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零九章一箭斃命

第五百零九章一箭斃命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五百零九章一箭斃命

劉易本應該早要想到的,自己也算是一個高手吧?別人靠近自己的時候,自己能夠感應得到別人,那麼別人又豈能感到不到他?

換了王越也一樣,他和史阿雖然可以做到無聲無色的潛進了閣樓,可是,卻難以瞞得過同是高手的感應。

隨著士兵的呼喊,附近的閣樓突然跳出了無數人影,其中,有好幾個身形特別快速的,眨眼之間便撲到了閣樓之下,快到甚至是劉易也沒能夠及時前去阻止住他們。

的確,事實上便是如此,這匈奴王羌渠,他殺的人,絕對要比王越還要多,他對於殺氣的感應,更加的敏銳。在王越和史阿在掀窗潛入房內的時候,他們心裡的殺氣一發,便被摟著兩女熟睡的匈奴王羌渠感應到了。他想都不想的便把床上的兩女扔向了王越及史阿,同時分別向王越和史阿擊出一拳。

這匈奴王羌渠,他的武藝劍術或許沒有王越那麼的精通,內力可能也不及王越,但是他的蕭殺之氣卻要比王越及史阿濃烈得多。

匈奴人的確是天生有一股獸性,特別是像匈奴王羌渠這樣的雄主,他畢生站在高位,慢慢養成的那種碾壓一切的氣勢,連武功比他高一點的王越都要被壓制,而史阿更是被壓製得發不出正常的實力。

這裡,並不是說誰怕死不怕死的問題。有時候,同是不怕死的人,卻並不一定就是武功高的一方贏。這就好比小日鬼子和我們八路戰士拼刺殺的時候,小日鬼子深受武士道的影響,也是不怕死的,而且,他們的拼刺技術相對來說,也要比我們的戰士精通,可是,往往在這時,小日鬼子都死在我們戰士的刀下。為什麼會如此?因為,我們的戰士,由精神上散發出一股藐視一切的氣勢,把小日鬼子壓製得發出不正常的武力值。

呵呵,這只是一種比喻,並不是說王越和史阿是小日鬼子,但無可否認,常年身處高位的人,他們就算是不懂武功,也會有一種無形的上位者精神壓制,那種把天下都踩在腳下的精神壓制,也是一種制勝的手段。

這匈奴王羌渠的獸性一發,竟然主動攻擊,分別擊了王越及史阿一拳。

王越倒沒事,長劍把匈奴王羌渠擊退,但是史阿卻受了一點暗傷,如此王越才會讓史阿先退。

而匈奴王羌渠也趁這機會,及時的拿到了一柄長刀,和王越戰在一起,兩人的刀劍勁氣,把閣樓廳都掀翻了,殺到了屋頂上去。

劉易沒有再遲疑,一個縱身從藏身閃了出去。

劉易相信,憑王越一定可以殺得了那匈奴王羌渠,就看是幾招罷了,但就是幾招的時間,那些保護匈奴王羌渠怕便會趕到,把匈奴王羌渠救下。所以,劉易一定要截擊住那些高手。

普天之下,劉易知道能人高手無數,三國時代中,也絕對不是只有那些名將才是真正的超一流高手,估計還有許多默默無名,不願出山的能人異士。

而且,強力武將,也並不是漢人才有的,異族人也有不少。

劉易堪可在那幾道身形撲到了閣樓之下,要衝上樓去的時候,及時的阻截住他們。

劉易這個時候,也沒有再作太多的保留,手上的長劍直接便是三道劍氣發了出去。

「咦?」被劉易劍氣硬生生攔截了下來的幾個高手,其中一個白髮白須的老者驚咦了一聲道:「來者何人?竟然敢襲擊我們大王!」

他說完,也同時手上一振,運氣擋下了劉易一道劍氣,手上一翻,居然也是帶著一股勁氣,連人帶劍,飛刺劉易。

刷刷的幾聲,另外還有三個高手也同時向劉易發動了攻擊,並且,也能夠真氣外發,幾首劍氣交叉擊來,似要把劉易擊成一堆碎塊。

劍氣冷凜,讓劉易不覺心裡一凜,知道王越早前的擔心一點都沒有錯,這匈奴王羌渠的身邊,居然網羅了不下四個一流高手來護衛著他。也只有一流高手以上的武將,才可以真氣外發,很明顯,劉易碰到了鐵板了。

劉易的心裡沒敢有半點的怠慢,頓時將全身的元陽真氣運轉,把身體的感應延伸到最大的範圍。

交叉而來的幾道劍氣,劉易沒有正面抗下,而是長劍一收,真氣一葉,迎著其中的一道劍氣,連身帶劍的一下子衝破而去。在用真氣抵消敵住其中一道劍氣的同時,也發出一道劍氣,從劍氣交錯的空檔中刺過去。

劍氣是什麼的概念?或者,可是說是激光差不多,被劍氣擊中身體,一般人的身體便會被劍氣硬生生的切割分開。劉易就只差這麼一點點,便被那些劍氣給分了屍,分成無數塊。

衝破了劍氣網之後,劉易才暗暗的出了一身冷汗。

劉易的元陽真氣的確是強,但是卻沒有強到把他的身體變成無敵之體。哪怕是一般的劍氣,擊在他的身上,也一樣會被破開。這裡,就如像劉易所持有的元陽真氣,是大炮,別的人的真氣內勁是手槍、步槍。可是,大炮的威力雖大,但是手槍和步槍也一樣可以殺得死人。

不過,劉易避過突如其來的劍氣網,他的對手便沒有那麼幸運了,被劉易的劍氣穿透了他的身體,他慘叫一聲被破開兩塊,血肉橫飛。

「老三!」

最先和劉易戰上的那老者驚叫了一聲,然後像瘋了似的往劉易攻來。

「眾鷹衛!放箭!」

屋頂上,那匈奴王羌渠突然暴喝了一聲,同時,他的身體急墜而下。原來他和王越一連戰了幾招便有點力揭了,也知道自己並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