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三十七章霸王硬上弓

第五百三十七章霸王硬上弓 (1/4)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有時候,劉易自己都覺得自己對女人太過寵愛了。i又或者說劉易總會在自然之間便把這個時代的女人都當作是後現代的女人來看待。其實,劉易實在是完全沒有那種必要,在時候,在對待某些女人的時候,便要適當的符合時代世情,沒有必要把每一個女人都當成是後世的女人來看待。

呵呵,有些女人,對她們再好,對她們再多情,再痛愛,都來不及直接點,粗暴點將其佔有。當男人佔有了她們的時候,她們往往都會認命,慢慢的,便會屈服順從,不會再有反抗之念。

在古時候這個男權至,女人,全都是男人附屬的時代。劉易在面對許多女人的時候,也大可不必和她們多說什麼,也不必那麼在意她們的想法看法。對於這個時代里的女人來說,佔有了她們的身體,便等於是佔有了她們的身心,她們一般都會無條件的屈服順服,在這古時代里,男人的強勢強權便是真理,女人,也只能夠無條件的順從。

事實,在這個三國時代里,便有著許許多多這方面的例子。

最出名的,莫過於美人連環計中的中國四大美人之一的貂蟬了。如此的一個美人,雖說她或許是為了誅殺董卓而先後委身於董卓和呂布,其中,也有可能是她自己自願捨生取義的原因。可是,這又何償不是她沒有什麼的選擇才會如此?說到底,她就只是王允家中的一個歌姬而已,她根本就沒有別的選擇,也沒有選擇的權利,她只能聽從男人的所有安排。到最後,她雖然也成功的離間了董卓和呂布這對假父子,使他們父子反目。可是,她本人,最後卻始終都甘心情願的做了呂布的女人。當然,那是因為董卓和呂布這稱父子之間的鬥爭是呂布勝出了,如果是董卓殺了呂布呢?那麼,貂蟬便也就是董卓的女人。

呃,或者不說貂蟬,說那蔡文姬,她是被擄去的,更是被異族人擄去的,被人家強行把她怎麼了,她還不是替那些異族人生了兒子?還不是忍辱偷生?雖然心有不甘,可是,對於一些女流之輩來說,許多的事,根本就輪不到她們來做主,她們,其實就只是男人的附屬罷了。

劉易現在身邊的那些女人,其實,就算劉易不是像現在這般,是一個俊俏的公子哥兒,也不是像現在這般對眾女寵愛有加,但是,只要劉易有著強權,哪怕她們不願意,只要劉易把她們強行佔了的話,那麼,怕她們都會忍辱接受。這個,可能便是古時候和後現代女人之間的最大分別。

當然,這一切都是假設假如,實際,劉易還真的很難做得到像古時代的男人那樣,把女人視如貨物、視如奴僕屬附。

其中,最主要的,是劉易覺得,如果自己對待那些女人就如古時代的男人一樣,視她們如貨物玩物,不去愛護尊重她們,那麼最終吃虧的可能會是自己,因為,那樣將會少了許多那種自由相愛相戀的美好感受。男人和女人之間,如果缺少了那種自由相戀相愛的感情,缺少了那種平等的愛戀情懷,那麼,人生都會缺少了許多樂趣,或者說,失去了那種平等的互敬互愛的人生,就只有一個人高高在的人生,劉易覺得,這樣的人生都沒甚意思及意義。

不過,對於在劉易眼前的張寧,劉易卻產生了一種要將她以非常規手段征服的念頭。

呵呵,對待女人也要因人制宜。有些女人,她們善良美好,對於這樣的女人,自然是要對她們愛護有加,慢慢的去追求得到她們,去感受和她們的那種由無到有的愛戀情懷。

反之。如果是一些本就是水性揚花或者是心腸歹毒的女人,那麼,便不能像對待一般的女人那般對待她們了。

就好似,張寧,此女的確是一個美人,可是,相對於來說,她居然和那宦官張讓合謀想刺殺自己,那麼就是說她的心地有問題,和劉易是敵人,完全處在一個敵對的位置。這樣的一個女人,如果是一般人,只要將她捉住了,哪裡還會放過她?不將她先那啥再那啥之後再那啥的就怪了。絕對不會像劉易對她那樣那麼的好說話。

這樣的女人,棄之遺憾,殺之可惜。

所以,劉易想來想去,經過自己的思想一翻掙扎,決定不能再放過張寧了。i

之前那幾次見到張寧的時候,劉易都還是處於一個劣勢的時候,那時候,都沒能夠把張寧怎麼樣。但是如今,已經今時不同往日了,可以說幾乎是不費吹灰之力便可以把張寧變成了自己的街下囚,如果把她拿住,又豈有再放過她之理?

「想讓我做你的丫環侍女?」張寧在劉易在做著是否要對她強行佔有的時候,她還不知道劉易的內心掙扎,不知道劉易的心裡正在和正義與邪惡作著拉鋸式的戰鬥,她還在刺激著劉易道:「你、你還是殺了我,落在你們的手,我張寧便沒有想過還能活著,為了我們太平道的事業,我進京來,便早就打定了必死之心,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哼,好偉大!竟然還敢口口聲聲的說為了你們太平道的事業?」劉易心頭一氣,一手抓著張寧胸前的衣襟,將她提了起來,盯著她道:「如果你進宮來,是去刺殺那宮裡的宦官,或者是刺殺那些禍害百姓的貪官污史也就罷了,可是,你卻和姦佞沉淪一氣,想殺我劉易?哼哼,既然如此,你也別怪我了。」

張寧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的確有點不擇手段。但是她卻又沒有太多的選擇。因為,如果她再不快點拉起自己的人馬,再不快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