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九十六章男人是賤骨頭

第五百九十六章男人是賤骨頭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五百九十六章男人是賤骨頭

張夫人的形體,是一個神化的n由網友上傳==

不是說她容貌比貂蟬更美麗,也不是說她的身材比益陽公主更豐滿。而是說她形神似nv禍廟的nv禍娘娘,看著她的臉蛋,再想想nv禍廟裡的nv禍娘娘,很自然的,讓人不禁便會覺得她的身上自有一股聖潔的光芒。

說實在,如果劉易沒有一同隨張芍、萬年公主她們一起去祭廟,沒有見到廟裡的那個nv禍神像。那麼,見到張夫人的時候,可能只會把她當作是一般的美貌fù人來看待。可是,見過nv禍神像之後,再和張夫人nòng到了一起,這就讓劉易每一次和張夫人一起時,都情不自禁的有一種異樣的感覺,把她壓在身下時,也會特別的衝動。

有時候,男人還真的是賤骨頭。

和正正常常的nv人,大家身份地位差不多的nv人,清清白白的nv人。一起的時候,有愛也有情動,可是,這種愛和情動,也只是一般的正常的愛和情動。

每一個男人,或許都會有這樣的一種感覺,面對那些身份地位都高高在上的nv人的時候,都會有一種特別的衝動,特別是那種漂亮得一蹋糊塗的nv人,若有機會真的把她們nòng到了自己的蹋上去時,肯定是整個人都特別的興奮jī動,那個時候,會有一種強烈的快感,如幸福得要死去的快感。尤其是……如果那個nv人還是一個有夫之fù的時候,那種另類的刺jī感覺,可能會更讓男人充血奮漲,不能自已。

這或許也是劉易為什麼會對陽安公主、益陽公主等幾個公主等nv一見便特別衝動的原因。每一次和她們在一起的時候,這種身份地位相差,以及她們是有夫之fù的名份,會讓劉易異常的亢奮。特別是和皇后在一起的時候,那種把一國一母nòng到體下宛轉奉承的快意,那可是非一般人可以領略得到的。

和張夫人,劉易真正的感受到了那種偷的快感刺jī。特別是她形神似神nv,又讓劉易感到有著一種難以言喻的衝動jī情。

儘管,張夫人似乎有什麼話想和劉易說,但是劉易在喝了幾杯酒之後,便粗野的壓到了張夫人的身上,讓一旁的元清看到了劉易的另一面。

狂風摧huā急,雨落huā兒殘。

張夫人就如一朵風中的嬌huā,被劉易nòng得狂luàn胡擺,滲入心肺般的嬌呤,那聖潔又異常嫵媚的臉蛋,讓元清看了也心神俱顫。她驚異於劉易的粗暴衝動,也驚異於張夫人的放làng。

她看著劉易衝動的tǐng進,看著劉易隨意擺nòng著張夫人的嬌軀,一巴掌一巴掌的拍在那圓渾的豐tún上,發出啪啪的聲音時,元清似乎也感同身受似的,股間一酥一麻,一股熱làng,從下體滲出。

她的記憶當中,劉易這個壞傢伙,可是最懂憐香惜yù的,平時和她以及和家裡的nv人一起時,都是那麼的溫柔纏綿,從來都不捨得用力拍打一下她們,現在,竟然把張夫人那雪白的美tún都nòng得一片通紅,而讓元清奇怪的是,這張夫人非但不感到痛苦,反而像很享受似的,這也讓她感到有點躍躍yù試。

沒多久,張夫人竟然被劉易nòng得兩眼一反白,便一下子軟癱了下去,除了似病人一般無意識的呻yín著之外,似乎一動都難以再動。

元清也早已經呼吸急促,雖然同時和別的nv人和劉易一起荒唐過,但這一次,她也不知道為何,會感到特的緊張,她的心裡竟然也有點期待,期待劉易這另類的瘋狂。

劉易沒有讓她失望,像nòng張夫人一樣,首次粗暴的也把她壓在身下……

風緩雨停,遍地huā瓣。

劉易從兩nv的jiāo纏中鑽了出來,看著張夫人張開著的**幽谷yàn紅間的一流濁白,說道:「說吧,小làngfù,幾個月沒找我,今天突然找我是不是有什麼話要對我說?」

「嗯……」張夫人軟軟的坐了起來,隨手拿過一條絲巾堵住自己下面流出來的濁白,然後輕輕的一倒,倒入了劉易的懷內,道:「最近這幾個月不太平,人家平時都不敢出家mén,小冤家別怨人家哦。」

劉易扯過了一張薄薄的絲被,蓋在一翻瘋狂後,渾身一片香汗的元清身上,示意她先休息一會,才用力róu捏了一把張夫人xiōng前的柔軟道:「有話快說,惹惱了我現在就把你抓回家裡關著……」

「別別別……人家沒答應你做長久夫妻是……」張夫人似有點緊張的道:「是怕……」

「有什麼好怕的?」劉易不太耐煩的打斷道:「我和袁家,早已經水火不容。你跟了我就跟了,還怕袁家?唉……算了,我答應你,如果你捨不得你兒子,那就一起帶來吧,我養。估計袁紹怕也不大喜歡你的兒子,我就捏著鼻子,讓了這個便宜兒子算了。這樣,你就沒有話可說了吧?對袁家,也沒有什麼可留戀了吧?千萬別說你和那袁紹還有什麼糾纏不清哦,我這人……」

噗哧一聲,張夫人見劉易說得看似有點霸道,但是卻有點酸酸的語氣,忍俊不禁的格格嬌笑起來。

「人家可是別人的妻子,你吃什麼的醋?」張夫人白了劉易一眼,有點俏皮的吐了吐香舌,解釋道:「好了,怕了你啦,我家那夫君,早已經看不上人家了,你以為誰都像你這樣痛愛人家啊?」

「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