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四十八章無影戟

第五百四十八章無影戟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五百四十八章無影戟

太史慈現在,他兩目凜然,看著劉易還真的似乎帶著一點敵意,這讓劉易看得心裡不解,因為,劉易覺得,太史慈說是要為武安國被自己打敗而出氣,這個理由有點牽強。

「哼,廢話少說,反正,你不過就是憑著力量比武安國大一點,憑力量把武安國擊成內傷么?現在,某便讓你見識一下我的厲害,看招!」太史慈長戟一橫,目含煞氣的率先向劉易攻來。

「那好,我們先戰一場再說,打完,我們再一起聊聊,太史子義,你看如何?」劉易知道,縱有什麼的誤會,也可以說得清楚的,劉易不太相信,以太史慈的性格,會無緣無故的敵視自己。

太史慈也不打話,長戟寒光一閃,耀出一片戟影,直取劉易的三路。

劉易不知道,太史慈因為受過孔融之恩,這一次來京城,也並非是專來參加比武招親,而是來保護孔融的。

這孔融,自少聰明,年紀少少便有神童之稱,被世人稱為當世大學士、儒士,是繼蔡邕之後的家。可是,他的性情,卻和蔡邕有很大的分別。

孔融依仗自己的聰明,在說話是持才傲物,口無遮攔,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從不顧及對方的感受,即使對方是權傾天下的人物,他也直言不諱,當然,在這一點,除了持才傲物這一條,和蔡邕也是很相似的。但是,除了這些之外,孔融還有點眼高手低,自以為才華蓋世,想幹些大事,但大事幹不了,小事又不幹。所用的都是輕浮士人,只會飲酒做詩,高談闊論,但幹不了也不想干實際的事。

從看他在討伐黃巾賊的戰鬥之中便可以看出,他幾乎是每戰每敗啊。呃,這些不說也罷,且說他因為口無遮擋,一把口,也不知道得罪過多少人。朝廷下,不少被他得罪過的人,都曾放出話去,說要對孔融不利。所以,孔融這次受到推舉來京,他也是心有惴惴的,因此,除了帶了手下的頭號猛將武安國之外,還請了和他還算是關係不錯的太史慈一起,確保他的安全。

但是,如此,武安國擂台挑戰劉易被劉易打敗,而且,劉易覺得,自己並沒有對武安國下死手,縱使有傷,也不會有大礙。以太史慈的豪爽性格,怎麼可能因此小小的事情而仇敵自己?

這裡,還有另外的一個原因。

孔融之所以來洛陽京城,乃是受到了別人的引薦為朝宮才來的,可是,是誰引薦他的呢?及是前司空、太尉張溫,也就是現在的代車騎將軍張溫。而就因為這個張溫的關係,使得孔融要求太史慈幫助他對付劉易。

張溫,字伯慎,荊州南陽穰縣人。

呵呵,本來,這前太尉張溫,和劉易是八輩子都打不關係的。可是,若深究下去,劉易和這張溫卻又有著化不開的深仇大恨。

張溫所娶之妻,乃是襄陽蔡諷之姐。這蔡諷之誰?乃是蔡瑁之父也。有一點,劉易是打死也想不到的,劉易清剿洞庭湖潘江盜,沒有殺死的翻江盜大當家的夫人,她便是張溫的小女兒。

試想,劉易把人家女兒的夫家連根一起斬了,這還不是深仇大恨嗎?直到現在,劉易也不知道他又得罪了朝中的又一實權人物呢。而且,劉易也不知道,,同時得罪了的,還有襄陽的蔡家。

話說,翻江盜楊家的祖本來也是朝中人物,後來辭官歸湖,重操舊業而已,那翻江盜大當家和張溫之女的婚姻,乃是一早便訂下來的娃娃親。

嗯,這些事情,劉易自然是不會知道了。

另外,張溫可以時刻都記著要找劉易的晦氣。而擂台比武,雖然殺了人便不能再有成為駙馬的可能,可是,卻不會被問罪,所以,想殺劉易,其實在擂台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孔融為人有時候也挺講義氣的,張溫既然幫了他,也開到口想請他幫忙,那麼孔融自然也不好拒絕,於是便有了武安國擂台挑戰劉易的事。可是,武安國卻不是劉易之敵,如此,不得己,只好請在暗中保護他的太史慈出手了。

太史慈自然不是一個不分是非黑白的人,劉易的名聲擺在那兒,誰都知道是什麼會事。要他出手擊殺劉易,他還真的下不了手。可是,孔融又是他的恩人,不答應,似乎又不太好。而且,太史慈也看得出,這孔融雖然的確有才華,可是卻是一個只懂空談不懂實幹的人,他知道孔融不是他最好的要追隨之人。也正因為如此,他才沒有聽從孔融的招募,沒有正式拜孔融為主。

最後,他覺得,實在是推辭不得,只好有條件的答應了擊殺劉易的事,才會參加比武打擂。

他和孔融的條件是,他幫孔融擊殺劉易,但從此之後,大家便是朋,太史慈他不再欠孔融的人情,孔融也不可以再要他拜認為主。當然,有事幫不幫孔融,就看他自己的心意,孔融不可挾恩勉強。

而孔融一直招募太史慈未果,也對太史慈失去了耐性,便同意了太史慈的要求,只要太史慈擊殺了劉易,幫他還了一個人情給前太尉張溫,那麼,太史慈便算是還了他孔融的恩情。呃,這個恩情,其實便是太史慈前幾年外出學藝期間,孔融資助救援他母親的恩情。實際,和太史慈本人是沒有直接的關係的,當然,母親所受別人的恩情,不想欠人的太史慈,也要替母親還。

不過,對於太史慈來說,他所能打聽的人,幾乎沒有什麼人會說劉易的壞話的。問朝中和劉易有仇怨的人還自可,若問到一般的平民百姓,誰不豎起大拇指稱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