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九十九章跑馬場開業

第四百九十九章跑馬場開業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全文字無廣告第四百九十九章跑馬場開業

固定獎池,也分幾個等級。

比如,買中連場的三場第一名的賽馬的賭客,將會平分固定獎池內的特別獎的固定獎金。買中其中一場賽馬第一名的,是另一級獎金,以此類推。

其實,劉易這也是借用後世眾多博彩業的一些方法,如此來定出獎金。為了刺激賭客下注,劉易把總獎金定在二十萬銀兩價值的金額。單單是買中三場第一名的獎金,便是十萬銀兩價值的金額,如果有人買中,那還真的是一夜暴富了。

十萬銀兩的價值,就算是朝中富可敵國的宮中宦官張讓等人也會心動了。再說,固定獎的下注,每一注的下注金額都是注額定的,可以一注多投。但是注額定得比較高,每一注便是十兩銀子的價值。

劉易這樣定價,便是打消那些一般的貧苦平民也來參與下注賭馬的念頭,十兩,對於一般的人家來說,那可是一筆相當可觀的錢財,足夠他們一家幾口人吃上一年了。所以,一般的人,是拿不出這筆錢財來下注賭馬的。

劉易原本針計對的,便是洛陽城來的富人,並不是想一網打盡,讓那些一般的貧困百姓也參與了進來賭博。可是說,這個跑馬場,便是一個富有人家尋開心的一個場地,從一開始便是貴族玩物,不適合於一般的尋常人家來玩樂。

另外,每一場賽馬,共有十二匹跑馬,跑三場的話,便有三十六匹馬。

其實,劉易如此設置獎池獎金,以及跑馬及下注的方式,其實對於賭客來說,這是一個可以必贏之局。

怎麼說呢?三場跑馬賽事,每一場共十二匹跑馬,而下注買中三場第一的便可以平分獎池獎金。但是,賭客們完全可以全包了每一種可能,全包了也只是一千七百二十八注,所需的錢財,也不過是一萬多兩而已,以一萬多兩博取十萬兩,對於城內的那些富人來說,那就是一種誘惑。不過,如果多人中出,被人平分了獎池獎金了的話,那便要虧了。

反正,劉易也不怕被別人包了,因為對於劉易的跑馬場來說,這是一個必贏之局。因為太容易進行暗箱操作了,若有富人全包了的話,若真的是只有他一人中出,那麼,劉易可以讓跑馬場的人多開具出幾個獎票,再與那人一起平分獎池獎金,如此,那人下注多少,都是血本無歸的。除此之外,劉易還可以操探跑馬,可以說,劉易願意讓哪一匹馬跑第一,哪一匹馬便可跑第一。不要說騎師,劉易便可直接輸送一道元陽真氣激發跑馬的潛能,讓跑馬瞬息站爆發,超出一般的跑馬,必要的時候,劉易自己也可以充作跑馬師出場。

不過,劉易知道,那些富人都不是蠢笨之人,會很快便會明白其中的一些貓膩。但知道又能怎麼樣?劉易也不是打算把這個跑馬場長時間的搞下去,而是利用這個搜刮一筆錢財而已,今後,劉易也不會充許這樣的賭博性質的跑馬場存在。

除了由跑馬場定下來的三場正式比賽賽事。劉易自然也不會讓跑馬場閑著,會另外再開設一些賽事,這個,便不是向外所有的人都公開下注的了。而是讓富人之間互賭的比賽,或者是跑馬場與富人之間的跑馬比賽。

洛陽城內,人口大大的幾十萬,其中的富有之人,又喜歡賭上兩手的人,何止數萬?

跑馬場開始營業的消息一傳開,便吸引了城內無所事事的富有之人的注意。許多人,都想來見識見識一下這個跑馬場新鮮事物。更何況,在跑馬場正式開始營業,開始進行跑馬比賽之前,劉易也特意的搞了一個這時代的人聽都沒有聽說過的開幕式。而所謂的開幕式,便是卞玉等歌舞團表演助興的表演。

這一次,也算是卞玉等這個古代歌舞正式面向世人的時候,所以,一時間,便幾乎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這天,吸引了足足兩三萬的人前來觀看。但是跑馬場便只有那麼大,最多也只可以容納得下四、五千人進場觀看,許多人只能在場外的廣場上駐足觀望,為不能進場而扼腕不已。

當然,進場是要收門票的,票價也不低,要二兩銀子的價值,但是還是讓要趨之若鶩。大家可以接受這個門票,那是他們都知道,哪怕他們進入洛陽城內那些高級的青樓,都要收取不比這個低的入門費用,而進場之後,可以看到洛陽青樓第一美女的表演,這是他們平時在青樓花了錢也未必可以看到的,所以,還不人人都想爭購得一張門票入場觀看?再聽說,坊間也有流言,說前此年的洛陽第一紅姐來鶯兒也會登場表演舞技,為跑馬場的開業進行助興。可以在同時看到如今名滿洛陽的第一紅姐卞玉以及曾經的洛陽第一紅姐來鶯兒,誰還能坐視不見?

能夠進場的,自然是滿心歡喜,而不能夠進場的,也沒有點此離去,因為,還有跑馬賽事可以供他們下注。在場個,設有多個下註定,劉易也早便讓賈詡招募了不少識字斷墨的人,讓他們做這些給賭客開具賭票的事。

每一張賭票,都是一式兩份的,賭客確定了如何下注之後,要簽名畫押,以示正式生效,待賽事結束之後,賭客可以憑藉他們手上的票據,中獎了的,可以到跑馬場來兌獎。

當然,也有一大部份人是不用門票也可以進場的,那便是劉易特意派人送出請貼,邀請他們前來的人。

劉易沒有用自己的名義,而是用益陽公主的名義給那些人發去請柬諫的,朝中上下的官員,幾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