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一十三章不懂?我來教!

第五百一十三章不懂?我來教!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作為一個冷酷的刺客,元清雖然並不是真正意義的殺手刺客,她的心裡,可能會有著和師父王越的師徒之情,有著和師兄弟之情的兄弟之情。.可唯獨,她就是不懂愛情。

她不知道,愛一個人應該怎麼樣,更不知道,愛一個人應該要怎麼做。自然,也更不知道要如何去愛,什麼是愛了。

她不覺得,劉易奮身救她是愛,更不會覺得,因為劉易救了自己,自己便要如何如何,甚至要以身相許。

她的刺客生涯之中,她也可以做到奮不顧身的救下自己的師兄弟,而師兄弟,也可以不要命的救她。所以,這些事,都是習以為常的,讓她感到心靈震動的是是和她並不是那麼相熟的劉易都可以為她做到這一點罷了。

但不管如何,她的確對劉易有著一種很特別的感覺,而且,劉易的為她擋下劍氣的那個身影的確已經深印在她的腦海里。可是她真的不懂,她誤會劉易受了嚴重的內傷,想也沒有多想便背著劉易逃走,如果換了是別的人,換了別的和她出生入死的人,她或許也會一樣這麼做。

現在,被劉易這麼直白的向她表白示愛,讓她反而覺得有點糊塗,不知道愛一個人會怎麼樣,或者被愛又是會怎麼樣。

所以,她有點獃獃的道:「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愛」

劉易見狀,不禁心裡一樂,笑道:「你不懂怎麼愛沒關係啊,只要你知道,我愛你就可以了。因為,你不懂,我懂。」

元清是不懂愛,可是和劉易如此近距離的相觸,她的心裡卻有點心慌。她背著劉易逃到了這裡一直都沒有現在這種心裡慌慌的感覺,現在劉易一說什麼的喜歡又愛的,她便有了這種感覺。

「我、我出去了,也不知道會不會有追兵搜索到這小山谷里來。」元清說著便想逃走。

不過,劉易又怎麼會讓她便如此逃離?雙手緊緊的扶住她的纖腰,對她道:「追兵沒那麼快搜索到這裡來,元清你的潛行功夫也的確算得是一流,他們能不能追蹤到這裡都很難說,所以,你不用擔心這個現在,還是讓我教你怎麼愛。」

「呃你教我不要,嗯……」元清的心裡一緊,正要不顧一切的逃脫劉易的掌握,但是卻被劉易雙手一摟,把她的整個人都抱入懷裡去,在她小吃一驚的時候,劉易便一下子對準了她的櫻唇親了下去她把她後面的話給堵在嘴裡。

元清的臉蛋,是瓜子型的清麗臉蛋,這種臉蛋的女人她們一般都天生有著一種很清雅高貴的氣質,平時,她們隨便站出去,都會特別的吸引別人的眼球,但是,一般人都會對她們有一種可遠觀而不可近瀆的感受。

也就是說,會從內心裡對她們產生一種無形的敬意,會對她們特別的客氣,也會特別的正經。

尤其是一些性情冷淡的瓜子臉型的女人,她們會更顯得孤高清冷極具冷艷,也更讓人只限于欣賞而不敢近瀆。

劉易的身邊,其實便有不少像元清這樣的女人,所以,劉易知道,對待這樣的女人一定不能和她們客氣,該要主動的時候,絕對要主動。冷艷的女人,多少都有點悶騷的情格,所以,各位同道,如果各位發現,自己喜歡的女人,是瓜子臉類型的,平時總表現出一種拒人千里之外的態勢,卻又能和你談得話的女人,那麼,還客氣什麼?!

劉易親著元清的小嘴兒。

她的小嘴,薄薄的兩片紅唇,劉易知道,如果為她稍為化化妝,把她的櫻唇再描畫得艷紅一點,那麼,便是那傳說中的裂焰紅唇了,這樣的櫻唇,對男人可是極具誘惑力的。有時候,女人可以不利用她的胸脯,也不用她們的,更不用利用她們最私蜜之處,單單是她們的一張紅唇,便足以讓一個男人消魂了。

說真的,劉易一見到元清的時候,便喜歡了她的這張極具誘惑力和小嘴兒。

所以,劉易親著她的時候,非常的細膩,先印在她的唇,感受著她唇溫軟香柔,輕輕的磨擦著她的唇邊。

當然,一開始,元清先是呆住,然後便想要逃離開劉易的親熱,不過,在劉易的追逐之下,她始終都沒能擺脫劉易的親熱,反而因為和劉易如此親近親熱的磨擦而讓她的心裡一陣蕩漾,那種男性灼熱的厚重感,讓她一時間竟然有點呼吸急促起來,噴出絲絲的熱氣,同時也感到劉易同樣的呼呼噴出的熱氣。

從來都沒有被男人親吻過的元清,她被劉易一親,的確是呆住了,轟的一聲,那種唇齒相接的感覺,讓她情不自禁的感到自己頭腦一片空白,也不受控制的心裡一跳,呼急頓促。

呵呵,接吻,不管是男或女,都會在親的那一剎那,突然的腦沖血,唇唇相接,便會像心電相交一般,會讓人猛然的心跳加快,體內的血液流動都會在那一瞬間變得快許多。那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只有親過的人才知道。

劉易是親過不少了,不同的女人也不知道親過了多少,可是,這元清的確是沒有經驗啊,她此時便只感到,自己渾身有如被火燒一般,既有點在發熱,也同時在發軟,軟到自己都像要站不住了似的。

除了這些,元清還有一些她說不清楚,也說不出來的感受。比如,她被劉易親著,其心底里竟然有一種隱隱的興奮渴望,因為這種奇怪的感覺,使她非但沒有討厭劉易突然的親她,反而是有點期待享受這種感覺。

所以,她並沒有真正的想著要擺脫了劉易或者把劉易推開,不一會,她的雙手,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