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九十章實力差距

第五百九十章實力差距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皇帝已死,並且是以一種劉易意想不到的方式而死。

劉易對於皇帝,其實從一開始便沒有什麼好感,對於他的死活,心裡也不怎麼在意,在意的是,這個皇帝的死,是否會影響歷史的走向,是否會走向一個自己不能夠掌握的方向。

可是,隨著和皇帝的接觸,劉易發現,其實,這個皇帝也只是一個可憐的人。雖然他曾經荒淫無度,雖然他膽小懦弱,背負著一個昏君之名,但是,相處下來,也並不是並沒有一點可取之處,尤其是最近,成了他的女婿之後,皇帝對劉易,是真正的信任倚重,是真正的拿劉易是自己人來看待。甚至乎,對劉易的信任,已經超出了他對自己母親董太后的信任。

發展在現在,這個皇帝和劉易,其實已經是一種亦兄亦父的關係,也可以說皇帝已經把劉易當成是一個完全可以依賴可以信任的好兄弟好朋友,無話不可談的好朋友。

儘管這種信任倚重來得遲了一點,卻也讓劉易感到有小小的愧疚,因為,劉易在背後,依然還一直給他戴著綠帽子。這讓劉易覺得有少少的對不起這皇帝,對於皇帝的死,也可以說是劉易的一個疏忽大意,如果劉易堅決要求自己率軍離宮之後,請王越留在他的身邊保護他,相信那些宦官想害死皇帝也不是那麼容易。

皇帝的死,讓劉易心裡的那一點點自愧放大了,讓劉易感到有點痛責、憤怒。

不管如何,劉易都不想讓皇帝死不瞑目。是誰害死皇帝的,劉易一定要他們付出生命的代價。

至此,劉易也不怎麼去想歷史的事了,他現在,就只是想把那些宦官權宦,參與謀害皇帝的所有人都揪出來,將他們凌遲處死。

劉易知道。不管自己對皇帝的感觀如何,但是萬年公主對這個父皇的感情是真的,此刻,劉易感應到家裡。萬年公主正在悲切的哭泣著,這個,有點小刁蠻又嬌痴的萬年公主,這是她第一次如此痛苦的悲泣著,讓劉易感到心裡一陣絞痛。

劉易就是見不得自己的女人傷心,就是見不得自己女人的眼淚!所以,劉易不打算現在便回家去安慰萬年公主。他要先把所有謀害皇帝的兇手都解決掉!

劉易下令新羽林軍列陣,準備大幹一場。第一個目標,袁府!

什麼的四世三公,劉易不去多想了。如果直接去屠了袁府的話,可能會對劉易今後的名聲不太好,甚至會引起和袁家有著密切關係的門生故史的反撲,至少,劉易今後有名聲。恐怕便會讓那些人唱臭。但劉易現在不想去考慮這些事。

一千新羽林軍將士,列成一個方陣,踏著整齊帶著金戈之音。殺氣騰騰的向袁府進發。

剛剛擊敗好幾千的袁家家將兵丁,挾勝利之威,相信就算是一千人,劉易依然能夠屠了袁家滿門。

在離袁家還有一兩里左右,再轉過一條街道便可以看得見佔據了一大片區域的袁府了。

後面突然傳來了急促的馬蹄聲。

這一天,皇帝駕崩的消息,已經傳遍城內。由於那些宦官權臣是有計劃的行事,從一開始便控制了那些不安定的因素,力求穩定的過渡這次宮廷政變,所以。除了袁術領人圍攻振災糧官府弄出了很大的動靜之外,城內別處,還算是比較安靜的,民眾百姓足不出戶,街上的士兵來往巡邏,把許多有可能發生動亂的因素都壓抑著。不讓冒頭。無論是張讓等宦官也好,袁隗等權臣也罷,以及城守軍方面,他們都不想見到洛陽京城大亂,他們弒君換代,只是想繼續保持他們的權勢罷了,並不是想真的要把京城洛陽弄得大亂,那樣,對他們來說,也沒有半點好處。

劉易一行新羽林軍將士,一路自然也碰到許多在街上巡邏的士兵,但是他們一見到殺氣騰騰的新羽林軍,無一不是遠遠的逃了去,沒敢前來加與攔截。

後面突如其來的急促馬蹄聲,讓劉易不由停下回頭。

「主公且慢!」太史慈的戰馬如飛,眨眼間便來到了劉易的面前。

渾身雪白光潔的戰馬,此刻沾滿了鮮血,血跡凝固,成了一片片暗紅色。太史慈身上,銀甲也濺滿了血跡,一身腥紅。

「何事?子義沒事吧?」劉易看到,太史慈身上的衣甲,竟然有多處破損,他的肩上,有箭傷,不由心裡一緊,緊問道:「城門讓他們打下來了?」

「沒事,沒有。」太史慈略顯疲憊,但眼睛還是那麼清澈,他下馬單膝跪地,抱拳對劉易道:「是我們主動棄守了,他們追到城門,從旁邊的城頭爬上來,另外一大部份的士兵,繞到別的城門進城了。再守著城門,已經沒有任何意義,再不退下來,就有被圍死在城樓的危險。」

太史慈的一千新羽林軍,只是控制了城西城門的門樓,兩旁延展開去的城牆,也沒有完全控制住。或許,是城守劉揚也下了死命令,所以,他們的士兵都在拚命抵抗。劉易可以想像,西園八校尉的兵馬追回到了洛陽,自可從那些沒受控制的城牆攀爬上來,特別是他們的戰將,幾個人合擊太史慈的話,的確可以讓太史慈受傷。

「退下來便退下來吧,你們來得剛好,既然他們敢殺皇帝,敢圍攻我們振災糧官府,那麼我們現在就去屠了袁家一門!」劉易看到了後面,杠著厚重陌刀的士兵也追了過來,心裡一恨,雙目赤紅的道。

太史慈欲言又止的樣子,猶豫了一下道:「主公,不如……」

「嗯?」劉易扭頭疑問的看著太史慈。

太史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