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六十八章不給臉

第五百六十八章不給臉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五百六十八章不給臉

兩千新羽林軍的人終於完全擰成了一股繩,真正的把他們的能量完全發揮了出來。**申勇被西園八校尉圍摳,被揍得不成樣子,卻依然屹立不倒的情形,也大大的jī發了所有新羽林軍將士的血xìng。

當申勇被大夥從西園八校尉的士兵圍困之間救回來的時候,他其實已經把打得昏mí了過去。

不過,一左一右兩個也被揍得臉上紅一片青一片的壯漢硬是架著他不讓他倒下,並大聲的叫喊著道:「這位兄弟,你tǐng住,我們新羽林軍,劉易大人手下的兄弟,同生共死,同進共通,打!」

他們一手架著申勇,用騰出來的另一隻拳頭,恨恨的轟在他們前面的對手身上。

一拳擊倒一個,每擊倒一個,便向前踏進一步,氣勢bī人。

現在,大家都似乎真的打起了火氣,新羽林軍的人,他們乾脆採用一種非常野蠻的方式,以命搏命,以拳換拳的方式,任由那些圍攻上來的西園八校尉的士兵擊在自己的身上,然後再直接出拳,給對方一記重擊。隨著兩千人的一齊推進,凡是擋在前面的對手,全都如像推土機一樣,全都被推倒。

西園八校尉的士,其中也不泛熱血的傢伙,也有不要命的人,可是,他們無論是在前面攔擊,還是從後撲上,或是從兩側上前來攻擊,無不不被新羽林軍的人擊倒。所以,儘管他們圍著著兩千新羽林軍的人,也像是圍著來群摳,可是,實際吃虧的卻是他們的人。

一萬來人,圍攻兩千人,一開始還不覺著有什麼,可是,隨著地上倒下的人越來越多,圍攻新羽林軍的士兵便開始感到有點不對勁了。

jiāo手不是很長的時間,地上倒下的人居然足有四、五千人,並且,一眼看上去,便能看出是西園八校尉的人。

與此同時,和劉易一起,在一旁看著的淳于瓊,他也感到有點不對勁了,臉sè頓時變得有點難看起來,一陣青一陣白。因為很明顯,新羽林軍的人,雖然人數處於劣勢,可是卻有一種越戰越勇,不可遏制的態勢。他很清楚的看到,二千新羽軍,他們每一個移動,擋著他們的人,全都被他們像碾壓一般擊倒,完全便沒有半點反抗之力。不,不是反抗,而是根本就不可能和那些新羽林軍的士兵對抗,一碰即死。更讓淳于不瓊臉sè難看的是,看情況,似乎還真的沒有看到有一個新羽林軍的人被打得失去再動手的能力,那就是說,真如劉易所說的那樣,二千新羽林軍的人,居然沒有一個被打得爬下的。

呵呵,如果大家都動用兵器的話,那麼新羽林軍的人,就算是再強橫,但是人員傷亡是在所難免的。但是,淳于瓊他也絕對不敢讓西園八校尉的士兵真的圍殺劉易的這兩千新羽林軍。拳頭打架,不傷及人命,只是想落一落劉易的面子,打擊一下劉易的囂張氣焰,要說到殺人嘛,他還真的不敢。怎麼說,新羽林軍都是皇帝的新軍,他又怎麼敢真的殺人呢?

大家都是新組建的新軍,可是劉易的新羽林軍。在名義上也更要比他們更高級一點,士兵之間鬥毆是常有的事,可是殺人嘛,淳于瓊負不起這個責任。

現在,再戰下去,淳于瓊也知道自己占不了什麼的好處了,眼看自己的人已經倒下了大半人馬。如果再戰下去,還真的想自己的一萬來人全被劉易的二千人馬給打倒在地,看上去屍橫遍野才算完?若是那樣的話,在劉易的面前,怕還真的半點顏面都不會再存下。

所以,淳于瓊一見大勢已經去,趕緊對劉易道:「呵呵,太、太子太傅,新羽林軍果然是名不虛傳,皇上親軍還真的了得,未將算是見識了,不如,我們大家叫停,可好?」

劉易正看得起勁,也看得心裡欣悅。這只是一場普通的場面大一點的打群架罷了,可是,卻讓兩千新羽林軍的將士打出了一種氣勢,打出了一種感情,借這一次的打架,也讓新羽林軍將士之間,互相認同,擰成一股繩,這個,要比什麼的訓練都要好。

劉易聽旁邊的淳于瓊說叫停,當下想也不想的道:「好啊,你想叫停就叫停好了。」

「呃,那、那太子太傅的意思呢?也叫停你們的新羽林軍?」淳于瓊也是一個細心的傢伙,聽得劉易所說的話中,似乎只是讓自己叫停,而他卻沒有說叫停新羽林軍,不由多了一個心眼問。

劉易對這個淳于瓊沒有半點好感,也懶得再和他多說什麼,沖陣中的新羽林軍喊道:「都沒吃飯嗎?給我狠狠的揍!咱們是新羽林軍,天子親軍,居然還有人敢來占我們的營地,還敢圍毆我們,我們代表的是皇上,他們打你們,就是在打皇上的臉,在打我這個新羽林軍大統領的臉。你們要用拳頭告訴他們,他們,在我們的新羽林軍的面前,屁都不是,讓他們永遠都記得,以後,在我們新羽林軍的面前,要有多遠便滾多遠!打,狠狠的打!給我把他們全都打爬下!」

劉易的話,讓淳于瓊的臉sè一白,劉易的喊話,便是等於向他表明了決心,這一架,他是不會喊停的。同時,他也聽出了劉易的決心,除非他們可以把新羽林軍的人打得爬下,要不然,他們西園八校尉的人全得要被打爬下。

一股冷汗,從他的額角流下,他急忙向手下打暗號,要請救兵出場了。

「劉大人,得饒人且饒人處,我承認,是你們新羽林軍厲害……」

「淳于瓊,要不,我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