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九十八章一片浪藉

第四百九十八章一片浪藉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全文字無廣告第四百九十八章一片浪藉

丁夫人便有如是一堆乾柴,而且還是沾了油的一堆乾柴。如今,被劉易一點火,便著了。烘的一下,騰升起熊熊大火!

這種完全不同於她自己自我撫弄的感受,讓她迷離,讓她不知道身在何處,更讓她感到自己的心兒都要跳了出來。

敏感的肌膚,潔白無暇,營營泛光。隨著劉易的五指大山所過,會讓人肉眼可見的一陣蠕動顫悠,她的身子,也隨之如蛇一般的扭動,很激烈,也很有動感。

像丁夫人如此的身體特性,於她來說,快意來得快也去得快,並且,來了一潮又一潮。她已經完全迷失在這種讓她欲擺不能的愉快感受里,也完全適應了和劉易的親蜜接觸,她的心底里,再也沒有被劉易這個男人確碰不得的念頭,反而是,她被勾起了一股渴求,就有如剛才張芍所說的,內心深處有一股想要被深深充實的感覺。

丁夫人的那來了一潮又一潮的樣子,使得在旁觀看的五女也都有點迷離了起來,她們看著丁夫人那下面幽谷之處,奇妙的激射出一股股晶瑩剔透的香液,她們也有了反應,一個個面紅耳赤,呼吸頓促。

最後,不知道是誰把閣樓小廳門關上,齊齊的加了進來,近距離觀看或親自動手,讓丁夫人的浪潮更加的高漲。

丁夫人的身體,以及她的精神,一直都處於一個亢奮的狀態之中,以至於她的精神都有點恍惚,一直都處在一種騰雲駕霧、垂死欲仙的感受里。除了被劉易強而有力的進入時候,她因為下面的撕裂般的疼痛而清醒了一下,但是也僅此是一會而已,她甚至都還沒有能夠好好的感受一下被男人第一次侵進身體來的那種脹痛,她便被劉易加上幾女的幾對玉手弄得根本就沒能多想,她就只能閉目享受這種讓她瘋狂的快意浪潮。

張芍、鄒玉等女,甚至連一直都稍為較正經,不是那麼放得開的龍欣,也都很動情的投了進來,對丁夫人展開了攻勢。就好像,因為曹操糾纏鄒玉,她們要反過來調弄他的夫人才可以讓她們一解心裡的痛恨,盡情的像是在報復似的在丁夫人的嬌軀上展開了安祿山之爪。

直到,丁夫人最後全身痙攣,有如閹閹一息般的反著白眼,劉易才看不過眼,分別把幾女都按倒在地,一翻征伐,主持一場正義之戰,讓她們因為共同欺侮丁夫人而受到了應有的懲罰。

一場大戰,還真的可以說是體橫遍野,橫七豎八,一片浪藉。

沒錯!就是一片浪藉,本應是血流成河的場面,卻是一片浪潮成河的場面,挺屍的,不是真正的屍,而是幾具完美無暇潔白如玉的嬌軀。

現時的天氣,已經不是炎炎的夏季,已經是步入冬季之初,有幾分涼意了。劉易這個唯一還能站著的男人,只好分別把她們一一的抱到了樓上的床蹋。

一次六女,人人雨露分沾,此如荒唐的情況,劉易還真的是第一次,劉易不知道這算不算是一日六次郎。反正,劉易把她們全都抱回樓上的床蹋時,他雖感意猶未盡,但也有點疲累,便隨便的摟著一女休憩一會。

劉易知道,如果是前世的時候,別說六女了,哪怕是三女可能都要累得爬下,現在練成了元陽神功,連御六女自然是不在話下,甚至再多的女人,劉易也能應付。

直到華燈初上的時分,眾女才慢悠悠的醒來。醒來後,她們自然是一翻嗔怪,把這次如此荒唐的責任完全推到了劉易的身上。呵呵,她們也不想想,到底是誰非要劉易弄了曹操的夫人不可?

丁夫人醒來的時候,自然是在劉易的懷裡,她自然也是一陣慌亂,不過在劉易的欺哄之下,她才定下神來。想到和劉易竟然做出了苟且之事,也不禁嬌羞萬分,但生米也都煮成了熟飯,她也只能接受這個事實。當然,也像眾女一樣,對劉易一翻嬌責,甚至連同一眾幫凶都怪上了。

不過,劉易的安慰又讓她的情緒安穩了下來。

張芍找了她的一套和丁夫人所穿著的差不多色樣的衣裙讓丁夫人穿上,她也不敢再在劉易這裡作太多的停留,連飯也不敢在這裡和劉易一起吃了,便急急的回曹府去。

還好,她回到了曹府之後,曹操並不在府上,那些和她一起到街上去的侍女侍從倒是回來了,正在找她。她也不管那些人,徑自回房,看著銅鏡中的自己,面如桃花,鳳眼含春,她還真的怕被曹操看到自己現在的樣子,怕被她一眼便看出了自己的不正常,若被曹操知道自己的不貞,丁夫人還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她又想到了劉易和她所說的話,不禁在心中暗下決心,決定按劉易的話來做。

其實,劉易安慰她的話,也並不是什麼,只是告訴丁夫人,自己所做下的事,一定會負責到底的。如果丁夫人覺得,還可以和曹操一起生活下去,那麼劉易便也算了,如果丁夫人覺得,她和曹操再如此生活下去已經沒有了意思,她甚至不能再接受曹操的話,那麼,丁夫人可以考慮一下跟自己過日子。

當然,劉易也很明確的和丁夫人談了,如果她喜歡,願意跟著自己,那就必須要離開曹家,如果她考慮清楚了,便聽劉易的安排。

聽劉易的安排是一定的,她覺得,自己現在都已經是劉易的人了,不聽劉易的安排還能聽誰的?至於曹操,她的心裡已經沒有了這個人,甚至乎她的內心裡還覺得曹操有點另人討厭,她的心底里,的確也還是極端反感曹操如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