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七十二章夫人拜廟

第五百七十二章夫人拜廟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而事實上,張寧她的確是想,而且,還是經常想

事實也早已經證明,成年男女,就算是互相都沒有過任何的經驗,她他們也一樣會有春夢,也一樣會想那事兒的只有過,沒有經驗的男女,她們所夢所想,不及那些有經驗的飲食男女所夢所想得細節罷了

且不說女人是怎麼樣有經驗的,被強也好被騙也好,又或是正常交往的自願意失身的也好反正,當有過經驗之後,幾乎是沒有誰會不想的

身體本能啊,就算是被強的,也一樣會有反應,也一樣會有感覺,也一樣會感受得到那一種飄飄然,垂死欲仙的感覺只不過,她們又會多一種憤恨痛苦不甘罷了當然,這種方法不可取,千萬別衝動,千萬不可用強

張寧被劉易奪了她清白之軀之後,她一度把劉易恨之入骨,滿心思的要殺死劉易但是因為她被劉易禁著,如此,她便不可能一天都晚都是恨著劉易,人一靜一空閑,便會有許多胡思亂想的思緒

胡思亂想,便是什麼都想,有用沒用,過去現在的,什麼事都想

不過,她想得最多的,還是她被劉易污辱了的事,她越想便越恨,但是,恨到了一定的程度,卻又會冷靜下來,畢竟,她是太平道聖女,一個修養極高的女人她冷靜下來後,便想到,如果自己不被劉易抓到,那麼便沒有以後之事可是劉易為什麼要抓她呢?她如此一想,便又有一種矛盾的心理

如何矛盾?因為她和劉易,本來可以說是敵非敵,是友非友又可以說她和劉易什麼都不是除了劉易救走了長社公主,破壞了她的計劃這一點可以說是有點仇怨之外,她和劉易便再也沒有什麼仇怨可說,但是,在黑山和劉易相遇,她雖然對劉易說她不用劉易的幫忙也可以逃走,但是在黑山張燕的手上,真要逃出去怕也不是太容易的事,不管她的心裡否認也好,承認也罷,反正劉易的確是幫助了她,也就是說,她和劉易先怨後恩,恩怨互抵

可是,就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再論身份,她是賊,劉易是兵,那麼本來就是敵人再加上,她和張讓密謀要殺害劉易這也是她要對付劉易在先,那麼反過來,被劉易捉住,甚至被劉易斬殺,她也是沒話可說的這個世上,不可能是只准自己去殺劉易,卻不準劉易殺自己?

所以,劉易抓住了自己,對自己做什麼事,都在情理之中正因為張寧在冷靜的時候,有了這樣的想法,才會有後來對於劉易幾位夫人所說的話聽得入耳,要不然,她根本就不會聽劉易眾夫人的話

好了,一個人,孤單的被關在一間密封的牢室,三兩天倒沒有什麼,可是關押的時間越長,那麼她就會越恐慌孤單,在這個時候,一個人便會對過去的現特別深刻,甚至,會拿出一些事來做總結,會考慮自己那樣是對或是錯

她想到了劉易對她所說的許多話,拿出來一想一對比,發現竟然也是非常有道理的她們太平道的忠旨,不是要推翻大漢,殺盡貪官奸佞嗎?但是,自己卻跑去和張讓這樣的天下第一貪官做交易,談合作,那麼,自己豈不是也成了貪官幫凶?

而劉易,是世上民姓所讚頌的振災糧官,自己卻和姦佞去害他,那麼自己和那些奸佞又有什麼的分別?若自己是奸佞,那麼自己所代表的太平道真的能夠推翻漢廷,建立一個如太平道教義上所說的那樣美好的和平世界么?

張寧她越想,心裡便越冷,她的冷,是因為她幾乎因此而入了魔她不只對太平道教義有著深刻的理解,而且,還對一些聖賢之書有過不少接觸比如,行善難,行惡易如果,她一旦做了錯事,陷入了魔道,那麼還有回頭再來的可能嗎?她結合種種,有時候,她覺得自己的所作所為,或者說太平道的所作所為,和劉易光明正大的去振助貧困百姓的人所作所為來說,誰優誰劣,誰高誰低,一目了然除非,張寧不是一個能夠明辨是非的人,否則,有些道理,她一想便明白

如此說來,劉易把她捉回來,其實也等於是救了她,把她從陷入魔道的邊緣救了回來她想通想明白這些,她便知道,其實,劉易是好的

只不過,她本身對於太平道的執著卻讓她一時不肯承認自己是錯的再加上,劉易在氣頭上,把她強行禽獸了,也讓她對劉易產生了一點介蒂

呵呵,但這個介蒂還介蒂,劉易把她抓住了後,除了那一次之外,便沒有再怎麼折磨她,還把她好生的看護著這也讓她明白了劉易對她所說的話,或者是真的,劉易說過喜歡她

每當夜深人靜,她一想到劉易喜歡她的時候,她又不禁想到了劉易對她所做的壞事好,她也不得不承認,劉易雖然是禽獸了她,可是,她的確是有反應啊

當時,劉易還對她壞壞的說過,都還沒有開始她便濕了劉易霸佔了她時,一開始的確是很痛苦,可是,後來她的確是產生了一種無法言喻的快意了啊那種快意,就如像那種痛苦一樣,讓她永世難忘

然而,那種入侵的剎那痛若,她可能不會再有,但那種讓她難以言喻的快意,她卻還可以擁有啊她有時,閑得發獃,靜得無聊的時候,偶爾一想起那種感覺,她的下面,便有如被萬蟻噬咬,痕癢萬分,然後,她的心神,便不自覺和想到了當時被劉易充滿自己下面的狀況,那種充實那種快意,讓她想想都會渾身打一個顫抖,然後,便會忍不住會發出一聲悶嗯

久而久之她不只是想到劉易的那傢伙,連劉易的整個人都會經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