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六十六章營地之爭(下)

第五百六十六章營地之爭(下)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淳于瓊知道劉易的厲害,若是在一般的情況之下,他的確不敢和劉易對著干不要說劉易的幾重身份擺在那裡,並不是他可以抗衡的

除了和劉易有著直接衝突的袁家兄弟之外,在整個洛陽之中,還真的沒有幾人敢直接面對面的和劉易發生衝突,包括張讓等人呵呵,見過鬼都怕黑,惹惱了劉易,不管有理沒理,先把你狠揍一頓,那時候,你找誰哭去?劉易的強勢強橫,已經天下人目睹,比武招親第一名,連大家心目中的飛將呂布都擊敗的啊

可是,袁家和劉易為生死對頭的事,也已經是公開的秘密,大家表面上,還沒怎麼樣,但在對袁家忠心的人來說,他們無時無刻都想著要如何捅劉易一刀

這一次,淳于瓊是有持無恐的因為,現在並不是一個人面對劉易,在他的身後,站著宦官、袁家、還有何進、曹操等人,這一次,是他們一起聯合起來要給劉易一個下馬威的所以,他在覺得自己已經好話說盡之後,而劉易還是這麼不講情面,他也開始把臉拉了下來,撕破了臉皮道:「太子太傅,未將敬重你是太子太傅、皇上的義弟,駙馬、候爺可是,凡是都要講一個理字,總有一個先來後到,明明是我們先來的,你憑什麼說這個營地是你的?我們西園八校尉是軍,你的羽林軍也是軍,可不是管的舊的也好,都講究一個言令禁止我們是接到了在此安營紮寨的軍令,可是,太子太傅卻要我們讓出這個營地,這、這豈不是太過霸道了?你、你這可是想把我們往死路上逼啊如果我們違反了軍令,打軍板是小事,可是萬一被安上一個違反軍令,罪該致死的罪名,那麼我們豈不是死得很冤枉?」

「就是,就算是太子太傅,就算是駙馬爺,也要講一個理字嘛我們西園八校尉的士兵,也不比你們羽林軍的差,為什麼要我們離開軍營讓開給你們?」

「哼,想來霸佔我們西園八校尉的營地得要問過我們同意不同意」

「對還有我們羽林軍想欺負我們的兄弟,我們也不會答應」

……

淳于瓊的一翻話,居然引起了他手下的士兵及四周觀看士兵的同仇敵愾,一時紛紛出言指責劉易及羽林軍的將士,人人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

這是淳于瓊有預謀性的挑動現在有著差不多上萬的西園八校尉的士兵衝突起來,還真的不知道誰吃虧呢

劉易在馬上看著淳于瓊,不禁對這個家有點刮目相看,因為劉易怎麼也看不出,這個看上去那麼粗鄙的傢伙說起事來,竟然還真的一套一套的似乎還很有道理的樣子,不去做說客似乎有些屈才了

劉易環眼看了一眼四周圍士兵群情洶湧的樣子,不禁嘴角上翹,和太史慈對望了一眼然後露出了一個微笑,對淳于瓊道:「好,既然你們說我劉易霸道,那麼我劉易就霸道一次,咱位就用拳頭說話好了,當然,如果你想看到血流成河的話,大家要用兵器也可以,隨便你別的,也不不多說了,給你們一個機會,你們現場,估計也有上萬人?你們一起上,我們兩千人,看誰把誰打得爬下,然後,誰還能站著,這個營地便是誰的,你們放心,我劉易,可以不出手,在旁邊看著,怎麼樣?看你們叫得這麼歡,敢應戰不?今天,我劉易便讓你們見識一下,皇帝親兵,羽林軍的厲害讓你們今後,見到我們都要低著頭繞路走」

劉易看似慢條斯理的說話,卻清楚的傳進了在場每一個人的耳中頓時,像點燃了一堆乾柴火,轟的一聲,把火給點著了

那些西園八校尉的士兵,他們被劉易的話,氣得似乎有點瘋了,他們羽林軍只是區區兩千人居然敢同時挑戰整整一萬來人的西園八校尉的士兵?他們覺得,不是自己瘋了便是劉易瘋了兩千對一萬,一對五,哪怕羽林軍的人都是鐵打的,也禁不起他們的群摳啊要知道,他們西園八校尉的人當中,絕大部份人都是經過訓練的士兵,甚至有不少人都是上過戰場的士兵,現在被直接調到了西園八校尉的軍中來罷了而劉易的這二千人,全是招募的士兵,看上去,雖然一個個都身粗體壯,但是,真要打起來,誰佔便宜還說不定呢

西園八校尉的人當中,論個人武力,他們沒有一個人是劉易或者是太史慈、典韋的對手,這個,在比武招親的擂台上,早已經見識過他們的武功了可是,若要說到群摳,他們人數佔優,又是一些訓練有素的士兵

淳于瓊聽了後,心裡不禁有點樂翻了天,因為,這是一個落劉易面子的好機會啊,雖然劉易說他自己不會出手,可是,只要西園八校尉的人把羽林軍的人猜揍一頓的話,那麼,將來羽林軍的人肯定抬不起頭來,連帶劉易都會顏面大失呵呵,這可是你劉易自找的,可怪不得別人了

淳于瓊舉手讓臊動的士兵安靜了下去,先慌忙一口答應了下來道:「好,那就讓大家打場,看誰的拳頭硬,這營地便是誰的,是你自己說要向我們西園八校尉的士兵挑戰的,輸了,也不能耍賴不算數別說是我們西園八校尉的人欺負你們羽林軍」

「這個自然」劉易環抱著手道

「那好,各位兄弟,你們大家都聽到了?太子太傅要向我們挑戰,以二千人對我們西園八校尉全軍不過,我們也不想欺負他們,這只是一次比斗,所以,大家都把武器解開,扔在一旁,就用拳腳解決好了」淳于瓊此時也顧不得有越權的嫌疑了,有點興奮的對四周的士兵喊道

「好,子義、典韋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