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一十八章匈奴撤軍

第五百一十八章匈奴撤軍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五百一十八章匈奴撤軍

劉易之所以孤身闖到了左賢王於夫羅這裡,那是因為劉易看出左賢王這斯也算是一個梟雄,只要能夠和他見面,那麼事情便有得談。

匈奴左賢王這一個稱號,在匈奴人之中,是僅次於匈奴單于的一個職位。只有單于之親子才可以獲得這個稱號,相當於是漢人中太子的意思,是單于的繼承人。

不過,在匈奴人當中,左賢王之職位,並不是唯一的繼承人,只是按匈奴人的習俗來說,左賢王只是第一繼承人的意思。匈奴人中的左谷蠡王、右賢王、右谷蠡王等等,這些人,都有著繼承單于王位的權利。所以,在匈奴人當中,有時候,並不是只看這些人的職位決定單于歸屬,最主要的,是看這個人的武勇。

其實不只是匈奴人,別的小數異民族,他們一直都是強者為尊的,哪怕你是一個一聞不名的傢伙,只要在他們之中顯現出了強橫的武勇,那麼別的人便會敬畏他,擁護他並追隨他。哪怕是一個最低層的牧民,只要他有這個實力擊殺單于,而他又能在單于親將親兵的攻擊之下活下命來,那麼他便可以自動晉陞為單于,會被那些匈奴人當成是英雄一般膜拜跟隨。

劉易很清楚的知道左賢王的實力,知道他一定不是匈奴人當中勇力最強橫的那個人。甚至乎,那些什麼的右賢王什麼的,都要比左賢王更加的強勢一點。劉易亦看出這左賢王的野心,知道他對單于之位勢在必得。更加重要的一點,劉易知道,這個左賢王一開始的時候,並沒有得到匈奴族人的認同認可,要另立單于,後來沒有辦法,於夫羅只要再次向大漢朝廷稱臣,以尋求漢廷的相助,讓他得以坐穩王位。

反正,劉易覺得,這個左賢王,他心裡著緊的,可不是他父王被刺之事,是如何獲得這匈奴單于正式登匈奴王之事。

而左賢王,他因為和漢人打交道打得多了,其本人也算是對漢人的文化有了相當一定程度的了解。他明白漢人之於匈奴來說,有許多方面都是處於一個領先的地位,他的心裡,有一種學習漢人先進事物,帶領族人興盛的渴望念頭。但是,想學習漢人的文化,那麼就必須要有一個宜適他們族人生存的環境,可是,這樣的環境,只有漢人才有。左賢王的心裡也知道,他可以搶掠漢人的錢財牲畜甚至可以搶擄漢人做奴隸。但是卻不可以把土地也都搶回大漠,想要學習漢人文化便得要把族人遷到漢人的地方,如此,才有可能實行他的匈奴興盛計劃。

種種的原因,使得這左賢王的心裡也很明白,他們匈奴人若想真正的興盛,那就離不開漢人的文化,離不開漢人的幫助。所以,他可以縱兵搶掠漢人,可以劫其財物,掠其人口,但是卻不能做得太過份,不能真正的和漢人成為不死不休的死敵,不能真正的惹毛了漢人。

尤其是劉易,左賢王的輕易不能夠得罪的,或者說是不能夠往死里去得罪。其實也不只是劉易了,哪怕是別的朝廷高官,放在左賢王的面前,他怕都不會真的殺了。因為,他們進佔并州,其原因不再是像以前那樣搶了便走,而是想在并州落地生根。而想在并州不走了,那麼,就必須要經得漢人的同意,要不然,真要打起來,以他們匈奴人現在的兵力來看,還是不能和漢人相比較的,他也知道,漢人一旦認真起來,也有那個實力將他們匈奴一族給滅族了。

所以,左賢王才會和劉易相談,並達成了協議。

不過,話說匈奴人便是匈奴人,他們心底里都有一種嗜血好殺的獸性,左賢王雖然學習了漢人的文化,但是他的殘虐心性並沒有人因漢人的文化而凈化。在他父王被刺殺的時刻,他忍不住心底里的暴虐之氣,幾乎便要下令屠城,殺盡城內的漢人了。

還好,劉易及時前來,讓左賢王不得不壓下了心內的嗜血。

劉易的說話,許多都是直說到他的心裡去的。而且,劉易的分析,也是深得左賢王的認同。

現在,左賢王最主要的,並不是在并州掠奪,更不是如原來的計劃那樣,在并州占著不走。匈奴大王一死,左賢王原來所有的計劃都沒有用了,現在,最主要的是穩固他在匈奴族人心中的地位,確保自己順利登單于之位,正如劉易對他說的,他現在只是左賢王,並沒有真正的成為單于。如果讓那右賢王回到塞外族中,先一步和族中的人達成協議,讓他登了單于之位,那麼,於左賢王來說,一切都萬事俱休。所以,他必須要在發生這樣的事情之前,趕回塞外去阻止這樣的事情發生。

所以,左賢王已經無心在晉陽城逗留,只想馬返回塞外去。但也正如劉易所說的那樣,左賢王的心裡再急,也不爭在這一兩天了,不管怎麼樣,這都是劉易的一方面說詞,他還是要派人去了解情況,否如劉易所說的那樣屬實。

他已經按劉易的意思下令,嚴令匈奴士兵不準隨意掠奪斬殺城內的漢人,並命令匈奴士兵在城外集結,近日不準再離開軍營去掠奪,並且,他把搶回來的堆積如山的錢財糧食分派下去,讓匈奴士兵攜帶,準備隨時撥軍返回塞外。

既然左賢王的心裡已經有了決定,那麼自然也應了劉易的要求,他本人,並沒有離開劉易十步左右的範圍。怎麼說,現在整個晉陽城都是他匈奴人的地盤,到處都是他的兵馬,換轉了是他在這樣的情況之中,怕都會有劉易那樣的要求。當然,換了是他,也絕對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