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三十九章神功之悟

第五百三十九章神功之悟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五百三十九章神功之悟

陽氣若生,萬物回春;指天陽起,所向披靡;獨陽不生,孤陰不長;陰陽相合,元陽不息;一級神槍,夜夜御女;功達九級,天下無敵。

這是元陽神功後面的一段話。前面的幾句,劉易已經基本完全明白所說的意思了,也完全領會了其中的含義。可就是後面的那功達九級,天下無敵這句,劉易一直都不得其解。

劉易記得,以前看過不少的網路,那些武功都是有著很明確的層次分級。但是這元陽神功,劉易還真的不知道其是怎麼樣分級別的。

一級神槍,一級神槍。現在自己的早應該就是一級神槍了?現在自己也的確可以做到夜夜御女而不疲的,而且可以隨心所欲的隨意弄幾個便幾個,可是,要如何才算是二級神槍?或者是那什麼的功達九級?九級神槍?

不過,劉易又想到,不管是自己現在的一級神槍也好,還是真的九級神槍也罷,所想到的都是指在御女方面。似乎和天下無敵沒有什麼的關係?呵呵,那個誰弄出這個元陽神功,就是為了御女方面天下無敵?這也太無聊了?實際,在御女方面,哪怕是一級神槍,劉易覺得都可以算是天下無敵的了,因為,劉易估計沒有誰可以做得到像自己這樣,可以御女不疲,還可以瞬間回復自己的功力的。

劉易返回自己的閣樓房間,見眾女都不在,她們各自睡了,所以,難得有安靜的時候,便躺在床思考著自己武功的事。很久都沒有安心的思考過自己元陽神功的級別問題了。再過兩三天,便正式進入比武招親的決賽階段,劉易可不想打沒有把握的仗。所以,劉易希望自己的武功能夠有所提高。

劉易現在思想,覺得九級神槍、天下無敵未必就是把男人下機的槍。這個天下無敵,也未必就是指御女方面的天下無敵。

這最後這句,劉易覺得,應該是指武功方面的天下無敵。但是何謂功達九級呢?

按說,如果單論爆發力而言,劉易覺得,自己現在應該也算是天下無敵了。想想在那小狼谷里全身爆發的那一槍那一擊,其威力就像是毀天滅地一樣,相信就算是呂布,只要被自己擊實,也肯定會將其一擊必殺。可問題是,自己一擊反出,便是面臨一個絕對虛弱的狀態,在那種狀態之中,哪怕是一個沒有一點內力的小兵,都可以將自己殺死。這麼一說,那自然就不算是天下無敵了。

並且,那樣的一擊,劉易也再不敢嘗試,因為若再那樣全身元陽真氣一下子瞬爆,怕就會連同自己的身體都一起爆碎……

劉易想到這些,腦里突然靈光一閃,似乎隱隱把握到一點什麼,可是,想要說出來的時候,卻又一時說不清楚。

陰陽相合,元陽不息;一級神槍,夜夜御女。從這兩句來說,陰陽相合,元陽自然便不息,劉易已經深有體會。後面的,估計便是說,利用自己的一級神槍,夜夜御女,便可以功達九級?到最後的天下無敵?意思是說,只要功達九級,便不會再有真氣爆發完後,自身會進入那種虛弱狀態的情況?

這個,劉易根據自己的經驗,其實已經也深有體會。真氣爆發,自己自己控制好真氣爆發的量,只要自身體內還有著真氣,那麼自身自然就不會有虛弱狀態之說。換句話來說,劉易現在體內的真氣還不夠強大。

不由想到,這所謂的九級神槍,是否就是指自己體內的真氣量呢?或者是指自己身體的經脈擴展程度呢?

劉易很清楚的記得,自己初到這三國時,糊裡糊塗之中吸納了太陽能手機的電能,然後,在自己的體內形成了元陽真氣,使自己練成了一直都沒有修練出真氣的元陽神功。但是,當初的那一點太陽能手機的能量,在自己體內,只是像一股小溪流,運用元陽真氣戰鬥,或者用元陽真氣來為別人治病,很快便會消耗始盡。

後來,治療鄒玉體內的陰寒之氣,和鄒玉體內積聚了二十來年的玄陰之氣一結合,便使得劉易體內的真氣流大了許多。如果說原來的體內真氣流有如一條小溪般微弱,那麼和鄒玉結合之後,自己體內的經脈得到了擴張,體內的真氣流便像小河一般源源不絕。真氣量足足比原來的儲存量多了一半多。這個時候,劉易的元陽神功,應該便是第二級了。

再後來,便是小狼谷一戰,全身真氣一下子爆發,直接擴充了劉易體內的經脈。一直到現在,劉易體內的真氣流,就有如是奔騰不息的大河,洶湧澎湃。若劉易的估計沒錯,現在,劉易的元陽神功,應該便是第三級。

如此說來,離神功九級,還有著一段很遙遠的距離。

劉易現在雖然隱約想通了一點關鍵,可是卻還沒有完全想明白如何讓自己繼續提升的關鍵,一時也沒有辦法再擴展自己體內的經脈,沒有辦法便得自己體內的真氣流量及儲存量像長江、黃河、大湖泊一樣流趟更巨量的元陽真氣節以及容納更多的真氣。劉易也不知道自己體內的經脈真氣量何時會像大海一般用之不盡用之不歇。

再像在小狼谷那樣通過全身內力一次性爆發的情況來擴張自己體內的經脈是不可取的,想出元陽神功的人,怕也不可能是通過這樣的手段來擴展體內的經脈的,所以,一定會有另外的方法,但是劉易現在卻還沒有想得通透。

思索間,劉易迷迷糊糊的便睡了過去。

早,不知道是誰打開了窗戶,帶點寒意夾著絲絲小雨的春風颳了進來,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