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八十七章被拒城外

第五百八十七章被拒城外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古時候的戰爭,和後世的戰爭有著很大的分別。**最少,就有著冷兵器、熱兵器之分。

古時候的戰鬥,更講究個人的武力,以及,一些臨戰指揮藝術。

比如,兩軍交戰,古時候的戰爭雙方,都會列出陣勢,然後互相攻伐。這些,和後世的戰爭,在細節上有著很大的分別的。後世的戰爭,雖然也可以說是兩軍列開陣勢,一人占陣一邊,然後飛機大炮先一輪轟炸對方的陣線,之後才會互相衝鋒或防守。

古時候沒有飛機大炮,所以,一般情況之下,都沒有什麼挖戰壕的說法,兩軍對壘,最多就是各建一個軍營,真要開戰的時候,往往都是互相列出隊列陣形,然後開打,各憑武勇。

在作戰細節上,是兩種不同的概念。

正是如此,古時候的戰爭,在交戰的時候,臨戰的指揮,可能便是一個決定勝的勝利條件。互相衝鋒短兵相接,有陣形的一方,絕對要比一窩蜂衝殺過來的游兵散勇更具戰鬥殺傷力。在適當的時機,用適當的兵種及戰陣和對方作戰,在這個細節上,要比後細的戰爭更加的講究。

後世的戰場上,衝鋒的時候,不管列出什麼的戰陣,只要一輪機槍掃射,肯定都要全都倒下,所以,什麼的戰陣,都沒有用。當然,不是說後世的熱兵器戰爭不需要細節,只是細節點不同罷了。這就是分別。

這時候的戰爭,在戰場上,只要在適當的時候,採取適當的戰略戰術,而手下的將士又能堅決的執行的話,便可以取得一些似乎是不太可能的勝利,以少勝多、以弱勝強。

太史慈此刻,就向劉易展示了他的臨戰指揮藝術,讓劉易大為佩服。

這時。夏候淵以及曹仁也殺到,但是卻被太史慈與一敵二,頂在雁形陣的前面,一步不退。使得如潮般湧來的騎兵,只能斜斜的衝出。

劉易眼尖,一眼便看到張合及紀靈等將居然已經衝到了戰陣之後,並想從後衝殺進陣來。

見到此兩將,劉易不禁心裡一樂,舌綻春雷,大喝一聲迎上去道:「張合。紀靈!吃的虧還不夠多,受的教訓還不夠深刻啊,來來來,咱們再戰三百會合!」

戰場上,馬蹄聲喊殺聲兵器交激聲,慘叫聲,還有風聲雨聲,雜亂不堪。不過,劉易的喝叫,卻依然傳入了張合及紀靈的耳中。

張合及紀靈。他們的心裡自然是對劉易充滿怨恨,但是,同時的,也對劉易的武勇感到非常的驚懼。他們兩人,在劉易的手上的確是吃虧太多了,心裡早已經有了陰影,聽得劉易這麼一叫喝,他們的手上都不自覺的顫了一下。

雁形陣,陣內是空的,所以。也使得劉易可以在陣內隨時的支援任何一點。

當劉易和黃舞蝶策馬衝殺到張合、紀靈的前面時,他們兩人竟然一調馬頭,便避了開去,沒敢與劉易作正面的作戰。尤其是紀靈,他溜得最快,順著兩旁衝出的騎兵。眨眼便掩入騎兵潮之中。

呵呵,劉易可是天下武功第一的傢伙啊,比呂布還厲害。再說,在擂台比武上,紀靈真正的見識到了劉易的厲害,而此刻,可不是擂台比武,是可以各憑本事下殺手的,紀靈也相信,再和劉易對戰,就不會像擂台比武那樣會饒過自己一命了。

人的名,樹的影啊。一個人的武勇,傳遍了天下,誰對著不害怕?別看他們都恨不得殺死劉易,但當對著劉易的時候,要他們親手上前來斬殺,他們是無論如何也不敢的。哪怕是現正和曹操一起領軍追擊前來的袁紹,真要他和劉易一戰的時候,他是打死也不敢的。

這就如在當陽長板坡,趙子龍救出了阿斗,逃到一座橋上那樣,曹操率軍追到,被張飛那麼一聲大喝便嚇退他們十里的情況一樣。他們都怕死啊,怕那些可以在萬軍中取上將首級的武將。**

太史慈頂在雁形陣的前面,和夏候淵、曹仁戰得一個旗鼓相當,因為他們兩將沒能破入陣內的關係,使得他們身後的騎兵全都從雁形陣的兩騎沖了過去。非但沒有對二千新羽林軍的將士造成太大的衝擊,反而是損失了不少騎兵。

不一會,幾千騎兵居然在全都從雁形陣兩旁沖了過去,就只剩下夏候淵及曹仁和太史慈在交戰。

「主公!你我各率一半士兵,尾隨衝殺!」太史慈敵住兩將,遊刃有餘,追擊的騎兵浪潮一衝過陣形,便馬上對沒能和張合、紀靈等將交鋒的劉易道,同時又下令:「各將士聽令,一分為二,以我及主公為箭頭,衝擊!」

太史慈說完,奮起虎威,他的快戟幾乎同時擊出兩戟,嗆嗆的把夏候淵及曹仁擊退。

「呀哇哇!氣死了,殺!」夏候淵見自己和曹仁合擊太史慈一人,一連攻擊了二、三十招,居然都逼不退太史慈,氣得他不服氣的要繼續上前。

不過,這時候劉易也從雁陣形的陣口殺出,和太史慈一人一個,分別敵住了夏候淵及曹仁。

呵呵,古時候的戰鬥就是這麼奇妙,因為殺敵必須要刀刀砍殺,拳拳到肉,所以,在戰鬥之中,往往便會出現一些很莫明其妙的事。

嗯,就如曹仁和張合領軍追擊劉易,他們列成長隊追擊而來,迅快急速,在衝擊的時候,也勢必不能隨時停下,特別是在隊列中的騎兵,所以,被太史慈這麼頂住了他們的衝擊,也就使得他們的衝擊就如衝擊在空氣上一樣,沒能衝進新羽林軍的陣中來。同時,他們斜衝出去的時候,也不是隨便可以停下來的,如此,全軍便一窩蜂的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