡亂亂闖。他們大多都是懷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在家裡偷偷的開一條門縫或者打開一扇窗戶,偷偷的觀察著外面街的情況。

還好,街的士兵,來來往往,急急忙忙,一時半刻並沒有發生兵士擅闖民宅的情況。但是,幾乎每一隊士兵,都是向著皇宮的方向跑去的,這讓他們在心慌的同時。也感到有點奇怪。聽動靜,似乎要比皇崩駕的那天,動靜更加大一點。

見到外面的士兵,只是匆匆忙忙的走過,百姓們稍稍心安,他們大多都沒有意識到,士兵們沒有亂闖民宅。只是暫時沒有工夫搶掠罷了。

顏良和文丑最先行動,兩人全副武裝,各自率領兩百死士及兩百騎兵分頭去把陽安公主及益陽公主接走。這兩個公主有點麻煩,尤其是陽安公主。

陽安公主名義,還是伏家的人,本身又為伏家生了三個兒女,兩男一女。本來劉易也早便想讓她在年前和長社公主一起離開洛陽,可是她的心裡始終都還是有點放不低。如此才會拖到最後時刻才去把她接走。還好。劉易一再叮囑她,早點把她的一對兒子送走,隨她伏家的婆婆回伏家的老家了。現在還有她的小女兒伏壽在她的身邊。

也幸好如此,劉易這傢伙,認伏壽這個小丫頭做女兒,心裡倒沒一點彆扭,心裡非常願,若陽安公主帶著兩個兒子一起的話,劉易的心裡總會有那麼一點不太舒服。女兒是別人的好,兒子嘛,還是自家的好。這裡,和張夫人的情況差不多。她們的兒子,畢竟和自己沒有什麼的血親關係,幫別人養兒子,心裡還真的不是那麼自在。這不是劉易心胸狹隘的問題,相信每一個男人都是如此。

不過,如果她們非要帶著自己的兒子跟劉易一起生活。劉易還是不會反對的,相信也可以做得到視如己出。事實,陽安公主雖然也一樣痛愛自己的一對兒子,但是伏家卻不願意讓陽安公主帶著,平時,都是待在伏家老爺及老夫人身邊的,所以,陽安公主倒也沒有太過捨不得。畢竟,她的一對兒子已經離開洛陽,只要安全的話,到時候劉易也可以想法子把她的一對兒子弄去洞庭湖新洲,讓她母子團聚。-當然,劉易特別交待陽安公主把伏壽帶在身邊,這也不排除劉易的心裡有著某種猥瑣的念頭。因為,若按歷史的發展,陽安公主母女應該都是留在洛陽,一直隨著獻帝的,直到後來才被曹操害死了她兩母女。

益陽公主倒也好辦,她的個人財產,也早已經全都搬離洛陽。就只有一些房產搬不走而已。其中,賭場和城外的跑馬場,都以一個較低的價格賣給了別人,這主要是時間太緊,匆匆忙忙賣掉的,她的財產,就只有怡紅樓沒有售賣,這是皇室的產業,不是她可以轉手賣出去的。她和夫家寇家,關係早已經冷淡,並沒有太深的感情在內,再說,她夫家曾被皇帝劉宏抄過一次家,財產並不多,大部份的產業,都不在洛陽。她只是提醒了一下在洛陽的寇家人,讓他們早點離開洛陽,自然,寇家的人聽不聽從勸告,這也不關益陽公主的事了。因為益陽公主也無法向他們解釋為什麼要離開洛陽,主要是劉易也沒有向她說出真正的原因,再者,這真正的原因,劉易也是不可能會對她說的。

現在城內,雖然有點亂,但是也並不是亂到見人就殺的地步。顏良、文丑兩人,他們是打著振災糧官府的旗號去接人的。碰到的士兵,見到了振災糧官府的人,並沒有多加阻攔。除非面下死命令,特意的針對振災糧官府的人,要不然,誰都知道劉易不好惹,振災糧官府的官兵也不好惹。

這兩人去接兩位公主,倒也順利,不用多久便把兩女接到城西城門。

另外還有鄒玉,她現在不旦把身心全系在劉易的身,連家族的命運都寄托在劉易的身了。對於她來說,男人的話,不管要她做什麼,都等同是聖旨一樣,不會有半分的拂逆。她帶著最後的一批鄒家的人在黃敘的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