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九十五章幽會

第五百九十五章幽會 (1/5)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五百九十五章幽會

無論是張讓等一眾宦官也好,或是何進也好,他們在朝堂的交鋒之中,都能夠從對方的眼中看得到濃濃的殺機。

不過,他們互相攀咬,卻互相也奈何不了對方。

宦官始終都掌握著皇宮,何進始終都還沒有發展到有實力攻下皇宮的時候。

曹操、袁紹,他們和何進依然過往甚密,還好,張讓等人和袁隗也還能說得上話,並沒有和袁隗發生什麼的直接衝突。張讓他們也知道,單單是一個何進,他們並不怕,就怕袁隗和何進聯手壓制他們。

種種的跡象表明,何進並沒有刻意和袁隗交好的跡象。但是,這種可能依然存在,袁家兄弟和何進來往的事,也有探子告之張讓等宦官的。

進入八月份,洛陽城的氣氛驟然的緊張起來。

此時,離皇帝駕崩,少帝登基已經過去了三、四個月,劉易有了戲志才及賈詡的幫助,已經差不多完成了財產轉移的行動。神不知鬼不覺之中,便已經把大量的錢財偷送出城,再送運到宛城,由甘寧從水路將錢財運送到洞庭湖新洲。

送走了錢財之後,又把鄒氏、卞玉、萬年公主等女,偷偷的送走。如今,在洛陽,就只剩下益陽公主、陽安公主,皇后及丁夫人等幾女了。

她們,除了皇后在皇宮之內受到宦官的控制,別的幾女,劉易也作好的安排,隨時都可以將她們送走。

西山皇陵的密林,五千兵馬藏匿在內,沒有任何一個勢力知道。這五千人馬,劉易藏著不暴露,是最後的底牌。

這天,戲志才和賈詡等人,在一起議事。

振災糧官府,傷病、侍女等等,全都撤走了,劉易的身邊,還有元清、黃舞蝶兩女。

黃正和武陽又做回他們伙夫的本行,弄了不少菜上來,大夥圍著一起吃午飯。

現在,可以說是除了比武招親那時候之外,劉易手下武將最齊聚的時候。

劉易居中,據案而坐,左右是元清、黃舞蝶陪著,下首一桌是戲志才和賈詡兩人一幾。然後才是黃忠、黃敘、典韋、趙雲、太史慈、顏良、文丑。

戲志才首先說道:「主公,事情大致準備好了,如今我們隨時都可以離開洛陽,這幾年在洛陽所搗弄的錢財,足夠我們幾年的開銷。」

「可是……我們真的就如此離開洛陽?」賈詡似乎戲志才非常有默契的樣子,跟著介面道。

「主公,咱們在城裡好好的,現在我們也有上萬的兵馬,為什麼要急急離開洛陽呢?」典韋也大大咧咧的道。

這傢伙,在洛陽待了兩三年,平時好吃好喝,見慣了洛陽京城的繁華,居然也不太想離開洛陽了。

黃忠、趙去、太史慈等人也有點怪異的看著劉易,但是卻沒有出言相問。

「按俺老丑說,咱們殺進宮去,把宮裡的那些閹人給卡嚓了,然後,再把那小皇帝給……」

「咳!」劉易重重的咳了一聲,打斷了文丑的大嗓門,然後瞪了他一眼,文丑才合上嘴,沒敢再把後面的話說出來。

大家似乎都知道文丑想說什麼,跟著劉易最早的武將,他們的心也野了,有時候會偶爾說一些大逆不道的話。

劉易一直都在布置撤離洛陽的事,但是,不管是戲志才或者是賈詡及一眾武將,他們都對劉易的計劃有點不解。他們覺得,好好的,為什麼要離開洛陽?這幾年在洛陽弄到了這麼多的錢財,為什麼不繼續賺這個錢了呢?

要說以前人少勢薄,在洛陽京城難以站得住腳,可是,現在人多勢眾,現在已經有了上萬兵馬在洛陽,若有需要的話,還可以眾兩個基地調動更多的兵馬過來,最多可以調集近五萬兵馬。有了這五萬兵馬,在洛陽便已經是實力最雄厚的一股勢力了。

「文丑不要亂說話。」劉易先對文丑說了一句,再對戲志才及賈詡兩人道:「兩位先生,可記得當初我對你們所說過的話?」

「嗯?主公所指?」戲志才一時不太明白劉易想說什麼。

劉易坐直了身軀,目光一凜,掃過眾人的眼睛,有點沉重的道:「當初我跟大家都說過,我們建基地,收容流民,其最終的目的,就是要借用我們所建立起來的力量,除奸佞、清君側,振朝綱,興大漢。可是,你們說說看,對現在的朝廷有什麼的看法?」

「哼!現在的朝廷,還算是朝廷么?」賈詡嘖的一聲,咽下一口酒,神色流露出一絲憤慨,道:「皇帝是一個七、八歲的小兒,能懂什麼?權柄完全落在宦官權臣及外戚的手上。可是,現在朝中,卻一片混亂,基本就沒有任何一條有利於大漢的政令發出,這些朝臣,全都在爭權奪利,都不知道何時才休。更可慮的是,先帝肯定是被宦官所害,這事都是明擺著的,根據主公你跟我們所說的推測,那天,禁軍、城守軍、還有袁家的兵馬以有及西園八校尉的兵馬,一起出動攻擊主公,由此可推見,他們是早有預謀的。其中,可能還有人和宦官合謀了,要不然,絕對不會那麼巧合,主公你才率軍離開皇宮,那些宦官就發難。」

這些話,這些事,劉易其實在他們回到洛陽的時候,便和他們談過議過了。

劉易現在重提,只是想讓他們更加的看清楚一些本質。

劉易道:「不管怎麼樣,當時,皇宮已經被袁家、何進、城守軍圍困了,那時候,其實便是一個剷除宦官的機會,儘管明面上,董太后、太子、王子他們在宦官的手上,可是,當董太后露面的時候,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