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八十三章皇帝駕崩

第五百八十三章皇帝駕崩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好、好……很好……爾等竟然敢做出此等弒君犯上、天怨人怒的事枉朕一直來對你們信寵在加,你們竟然想毒死朕?為什麼?難不成你們還想謀篡奪位?」皇帝一見到由常侍宋典端著進來的一小陶壺酒,他便知道那是毒酒,平時宮裡人犯事賜死的時候,賜給宮內人服用的鶴頂紅,見血封喉的毒液

皇帝雖然經歷過一次生死大病,可是面對這些宦官如此的陣象,他也不禁內心驚懼,手指顫抖的指著張讓等人聲色俱厲指責

「哼為什麼?還對我們信寵在加?」趙忠站在張讓的身旁,揖起手冷笑著道:「尊敬的皇上,你放心,我們這等閹人,又豈敢謀篡奪位?只是……嘿嘿,只是覺得現在大漢實在是太過混亂了,被你這個昏君治理得一團糟,我們都覺得,其實,太子要比你這個父皇聖明得多了,所以,也是時候換一個皇上了」

皇上劉宏現在的確是非常驚懼,也很怕死螻蟻嘗且偷生,何況是擁有無限富貴的皇帝?要說前段時間絕望,自認自己必死,那段時間,他表現得比較平靜之外現在眼看自己又了再生存下去的希望,眼看自己的身體便可以好轉,從今之後,便又可以重掌大漢皇權,特別是他覺得有劉易的相助,今後振興大漢在望可是,在這麼個充滿希望的時候,這些宦官居然敢弒君?這就有當頭給皇帝潑了一盤冷水,讓他一下子面如死灰

「原來……原來你們覺得朕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皇帝劉宏渾身軟癱下來,他猜到那是毒酒,但趙忠擺明了說,那麼就表示他再也沒有倖免的可能

張讓一揮手,一邊讓人上前擒住似一下子失去了所有力氣的皇帝,冷森森的道:「廢物永遠都是廢物還真把自己當棵蔥了?竟然想借劉易那小雜種來擺脫我們?簡直是痴心妄想哼,你認那個小雜種做義弟,沒經過我們商議同意我們也由你,封劉易那小雜種為太子太傅,我們也認了可是你竟然讓劉易那小雜種組建了羽林軍,想讓他保護你擺脫我們?想剷除我們?哈哈現在怎麼不叫他來救你?他現在還不乖乖的被你調出宮去?估計他現在已經被我們的大軍包圍起來,小命難保了不過,話說回來,你如果安安心心做你的皇帝,我等也未必不可讓你有一個善始善終的機會,怎麼樣?別說我等不給你機會,事到如今不如你就一道聖旨,就說,劉易意圖造反,命大漢全軍,給予擊殺,羽林軍,全權交付給我們統領,如此或許我們看在多年的情分上,讓你再安安心心的做一個傀儡皇帝」

「傀儡皇帝?」劉宏聽了心裡一悚,這四個字似乎深深的刺激了他的神經讓他遍體生寒同時也完全明白了前段時間這在朝堂上所議的聯合軍演的事原來由頭到尾都是這些宦官的一個陰謀,是針對劉易的一個陰謀,這些宦官竟然狠毒至此,為了殺死劉易,連他這個皇帝都算計在內,不惜弒君也要殺劉易

「張老哥,還給他機會?現在我們都說開了,留著他始終都是一個禍害還是儘快動手」趙忠眼內閃著殺意的道

「哈哈……」皇帝猛然一掙開撲上來要擒住他的常侍,居然硬氣神情帶著點悲愴的道:「傀儡皇帝?哈哈,朕這一輩子也做夠了張讓你這狗東西狗賊別在假惺惺了,既然存心要殺朕,又打話挑明了,你以為我還會相信你嗎?你還能容得下朕?就算朕真的下旨,恐怕你也不會放過朕?告訴你,想我害義弟劉易?門都沒有也幸好你們提醒了我沒錯朕讓義弟、駙馬劉易組建羽林軍,就是為了剷除你們這些該死的閹人你們放開,我自己喝義弟一定會為朕報仇的」

「哦?嘖嘖……你還是皇上嗎?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聰明了?嘿嘿,也似乎變得硬氣了,嘖嘖……居然不怕死了?」張讓雙目一眯,似像首次認識皇上劉宏一般,裝作奇怪的樣子道

「哈哈……」

「嘿嘿……」

「死到臨頭了,才硬氣一會,想讓後世的人說你有節氣么?還敢罵我們是狗東西了,哈哈……」

「嘿,別說,咱竟然從這傀儡皇帝的身上看到有一股龍威了,哈哈……」

這些宦官似在玩弄著到手的獵物一般,肆意踐踏作賤著皇帝,似乎如此可以給他們帶來無窮的快感

的確,皇帝怎麼說都是天下最有權勢的人但是就是這麼一個人高高在上,僅在天之下的天子,卻在他們的控制之下做了二十來年的皇帝,這讓他們覺得特別的有快感,如今看著就快要被他們弄死的皇帝,人人都覺得應該好好珍惜這一個最後一次嘲諷皇帝的機會過了這個村便沒有這個店了啊,不抓緊時間嘲弄,以後便沒有這個機會了

這些被世人所厭棄的變態閹人,特別喜歡看著那些在他們面前將要被弄死的人的表現反應這樣可以讓他們那畸形的心理得到一種異樣的滿足

「朕是天子,你們弒君,一定不得好死朕的義弟一定會為朕報仇的」皇帝受不了這些閹人的刺激,眼睛都赤紅了,就算是傀儡皇帝,也不是他們這些閹人可以冒犯鄙視的,心底里的自尊也被這些閹人激了起來,居然面色猙獰的三兩步衝到了端著毒藥的宋典面前,拿起那陶壺,便把壺裡的毒酒灌了下去

皇帝的這個動作,讓圍在皇帝四周的宦官都有點驚異,一時都愣住了他們全都沒有想到,平時膽小如鼠的皇帝竟然敢自己喝下毒酒?他們以為,要他們按住皇帝,硬灌給他喝呢

「哈哈……哈哈……」灌下毒酒的皇帝,裝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