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九十七章何進之死

第五百九十七章何進之死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這晚,張讓等宦官,齊聚在皇后宮。他們低眉垂眼,一臉阿諛謙卑。

他們的表象,像當初迷惑董太后一樣,也迷惑了皇后。他們放低姿態,誠惶誠恐,極力的討好。

最終,皇后何婉雖然知道這些宦官不安好心,但還是答應了他們,連夜召何進入宮。

事實,皇后何婉也沒有拒絕的可能。因為,整個皇宮都在宦官的控制之中,可以說,她和少帝的性命,也都在這些宦官的手,哪怕他們沒有這樣,明著要求皇后下一道傳召,她也得乖乖的照辦。

更何況,這些宦官,更是放低了姿態,似乎是誠心的要向她認錯,還說誠心的想向何進表示投效之意,請何進大將軍進宮來一議。

在寫召的時候,皇后的心裡,是多麼的想有劉易在身邊為她作主意,可惜,近幾個月來,劉易幾乎沒有怎麼進過皇宮,如果她不是知道劉易是一個重情重義,知道劉易對她是真心的話,她甚至還會以為劉易已經對她放手不管了。

讓皇后何婉傳召何進入宮的事,只是一件小事。

而何進接到了皇后的手喻之時,他也剛好在府,正在和曹操、袁召,以及一眾手下親信,謀人武將在飲宴議事。

他所議的,當然是千年不變的議題,來來去去的都是那什麼除奸佞、清君側之事。他們謀來謀去,議來議去都已經有好些年了。在座的曹操,也已經聽得耳朵生繭,有些厭煩了。不只是曹操,連袁紹也都是一樣,對於何進這樣,只說不做,只議不定的人,心生厭煩。

不過。這一晚,袁紹卻沒有厭煩,反而是有點躍躍欲試,因為。叔父袁隗和他詳談過一次,就算何進不動手,他袁家都準備動手了。

這也是關乎袁家興衰利益的事,並且,還到了一個非常的時刻。

何進的掘起,風頭已經蓋過了袁家,已經威脅到了袁家利益的地步。近段時間。何進到處伸手,要兵要權,持著他身份的見帳,居然自以為高袁隗一等,在朝堂,有時候也不怎麼給袁隗面子。

本來,袁隗這個太傅,才是真正的輔政大臣。何進的這個參錄尚事,只是有可問朝中諸事的權利,並不是真正的攝政大臣。但何進的做法,已經把自己當成是一個攝政大臣來看待了。

一山不能容二虎啊,輔政、攝政,這個註定是不可能並存於朝堂的。只可惜,何進近段時間的勢力抗充得太快,袁隗也沒有機會對何進下手。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袁隗只好把目光放在宮內的宦官身。袁隗為官,亦已有幾十年,現在,更是已經看得非常的清楚。明白到如何才可以真正的做到權傾天下。只有,像宮內的宦官那樣,完全掌控著皇帝的一舉一動,成為皇帝的代言人,如此,才可以真正的說得是完全掌握了朝中的權柄。所以。他覺得,袁家想繼續獲得過往的地位,那就必須要真正掌握著朝中的權柄,像那些宮內的宦官一樣,挾天子以弄權。

對於皇宮裡的情況,幾十年為官以來,袁隗早已經清清楚楚,他知道,皇宮內禁軍的防禦布置情況。皇宮內只有四萬來人的禁軍,並且,平時不可能四萬人都在布防保衛皇宮的。袁隗知道,其中,有兩萬兵馬,其實是一直都駐在緊鄰皇宮的一個禁軍軍營里,他們每兩萬人馬輪流進宮護衛皇宮,而每兩萬之中,也不是全都布防在皇宮之內的。

兩萬人馬,其實是分成兩三部人馬,互相輪著來震守皇宮。皇宮之內,也有軍營。若是往時,世道平靜的時候,只會派出三四千的禁軍守衛皇宮便足矣,但此時,怕一般都有七八千人馬輪流來守衛。

換句話來說,皇宮之中,其真正的兵力,只有兩萬人馬,而其中,有一萬來兵馬是不動的,散布在若大的皇宮之中的幾千人馬,未必就能夠守得住皇宮。也就是說,只要在他們沒有反應之前,以最快的速度攻入皇宮,只要將少帝搶到手,那麼,別的兵馬再多也沒有用。再說,可以先派出一部份兵馬牽制住在皇宮外的兩萬禁軍,攻進皇宮之後,又派出一部份兵馬牽制住在皇宮內兵宮的禁軍,那麼,分散護衛皇宮的那幾千禁軍,根本就不存在威脅。

張夫人和劉易所說的,袁家近段時間似乎頻繁的調動兵馬,府內的士兵也增多了許多,其實便是袁隗已經下定決心,決定要對宮內的宦官動手,一舉從他們的手中搶過少帝,再挾天子弄權。傳更新這事,事關袁家一門的氣運,所以,袁隗自然要和袁紹、袁術兩個年輕一代中的代表人物商議。他們商議決定,由袁紹領著西園八校尉的軍隊,牽制住皇宮外的禁軍大營,再由袁術牽制宮內的禁軍兵營,袁隗親自領袁家死士家將,斬殺宦官,搶奪少帝。

袁紹躍躍欲試,便是想著搶在何進之前,把少帝先一步掌控在自己的手裡。

這些事,何進和曹操都不知道的。說實在,如果他不是看到何進的確有了動手的跡象,他都不想再和何進多議,他現在,也基本和何進劃清界線了,特別是隨著何進的權力增大,對著曹操的時候,也有多少傲慢,也使得曹操覺得豎子不足為謀。但何進此時,的確是朝中表面最有權勢的人物之一,曹操此時也沒有和何進真正攤牌反臉之心,只是走一步看步,一面暗中發展自己的力量,並把曹仁、夏候淵等將,分別派回老家及濟南。

這一晚,何進終於和大家議到了一點實質之處。

平時,何進總是和大家商議,如何如何聯絡豪傑,以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