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七十章張寧轉變

第五百七十章張寧轉變 (1/4)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劉易從皇傢俱樂部回來,黃正便找到了劉易

原來關押在振災糧官府地牢室里的張寧居然不吃不喝,要玩絕食

對於張寧,劉易現在想起來居然有點心虛,自從和萬年公主成親後,又忙著羽林軍的事,還真的有一段時間沒有去看過她了自從那次把她強行法辦了後,劉易也就只去看過她一次,見她對自己充滿仇恨,根本就不想和自己說話的樣子,劉易也識相的沒有多說什麼便退了出來

其間,劉易也讓和張寧有過一點交情糾葛的長社公主去看望過她,但是效果也很不理想,甚至對長社公主也有點敵視反而,因為劉易對張寧所做的壞事,而讓長社公主責怪了劉易好幾次劉易以為等時間長久一點,張寧會自己想通,可是,沒想到她居然玩絕食

在見張寧之前,劉易先到了另外的一間牢室,先去見了一見被捉住軟禁起來的周倉這傢伙,雖然怎麼說都不肯投效自己,但是卻和張寧是兩個極端,整的一個吃貨,被關在牢室里,他反而是白了又胖了

和他說了一會話,他就是不肯鬆口,沒有答應效忠自己但是敵意倒減弱了不少,畢竟,劉易把他捉住軟禁著,卻沒有為難他,除了不能離開牢室之外,反而讓人按他的要求,他想要吃什麼便給他什麼一來二去,這憨厚的傢伙倒和看守他的士兵挺相談得來的,偶爾還一起碰碰酒杯

周倉的情況劉易知道他遲早都會投效自己的,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他忠義的性子,讓他不會輕易背充原來的信仰

而他現在的信仰,便是張寧只要搞定了張寧,劉易相信周倉立馬便會向自己效忠

見到了張寧,她又清減了許多,緊閉著雙目靜坐在小床上

這間地牢室,打掃得很整潔,床褥等什麼的用具都是的,在生活方面,劉易也沒有虧待她甚至也沒有給她上鎖或捆綁她就和周倉一樣,除了不能夠離開牢室之外,她是完全自由的

劉易進了牢室,站在她的面前但是她卻如像沒聞,根本就沒有睜開眼睛看一眼劉易的意思

看到放在小床前桌上的飯菜,動都沒有動過黃正說,她已經三天都沒有吃東西了一時間,劉易也不知道要和她說什麼好

劉易站著張寧坐著,互相不說話,靜靜的,有點死寂

劉易想了很久突然抽出了一柄匕首,卟的一聲拋到了張寧的面前然後一聲長嘆,對她道:「唉……算了給你三個選擇,第一,你自己了斷了第二,你殺了我第三……你走」

張寧猛然睜開眼睛,因為清減,顯得她的眼睛特別的大,依然一樣清澈的眼光,還帶著一樣的怨恨

可能是絕食了三天的關係,她的身子似乎有點虛弱,她的手動了一下,似要去拿劉易扔在她面前的匕首,可是在觸到匕首的時候,卻又停了下來,目光也從劉易的身上落到了匕首上

「能殺你,我為什麼要自行了斷?但你明知道我不是你對手,讓我怎麼殺你?你倒底想做什麼?還有,你就是一個禽獸你會有那麼好心放我走?」張寧咬牙切齒的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想幹什麼,來,現在讓你得逞,但終有一天,我一定會親手殺了你」

「哦?你不覺得自己所說的話非常矛盾么?既然想親手殺了我,卻又絕食尋死?你手腳都是自由的,想死還不容易?」

「我絕食不是為了死而是為了讓自己變得丑一點……」張寧眼帶嘲弄的抬頭看著劉易道:「你把我禁在這裡,不就是想玩弄我么?不就是看上了我還有幾分姿色么?那麼我就變得醜陋,讓你不願意再碰我」

呃……劉易給她的說話弄得嗆了一口氣這也是她絕食的理由?果然,她怕是走火入魔,思想有點另類變態了

「呵呵」劉易苦笑了一聲,很認真的對她道:「你真的那麼恨我?其實,你想要變醜,也有許多方法可以毀容,為什麼偏偏要絕食?這不是你的理由」

張寧扭過頭去,又閉上了眼睛,似不想再理會劉易的樣子

「不如我分析一下」劉易自顧的說道:「其實,螞蟻常且偷生,何況是人呢?你的心裡,肯定不想死想變醜而絕食,這也絕對不是你絕食的理由我想,你應該是喜歡上了我,可是你又不想承認,這段時間,你應該也冷靜的想過,我當初和你說的話有沒有道理,你發現,你自己是錯的,可你又不想承認你太偏執了」

「格格……」張寧面無表情的格格冷笑兩聲,有點小驕傲的仰起小臉道:「我會喜歡你?我會喜歡你?會喜歡你這個污辱了我的禽獸?你別太自戀了」

「嗯?」劉易見張寧居然有點激動的樣子,並且還要重複兩次我會喜歡你這句話,這讓劉易的心裡不禁一樂,心裡不由加肯定,這張寧,或者,真的對自己有了點意思了要不然,為什麼會如此激動?

劉易繼續說道:「你絕食,是因為你想見我,但是,由於你自己的心裡強迫自己不承認想見我,所以,嘴上肯定也不會明說,因此,只有絕食,才會把我引來嘿嘿……我本來想讓你好好冷靜一段時間,最近我也的確很忙,所以就沒來看你」

「喜歡你?我恨不能殺了你」張寧從牙逢里蹦出一股恨意道

「張寧寧兒……」劉易坐在床上,叫了她一聲,雙手撫上她的雙肩把她板正面對著自己時,又輕柔的叫了一聲寧兒,然後直直的和她那帶著一股怨恨的雙眸對望著,道:「你真的那麼恨我?對我承認那天……那天是我衝動,是我的錯,可是,這也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