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一十九章曹操親來

第五百一十九章曹操親來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五百一十九章曹操親來

匈奴人終於撤走了。

城內一直躲在家裡的漢人百姓,陸陸續續的有人閃閃縮縮的從門縫或者窗縫探出一個頭來,然後慢慢的,便有膽子稍大一點的人先打開了門,站出到街上。

良久,不知道誰先尖聲的、帶著一種驚喜劫後餘生的似哭似笑的聲音大聲道:「走了!天殺的匈奴人走啦!鄉親們出來啊!」

「走了,全走光了!」

轟的一聲,全城頓時一下子轟動了起來。

原本清晨靜悄悄的晉陽城,頓時開始變得熱鬧了起來。

歡呼的、哭喊的,不管是怎麼樣表情的人,全都涌到了街上去,漫無目的叫喊著,似乎只有這樣才可以發泄他們的傍徨驚恐,才可以發泄劫後餘生的歡欣。

被匈奴人佔了城市,城內的百姓,想完好無缺、沒有受到一點損失是不可能的。當初匈奴人佔了晉陽之時,雖然下令不準屠城搶掠,但卻也頒發了一切收取軍糧軍稅的條文,幾乎每一戶百姓,都被狠狠的勒去了一筆錢財。收取所謂的軍糧軍稅的時候,並不是由百姓自願去交納的,而是由匈奴兵挨家逐戶的去收取,如此,城內的百姓不死都要脫一層皮了。匈奴兵上了門入了屋,說是來收取賦稅,實際和強盜的行徑差不多,值錢的東西,肯定會搶走,漂亮的女人,也肯定會被他們施以淫威。

總之,自從破城的那一日起,城內的漢人百姓,絕對是活得生不如死,顫顫赫赫,完全處於水深火熱之中。匈奴王雖然有命令禁止那些匈奴兵屠城行兇,但是,始終都有不少的漢人百姓因種種原因而慘死於匈奴兵的手下。個別富有的大戶人家,更是被匈奴人抄了家。

呵呵,匈奴人也不笨,知道真正的錢財都集中在那些世家豪族當中,所以,一些城內來不及逃走或者將財物藏好的世族富家的人,都遭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要不是族人被滅,便是錢財被掠奪。不管是一般的百姓也好,城裡的世家豪族也好,被匈奴人佔了城池這幾天的時間,他們每一個人都不好過,每一個人都有一種有如在地獄走了一個來回的感覺。

現在,匈奴人突然全都撤走了,這種讓百姓們劫後餘生的感覺,讓他們的情緒頓時完全失控了。他們該笑的笑,該哭的哭,喊的喊,吵的吵,反正,城內已經亂成了一團。

匈奴人從城北撤走,漢軍從城南而來,這南來北往,也使得兩千漢軍騎兵並沒有和匈奴正式的碰頭。

這也使得匈奴人雖然已經撤走,但是漢軍不知道情的情況之下,只是在離城遠遠的地方停下,一時半刻沒敢靠得太近晉陽城。其城外的匈奴軍營還在,但都已經是空營,可是經過連夜行軍的兩千漢軍,他們也已經筋疲力盡,一時間也沒敢馬上進軍,要先弄清楚情況之後才敢前進。

劉易目看著左賢王護棺而去,看不到影子之後,再迴轉身看著城內亂糟糟的情況。

城內沒有官兵,沒有任何人維持城內的秩序,不過,百姓們雖然有點瘋狂的在吶喊,但是卻沒有產生什麼的大暴亂,也沒有人互相攻擊或搶掠,因為這些百姓,值錢的或者是能吃的東西,都幾乎都匈奴人搶去了。

劉易看著那些匈奴人撤走是多少的不甘心,可以的話,劉易還真的把他們都留下來,把他們搶去的牛羊錢財統統的搶回來。不過,眼下劉易能做的,便是這麼多了,能夠及時阻止那些匈奴人的行兇屠城,都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

左賢王和那些烏桓人的確沒有什麼太深的交情,這一漁翁的聯合,只是因利制宜。也是匈奴、烏桓多年來的首次聯盟。不過,相信這一次事件過後,匈奴、烏桓這兩個大族,不會再有聯盟的可能。因為,匈奴人這一次,出賣了烏桓人。

其實,現在烏桓人反了大漢才存在著和匈奴人結盟的條件,平時,匈奴和烏桓人也算是死仇,是不可能會一起結盟的。漢廷所設的護烏桓都尉及護匈奴都尉,其實就是為了阻止烏桓人和匈奴人的結盟而設的。只可惜,這兩個部門現在都已經名存實亡,不可能再對匈奴、烏桓兩族產生約束力。

不過,不管如何,現在右賢王已經走了,那些小數部落的異族人也走了,左賢王現在再一走,又沒有能知正在圍攻上黨的烏桓人,如此,那些烏桓騎兵現在便等於是孤軍一支了。

這一次,二十萬異族聯軍進犯并州,對并州的百姓造成極大的傷害。這還剩下在并州境內的五萬烏桓騎兵,就算是劉易為并州百姓討回的一點血債利息吧。

不過,烏桓騎兵對於匈奴人的撤走,應該是有所覺的,匈奴大王被刺身亡的消息,他們恐怕也早便知道了,也極有可能會隨時的注意著匈奴人的情況。劉易就怕他們知道匈奴人撤走之後,這晉陽便成了一座不設防的空城,烏桓人久攻上黨不下,怕便會回軍來佔下晉陽城。所以,劉易得要馬上作出安排,先穩定好晉陽城再說。

劉易從晉陽城北門門樓下來,沿著城中的主幹道走向南門,南門外幾里之外便漢軍的兩千騎兵,現在,唯有通知這兩千騎兵進城,維持城內秩序,調城軍民準備守衛晉陽城,等待曹操所領的朝廷大軍的到來。

劉易、典韋、元清,還有十八親衛。裝束都是漢軍的裝束,所以,走在大街上,馬上便引起了在街上瘋狂哭或喊的百姓注意。

當劉易等人走到街道中心的地帶時,這些百姓先是由好奇再到沉默,最後不禁慢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