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八十九章潰不成軍

第五百八十九章潰不成軍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五百八十九章潰不成軍

劉易殺進圍在振災糧官府的士兵時候,他們就luàn了,潰不成軍。由網友上傳==

劉易,早已經不是當初那個一文不名的小義兵。現在只要是在洛陽的人,都知道劉易的名聲,也都知道劉易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一個身居高位的人,一個武功天下第一的人,一個強勢又和善的人。這樣的一個人,哪個要和劉易作對的人,敢不先自量一點?

這些被調來攻擊振災糧官府的人,其實聽到要攻擊振災糧官府的時候,他們都心裡在發寒,不是隨便一個人都敢和振災糧官府對著乾的。

只不過,他們也只是別人的家奴打手,是別人的士卒,只能聽從主人的命令。但儘管如此,攻打劉易不在家的一座小小的振災糧官府,前後發起了十多次的攻擊,卻遲遲都沒有打下,並且,還損失了好幾千人馬。那些,都是活生生的人命,死屍都堆積如山,這就不得不叫他們感到驚懼了。

為了打下這振災糧官府,讓他們用人命去堆啊。他們都是一般的家將兵丁,在看到死傷無數的情況之下,其實他們的心膽早便喪失了。

說實在,他們怎麼都想不明白,一座小小的振災糧官府,為什麼會這樣的恐怖,為什麼會這麼難打,為什麼會死傷如此慘重。

這不怪他們,實際上,他們除了可以看得見的,其實直到現在,他們都還nòng不清振災糧官府里的虛實。振災糧官府里是如何布置,有多少人馬,他們全都一概不知。

他們就只看到,互相不停飛shè的弓矢,看得到他們圍在振災糧官府的士兵中箭慘叫,卻看不到裡面有多少人在發箭。

實際上,振災糧官府里,黃正、武陽等人,配合著一個王越的弟子,領著兩百人守衛著振災糧官府的後院。另外,還分別由王越的兩個弟子領著兩百人守著振災糧官府的左右兩側。餘下的有四百多人加上兩百死士,把守著振災糧官府的前院。總共就是一千兩百來人。

其中,這守衛著前院的四百人是流動預備人馬,隨時都可以去增援後院及左右兩側。但大多時候,都是在前院。他們,也幾乎全是弓箭手,就躲在院牆之後向外拋shè。

振災糧官府就這麼大,要攻擊,便要把兵力布置在振災糧官府mén前的街道,府內的人,有暗中的觀察手,給弓箭手發出命令,便可大致的把箭shè在某一片區域,如此一來,在街上的人,自然會被幾百支箭雨所覆蓋,如此不停的施shè,對shè之下,圍攻的人自然是死傷慘重。而他們的shè矢,卻因為院牆及兩百死士所豎起的大盾,而傷不到自家的弓箭手。

想攻下振災糧官府,光靠著弓箭是不太可能的,所以,袁術便不斷的組織了一bō又一bō的攻擊。可是,如此一來,他們的傷亡卻更大。弓箭的互shè,他們在外面,可以後撤退避,可以退到弓矢不及的位置,所以,受弓箭所傷的人,並不是太大,也沒有到達他們不能夠承受的傷亡數字上。

可是,發起攻擊之後,幾乎讓所有的士兵都寒了心。

呃,振災糧官府就那麼大,那個院mén也就是那麼大。當他們爬牆也好,從院mén衝殺進去也好,每當衝進有三幾百人的時候,典韋便會出現,一人把守著院mén,就有如是一尊mén神,那一對雙鐵戟,舞得水潑不進,勁風呼嘯,近者死。如此,一人把守,便讓他們的後續攻擊的士兵進不去,而進去的人也出不來。

進不去的士兵,那是他們的幸運,攻進了振災糧官府的士兵,他們便沒有那麼幸運了。早在院內列好陣勢等著的兩百死士,一撲而上,攻進來的三幾百士兵,幾乎沒有什麼的反抗之力,便被擊殺在此,無一生還。這兩百死士,訓練的時間幾乎要比高順所訓練的第一批陷陣營士兵的訓練時間更長一點。也有過不少實戰經驗,兵士之間的互相配合殺人,早已經耳熟能詳,要屠殺三幾百人,就有如喝水一般的容易。所以,每當袁術發起進攻,典韋都會先放三幾百士兵衝進來,然後堵死院mén,待院內殺光了那些攻進來的士兵後,他又閃開,讓袁術的人衝殺進來,他躲到一旁去回一口氣,現在再跳出去堵住院mén。

說實在,一連被擊殺了大大三幾千人馬,袁術自己的心裡都感到有點心寒了,別說那些一般的家奴兵丁了。

這也是袁術為什麼被劉易差點一槍擊殺而嚇暈過去的真正原因。袁術之所以要屢戰屢敗,一連調了幾次兵馬來圍攻振災糧官府,那是因為事情既然已經開始了,開了弓也便沒有了回頭箭。也因為劉易在城外,被袁紹、曹cào等率著兩三萬的大軍圍攻,他以為劉易這一次是必死無疑的,所以,他也放心的在此圍攻振災糧官府,也一定要打下振災糧官府,殺盡府上的男丁,nv人,他要搶回家去。

但他想不到,他正在發起一舉攻下振災糧官府的命令時,本應該是在城外被袁紹、曹cào等人殺死的劉易,竟然突然回到了城來,這叫他怎麼能不驚駭?

他被劉易嚇暈了過去,那麼,在場的四、五千士兵便頓時失去了主心骨以及指揮。加上劉易闖進了他們的陣中,幾乎是一槍一個,把他們的士兵挑起刺死,有如一個殺神一般,這讓他們一時心膽俱裂,再也沒有勇氣待在這裡和劉易對抗。

更何況,劉易也不只是一個人,還有那如cháo般湧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