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零一章沖喜

第五百零一章沖喜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全文字無廣告第五百零一章沖喜

跑馬場暴利,還真的出乎劉易的意外,不過如此也甚好,也正是劉易喜歡看到的局面。全文字無廣告

朝中的權官,在第三場跑馬完了之後,便陸續的離場回城,自然,益陽公主也現身親自相送。請那些朝中的達官權貴來,要相迎,走的時候又相送,把功夫做足了,才可以吸引他們自己前來,願意來這裡花錢玩樂。

事後,留下不少賭客在向跑馬場的工作人員詢問各種各樣的問題,他們也得到了滿意的答腹才離去。

喧嘩了大半天的跑馬場地也在黃昏的時候安靜了下來。

賈詡留下跑馬場繼續完善一些工作,也把幾百兵馬留下給他,留守著跑馬場,免得被人破壞了跑馬場地。

另外,典韋領著人,把其中的一部份錢財光明正大的送回城,送到了皇傢俱樂部,但是,大部份的錢,還留在跑馬場地,等到晚上再偷偷運送到再往西面去的西山皇陵里存藏起來。所以,典韋便得要辛苦一點了,回城之後還要出城,要在夜間偷偷進行,不過,也早和守衛皇陵的軍司馬林顯互相通氣接應了。這些錢,自然不會再送到城裡去,這麼一來一去的,也實在是太麻煩,反正將來都要送離洛陽的,所以,先放在城外,要送走的時候也方便。

而劉易自己,也帶著眾女回城。

張芍、鄒玉、龍欣、陰靈珊、黃舞蝶,加上卞玉、來鶯兒,還有三位公主。

現在,劉易也開始讓眾女各自走近相識,慢慢的讓她們互相接受彼此的存在,這也是劉易為了今後正式組建自己的大家庭而做著準備,免得到時候眾女要在一起跟著劉易生活了,互相都還不認識。

這十女,加上她們的侍女等等,便是一支粉紅軍團了,還幸,劉易家的五女,都是坐著馬車前來的,而鄒玉便是有屬於她自己的馬車,卞玉和來鶯兒則坐著屬於皇傢俱樂部給她們專用的馬車,三位公主這天也各自坐著她們鳳駕出城到跑馬場來的。所以,雖然也一樣惹人注目,但是卻也不讓別人看到是誰,而劉易則和鄒玉同車,一起回振災糧官府。

進了城,陽安公主和長社公主並沒有跟著到振災糧官府,她們似乎一時半刻之間,還很難和劉易的這麼多女人在一起,又或者,她們是想注意一點影響的問題,畢竟,她們和劉易的事,還是不要授人話柄為好。

倒是益陽公主,她可不管那麼多了,她的性情,本來便和陽安公主的強勢以及長社公主的孤清有點不一樣,她也是那種如來鶯兒那樣敢愛敢恨的人一樣,喜歡,便不顧一切。

這也好,十女一起的話,劉易都還怕自己振災糧官府里的那後院小樓住不下這麼多,看來,得要擴充自己的後院了。另外,十女一起的事,劉易還真的沒有嘗試過,那天和丁夫人等六女一樣,都讓劉易忙活得暈乎乎,眾女人人都要雨露分澤的情況之下,劉易反面有了一種自己成了工具的感覺,雖然樂此不疲,但是也很難有時間來細細品味每一個女人的獨特之處。

不過,眾女也不是劉易所想像般的那麼飢渴,或者說,她們也很懂得痛惜劉易的,也不願看到劉易那麼的操勞,一起飯後,張芍等女都把空間留給了相當較少時間和劉易在一起的益陽公主及卞玉、來鶯兒。

一夜自然是春風羅帳曖,情依依、意濃濃。

益陽公主又親眼見證了兩個黃花閨女落入劉易的魔掌。

讓劉易感到意外的是,來鶯兒竟然是和那甘倩一樣,都是一個白虎,她的下面,光潔凈亮,鮮嫩若水,沒有一絲一毫的芳草。如此,劉易的女人之中,便有了兩個白虎女人。

而卞玉,她果然不愧為姬娼世家的人,可能她自小便有著一些**方面的教育,儘管是她的第一次,她反而要比來鶯兒這個率直的女人更放得開,過了破瓜之痛後,她便顯得特別的主動,騎到了劉易的身上,自由馳騁,那媚人的呻吟聲,真的可以和小日av里的女優相比美,光是聽她的吟聲,便讓劉易亢奮不已,讓益陽公主也大開眼界。

除此之外,她可能還懂得一些房中之術,知道要怎麼樣才能夠讓男人感到愉快,什麼的姿勢,她都很懂得配合劉易,一夜,和劉易還真的有如結合了多年的夫妻,配合異常的默契。

她的下面,也很特別,似是一張小嘴,緊緊的咬著劉易,一松一緊之間,讓劉易酥到骨子裡去。全文字無廣告

還好,劉易的本錢也不是吃素的,最後把她弄得丟盔棄甲,哀哀求饒劉易才放過她。

而和卞玉那有點主動的情態有點不同,別看來鶯兒跳舞的時候動感十足,可是,她在房事這方面,完全便像是一條懶蛇,或者,她不堪如此的刺激,劉易一真正弄上她,她便渾身軟癱,只懂躺著承受,弱弱的發出一絲絲的鼻音,完全是一副很享受的受。

倒是益陽公主,她和劉易也算是久經沙場,還堪和劉易玩弄一會,也懂得配合劉易的動作,側躺或仰跪或女上男下。

一翻激戰自然不在話下,最最後劉易便在益陽公主身上衝刺完畢。

三女玉體橫陣,讓劉易得到了極大的滿足,雖有點意猶未盡,但也憐香惜玉的沒有再宣戰事,摟著她們一覺睡到了天明。

早上起來,劉易進了一趟皇宮,然後再離開出城,到城外的跑馬場去,今天眾女自然沒有再來。卞玉和來鶯兒也不用天天都演出,偶爾表演一次便可以了。

早上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