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五十七章再添大將

第五百五十七章再添大將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這一片地形,都是一些山丘起伏的地形,山勢並不是很高,但是大多都是一些比較徒峭的小山,並且,山的樹林也頗為茂密,大多還是一些常青的灌木林。!。

劉易等人,在山下的道路,自然是看不到山的太史慈的。

不過,毫無疑問,大家都知道,太史慈可能就在山看著他們。

黃忠此時也一臉驚異的跳下馬,打量著道路間與山最開始的一排馬蹄印,一邊道:「那太史慈的戰馬什麼馬?竟然能一躍一丈多高?子龍兄弟,你的戰馬也是一匹絕世名駒,可以做得到么?」

「不能。我的戰馬絕影,只是速度迅捷,做不到這樣。」趙雲也驚訝的搖頭道。

「呵呵,我們來是尋人,不是尋馬。」劉易打斷了他們的議論,舉頭向著山運氣大聲道:「子義兄弟,我知道你在山,不用躲著了,我們並沒有惡意,能否下來一見?」

太史慈在山,的確沒有感應到劉易等人的惡意,他在劉易等人走近後,他便看清楚是誰了。只是,他還在猶豫著要不要和劉易相見。

「實話跟你說,我們從洛陽追來,就是特意來追趕你的,大家都是豪爽之人,下來一見如何?」劉易只聽到山一陣陣的風聲,並沒有聽到回應,再次說道。

追趕自己?太史慈不禁一臉驚疑,若不是從劉易等人的身沒有感應到殺氣戰意,太史慈還真的會誤會劉易是因為自己在擂台對他流露出殺意而來尋一個說法的呢。

「專程來追趕我的?我太史慈有什麼值得太子太傅你追趕的?」太史慈也的確是一個爽直的人。此刻也不好再在山呆著了,一夾馬腹,戰馬便如一朵白雲一般,從山直飄了下來。

「好駿的戰馬!」劉易等人看著。不禁齊齊贊了一聲。

眨眼之間,太史慈更從山下到道路,滴溜溜的一轉,然後面對著劉易等人,抱拳道:「太史子義見過太子太傅。」

「呵呵,不必多禮,見到子義兄弟,實在是太好了。」劉易見終於見著了太史慈。拱手道:「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黃忠大哥,甘寧大哥。還有這位小兄弟是常山趙子龍。大家互相熟悉一下。」

「黃忠大哥、甘寧大哥,還有子龍兄弟,不用介紹了,他們在擂台比武,我也見過了他們的絕世武藝。當然我還想要向甘寧大哥討教一下武藝呢。我看他用一對似戟非戟的短兵器,純熟無比,若不是我有事在身,肯定要去拜會了。」太史慈對黃忠等三人分別抱拳。最後又對趙雲道:「還有子龍兄弟,我師父一早便跟我提起過。槍王童淵,有一個關門弟子。驚艷絕才,小小年紀便已經把槍法修練得精深無比。」

「子義兄,過獎了。」趙雲道。

太史慈除了一桿長戟之外,還有一對短戟,平時很少用,但是也自有一套雙短戟的戟法,所以,他對於同樣是用短戟的甘寧及典韋特別的關注,便何況,典韋曾和他戰過一場,印象深刻,只是,典韋並沒有隨劉易一起前來。劉易之所以不把典韋叫來,便是怕典韋見到太史慈的時候,怕他不甘於擂台比武的落敗,一見面便想要和太史慈再比一場,如此,劉易也不好和太史慈說話。

「呃,好了,子義兄,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不如,我們先回城裡,坐下來慢慢談如何?呵呵,看子義兄也是好武之人,我身旁的這些兄弟,無一不是武痴,我們正好可以互相切磋切磋。」劉易直接開口讓太史慈先隨自己回洛陽。

「哦?隨太子太傅你回洛陽?為何?我離開洛陽,便是想回家去,這……」

「呵呵,好男兒志在四方,子義兄弟怎麼如此戀家?莫非家裡有嬌娘等著子義兄弟?受不了相思之苦?」甘寧看太史慈相貌堂堂,心生好感,打趣著道。-

這甘寧和太史慈,歷史,同是被孫策所收服,成為孫策手下最得手的戰將,這兩人,在孫策的帳下,交情也是非常好的。如今一見面,倒有些許一見如故,英雄相惜之感。

「這……不是……甘寧大哥說笑了。」太史慈被甘寧一說,不遜於趙雲的俊臉竟然一紅,有少許靦腆之色。

不過,他很快便掩色過去,凝目看著劉易道:「不知道太子太傅能否先告訴我追趕我太史慈的真正用意?若是無事,子義真的不想再回洛陽了。對於……對於在擂台,慈對太子太傅你心生殺意,的確是慈的不對……」

「嘿,這事不用再提了,我根本就沒有放在心,再說,我劉某又豈會因為子義兄弟你的一點殺意而記恨在心的人?我看得出,子義你一腔忠義,心性耿直,所以,不必要再為那一點小事而耿耿於懷了。」劉易擺手道:「好,那我就直說了,我來追趕子義,是覺得子義你是一個真正值得相交的漢子,而且,也看得出,子義一身武藝,才華過人,又忠義耿直,是一員帥才!所以,我想請子義兄助我,助我統領新羽林軍,以後,新羽林軍,實際便是完全由子義兄你來統領。你看如何?」

「什麼?你讓我來統領新羽林軍?這、這……」太史慈瞪大眼睛,不太敢相信。

新羽林軍啊,皇帝的親軍,直接聽命於皇帝,這是何等的榮耀?他太史慈雖然說有著一身武藝,可是,他現在還只是一個默默無名的人,雖然在比武招親的擂台比武也頗為出彩,也有著許多朝中的人想招攬他,可是,那些招攬他的人,無一不是如孔融一樣,只是想招攬他不一個家將護衛而已。根本就沒有誰能夠給他許下承諾,讓他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