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五十六章追趕太史慈

第五百五十六章追趕太史慈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劉易一走,而且還說了帶著一種示威性質的話,他一走後,城牆的眾臣便一陣暄嘩,紛紛圍著太后,破口大罵,一時間,竟然出現眾人一起聲討劉易的局面,皇宮城門的牆頭,如像開設了市集一般的熱鬧。-

董太后也想不到劉易的態度會如此強硬,居然連她的說話都不聽,說一不二,說走便走了,沒有半分商議的餘地。可是,現在她還能如何?為萬年公主舉行的比武招親大會,舉國皆知,難道她現在還可以改變把萬年公主下嫁於劉易的決定?賜劉易為安樂駙馬,封劉易為中郎將,新羽林軍的統領也是當著文武右官及天下百姓的面賜封的,她還可以否決改變么?所以,她的心裡雖然有些許不滿,但是此時也沒有辦法改變這些事實。

她目光一閃,看著劉易在一眾人簇擁之下離去的背影,說不出是惱怒或是無奈,一揮手沉聲道:「好了!有什麼事,改天堂議,回宮!」

她說完,也不容宮女去挽撫,不容分說的走下了城樓。

萬年公主看著一眾大臣,心底里湧起一陣無由來的厭惡。她痴痴的看了一眼劉易的背影,心裡不禁一陣甜蜜。因為,三天後她便是劉易真正的妻子,以後便可以永遠和這個壞傢伙在一起了。她才沒有那麼多的心思去想那麼多,根本就不會花一點心思去想劉易組建那新羽林軍的事。她見董太后離開城樓回宮,她也趕緊跟去。

剩下來的一眾文武百官。他們見董太后不顧他們的勸說離開了,一時間也頓感意興索味,知道不可以再改變劉易這一個人的掘起。

一些心思靈活的朝官,已經開始想著如何才可以徹底和劉易走到一起。投靠劉易了。如果說之前,許多朝中的官員去拜訪劉易,只是想把劉易當作是一股潛力股來看待,只是想和劉易搞好一點關係,為自己多留一條後路的話,現在,他們便有了一種想徹底投向劉易的心思。

不過,到底要不要徹底投向劉易。他們還得看劉易今後的發展,因為,現在劉易就算是駙馬、中郎將新羽林軍的統領,或者是太子太傅也好。劉易現在也只是一個名義。新軍還沒有組成,而且,就算組成,也只是一支兩千人的軍隊,嘗不及禁軍或者是城守軍的十分之一。劉易的這一股勢力。能否真正的在洛陽中站穩腳跟,還有待觀察。

只可惜,心裡動著心思想投向劉易的人,他們不知道。其實,劉易根本就不打算和他們玩。就算他們要投向劉易,劉易也未必會接受他們。除非。他們之中的確是有才華又正直的人,要不然,劉易才不會去多管他們的死活。反正,這個朝堂已經完全腐敗,無藥可救,這些所謂的文武百官,除了極個別的一部份人,全都該死!如果將來,那董卓真的率大軍進佔洛陽,劉易也樂於看到董卓把這樣的一個朝堂完全破壞。

當然,就算沒有發生董卓進京,進據洛陽,剷除大批朝廷官員的事,劉易也會親自動手。對這個朝廷的文武百官進行一次大清洗。

只有把這個朝廷完全打破,才可以破而後立,重新組建一個新漢廷。

城牆的官員,一個個懷著各種各樣的心思離去,最後,就只剩下張讓等十常侍及太尉、何進等一眾掌握著朝堂真正權勢的人。

「太囂張了,袁太尉,這劉易可是你們袁家的生死對頭啊,我還記得,當初他和你們袁家的兩位天才公子在怡紅樓發生衝突的時候還曾說過,只要他劉易一天不死,一定要滅了你們袁家滿門。嘿嘿,現在,這劉易小子,已經今非昔比啊,又是太子太傅、又是駙馬的,深得聖眷啊,我等這些侍候了皇幾十年的老傢伙,到頭來竟然不及這一個黃毛未乾的小子,看來,皇有失偏頗了。」張讓似乎一點都不怕被別人聽去他現在在背後非議天家,斜眼看了一眼袁隗,尖酸的道:「嘿嘿,我等只是侍候皇、太后的內侍,不管怎麼樣,料那小子不會真的拿我們怎麼樣,不過,你們袁家,我們就難說咯。」

「哼!張大人,你就幸災樂禍,新羽林軍?可是比你們禁軍的權力還要大的軍隊,一旦成軍,進宮保護皇、太后,哼哼,你們以為,你們會比我袁家好過?」袁隗不滿的拂袖道。

其實,這一切都是張讓等宦官搞出來的事,現在,只不過是他們捧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可是,怕這塊石頭,會連他們的腳都砸到了。-

「就是,你們這些閹人,還真的沒有一個好東西,哼!袁太尉,失陪了。」何進一揮手,領著他的外戚一黨便要走下城樓。

「慢著!」張讓慢條斯理的說道,然後和趙忠等宦官低頭竊竊私語。好一會才滿臉堆笑的對站住的不耐煩的何進道:「何大將軍,還有袁太尉,此事,的確是張某等人棋差一著。反而讓劉易那混蛋佔了最大的便宜。不過,你們把所有的過失都推在我的身,似乎太說不過去了?當初在朝堂,可是你們也同意這一次全國性的比武招親。嘿嘿,大家心裡想的,都心宣不宣了。恐怕,你們都招募了不少能人異士了?可千萬別得了便宜還賣乖哦?這樣。我在宮裡讓人準備了一席酒菜,我張讓這人啊,也是喜歡熱鬧的人,萬年公主選得駙馬,皇選得佳婿,我們做臣子的,是不是也要慶賀一下?不如,今晚我作東,請太尉、大將軍你們一起同賀,如何?」

「嗯?你又有什麼鬼主意?我何進和你們水火不相容,我看就不必了。說不定,我們進了宮。不是美酒侍候,而是刀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