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一十五章孤身闖敵陣

第五百一十五章孤身闖敵陣 (1/4)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五百一十五章孤身闖敵陣

劉易自問並非是什麼的聖人,穿越到了這個三國時代,並不是來做什麼救世主的。雖然所做之事,看起來就似乎是做著救世主的角色,什麼的振災救濟,收容安置流民,想盡想辦搞來錢糧救助他們等等。但是,劉易的心裡很清楚,自己所做的一切,其實都是為了自己,開始是為了生存,後來是為了能夠更好的活下去,為了今後在這個亂世里可以更好的活下去。

初到貴境,劉易過得的確有點顫顫赫赫,所做之事,看起來衝動沒腦,但是他卻非常小心,因為他害怕一旦因為自己一不小心改變了歷史之後,怕事情便會超出自己所熟知的歷史範圍,那樣,劉易怕會讓自己無所適從,對未來有一種未知的恐懼感。所以,劉易實質,每做一件事,都顯得有點小心翼翼,在不影響大局,不影響歷史走向的情況之下來進行。

但是,事與願違,歷史已經在不知不覺之間,已經有點偏離了原來的方向。

不過,也正應了後世某人所說的一句話,那就是能力越大責任便越大。隨著劉易的資本實力、勢力的累積增長,劉易的心裡自然而然的便有了某種雄心,心裡不自而然的便有了一種藐視天下的念頭。他所做的事,越來越像是走一條爭霸之路,或者說不是像,簡直便是如此。

能力越大,心便越大,責任便越大。

當然,這或許並不是劉易的責任,但是劉易卻覺得自己必須要盡一切可能去做。看著二十萬百姓血河成河,成為匈奴人的刀下之魂,而且,其起因也是劉易等人的刺殺而引起的,所以,面對這個有可能的屠城危機,劉易覺得自己責無旁貸,一定要去做一些事。

劉易緊緊的摟著元清,嗅著她秀髮的香味,深深的吸了一口之後,看著她的眼睛,對她認真的道:「清姐你放心,我的真氣已經恢復了,現在你聽我說,你馬去找到你師父王越,讓他馬派出弟子,把匈奴單于羌渠遇刺身亡的消息,傳到匈奴右賢王的耳中,另外,別的異族首領也要派出弟子去告知。然後,讓王越大劍師馬快馬趕回洛陽,著他親自去見曹操,請曹操馬撥軍開發,渡過黃河,直接趕到晉陽來,最好能讓曹操先組織一支騎兵,以最快的速度趕來。」

「啊?為什麼?」元清不知道劉易如此做的意圖,讓師父王越回洛陽報信,那是在情理之中,可是,為什麼要去給匈奴人送信呢?

「現在那些匈奴人已經在并州搶掠好幾天了,他們大軍所到,如入無人之境,相信,他們都已經搶得差不多,那些少數部落的異族人,在搶在東西之後,估計就會想著返回塞外去了,可是,由於他們單于羌渠還在并州,又派了他們匈奴人的精兵守著雁門關,匈奴單于羌渠沒有命令讓他們撤走,他們估計是不敢走的,但是,如果匈奴單于羌渠遇刺身亡了,他們就沒有了約束,他們必定會馬撤走的。更何況,匈奴單于羌渠的死,對於那些異族人來說,也是一種震攝,讓那些人知道我們漢人餘威還在,他們肯定會害怕,必然會走,如此,我們便少了好幾萬敵人。」劉易知道不跟元清講清楚,怕她不會聽從自己的安排,也更不會同意自己去冒險。

「那、那通知匈奴人右賢王幹嘛?他可是匈奴人,他手下的兩萬騎兵也都是匈奴人的精騎,讓他們知道他們的匈奴單于羌渠被我們刺殺而死,萬一他們也要為他們的單于羌渠報仇的話,豈不是會連累更多的我們漢人百姓?」元清有點不解的問。

「哼!匈奴右賢王和左賢王不睦,而原來的匈奴單于羌渠,也是寵信左賢王,因此,估計這右賢王的心裡對單于羌渠早就有了怨言了。如果他聽到單于羌渠遇刺身亡的消息,他第一時間必定是想到單于羌渠一死,那麼在單于羌渠身邊的左賢王肯定便會接掌了匈奴大軍的指揮權,代替單于羌渠掌控了匈奴大軍的實權。那右賢王,他的親族騎兵就只是兩萬人,而左賢王,接替了單于羌渠的兵權之後,手下便最少都有七萬人,再加另外的五萬烏桓騎兵,足足有十二萬人,這右賢王可是要和左賢王爭奪單于之位的,右賢王一聽到單于羌渠被刺的消息,他肯定便會先想到以的這些情況,這個時候,如果他還留在并州境內,那麼,他及他的軍隊,可能都要受到左賢王的排擠打擊,說不定,還會將他及他手下的兩萬騎兵都一口氣吞了,如此,他想到的,肯定是要先離得左賢王遠遠的,避免自己直接被左賢王制脅或并吞的可能。所以,他得到消息之後,肯定會第一時率軍返回塞外,回到匈奴本族,準備著爭奪單于之位的準備。」

「哦……」元清聽劉易不厭其煩的為她解釋了一翻,也終於明白了劉易如此做的真正原因。

「這可關乎晉陽城二十來萬百姓的安危,事關重大啊,所以,得要快點動身了,我去找匈奴左賢王,你去找師父王越,我們分頭行事。」劉易說到這裡,已經不容元清再多說了。

「好……」元清也知道,的確也不能看著城內的二十萬百姓被屠殺,只要有機會,都要儘可能的阻止這些匈奴人的暴行。

「啊,對了,我、我們現在沒有衣服穿了啊。」元清離開了劉易的懷抱,看了一眼還在地下鋪著的衣裙,灰舊的衣裙,面清晰可見的一點點繽紛紅花,那些可都是她第一次的處子之血,已經被弄得不好再穿了。

「呵呵,你等一下。」

劉易走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