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九十六章你有沒有春夢?

第四百九十六章你有沒有春夢? (1/4)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全文字無廣告第四百九十六章你有沒有春夢?

丁夫人帶著一種極端厭惡又有點心驚的憤懣神情,她激動的說著時候,她的胸脯都急劇的起伏几下,似乎有一種難以排泄的憎惡很難得到宣洩的樣子。

「為什麼你們男人都那樣的可惡?女人娶了一個又一個,那也算了,為什麼還要去外面胡混?去青樓胡混也算了,可、可為什麼弄不到就要去偷去搶?」丁夫人的神情還真的異常激動,雙眼都有點發紅的盯著劉易。

很明顯,現在小廳之內,就只有劉易這樣的一個男人在,很容易便會讓人誤會丁夫人現在是在指責著劉易。

「呃……丁夫人,你、你是在說我么?」劉易還真的有點誤會了,他訕然的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不由自主的道:「是啊,男人似乎都是這個德性,我也不能例外,見到一個美好的女人,心裡也總是忍不住的想她,說起來還真的有點汗顏,可是我並沒有去青樓鬼混啊,還有,偷呢,勉強可以說得上,但就算是偷,我劉易也只是偷心而已,可就算我劉易再下流,也不至於去搶吧?」

劉易有點蒙查查,無端端的被丁夫人指責,說到最後,他才突然醒過來道:「哦,莫非丁夫人不是說我劉易?而是孟德兄?……」

丁夫人聽劉易這一翻自辯,她也才猛然的醒起自己似乎太過激動了,但她卻又醒起了另外的一件事,急急的說道:「啊,對、對不起,我、我不是說你啦……劉易,你、你快點派人去保護那兩個青樓女子,她們叫來鶯兒、卞玉吧?昨晚,我偶爾聽到曹操好像很狠你的樣子,說你搶了他的那兩個女人,他派了人去盯著,想要把那兩個女人抓回來呢。」

「什麼?曹操他敢?」劉易一聽,這曹操居然為了女人真的能什麼都不顧?居然敢真的派人去搶?

「是、是真的,我在門外親耳聽到他對下面的人下命令了。」丁夫人也不知道為何,儘管曹操是她的丈夫,可是,她還是義無反顧的出賣了曹操,因為,她實在是接受不了曹操捉了那兩個女人回來施暴的場景,所以,她從內心裡便有著一種要儘力阻止那樣的情況發生,因此,她現在並沒有什麼背叛不背叛的想法,她只是覺得,只要是錯的,那就一定要阻止。而眼下,似乎也只有劉易才有可能阻止這樣的悲劇發生,唯有向劉易告密,才可以阻止曹操的得逞。

劉易並不知道曹操要搶回來鶯兒及卞玉的決心,也不清楚曹操現在手下有什麼的能人,劉易就怕曹操一憤恨之下,派人前去強搶,或者派人去偷偷的擄走來鶯兒及卞玉。現在,劉易手下的高手戰將人都不在,這個時候,如果曹操隨便派上一兩個像曹洪、曹仁又或者夏候兄弟中的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在皇傢俱樂部里出入自如無人能阻。

所以,劉易還真的不敢輕視這個消息,當下馬上起身,出去叫來了一個義兵,讓義兵去通知十八親衛,派他們前去皇傢俱樂部盯著,另外也通知一下賈詡,讓他注意皇傢俱樂部的安全問題。

事實上,劉易現在也不能確定那曹家兄弟及夏候兄弟是否已經投到了曹操的麾下,但是,除了這幾將,曹操的手下能人也眾多,並且。就算那些能人還沒有投在曹操的手下,但是以曹操和袁家兄弟的關係,以及袁家兄弟對自己的怨恨,他們隨時都有可能聯合起來對付自己,而曹操,也隨時都可以借用袁氏兄弟手下的眾將,讓他們前去皇傢俱樂部找麻煩。

劉易不會忘記,那袁紹所倚重的大將之中,張合和曹操一定是認識並且有點交情的。因為,後來袁紹敗給曹操之後,張合便投到了曹操的麾下,並且還得到了曹操的重用。如果那張合和曹操不是老相識,曹操又豈會那麼信任張合,一受降便重用他?

劉易離開的這一會,丁夫人在張芍等女的勸慰之下,已經從激動的情緒中回復了過來。

劉易回來,也看到了丁夫人的臉色如初了,坐回了宴幾後,才說道:「謝謝丁夫人的提醒,萬一因為我的疏忽而忽略了來鶯兒及卞玉的安全,發生了什麼的意外的話,我劉易還真的萬罪莫屬啊。」

「我、我也只對事不對人,就算曹操是我的夫君也好,我也不想再看到曹操做下當年像我父親那樣的禽獸之事,如果我身邊的人都是那樣子的,我怕……我怕我自己都會瘋了。」丁夫人深明大義的道。

「丁夫人真是一個奇女子也。」劉易對丁夫人這善惡分明的性格還是挺欣賞的。

「你、你過獎了,我只是覺得我應該做的,就會做……」

「好了,你們就別酸了,夫君你也快點想想辦法,看看如何才能快點治好丁敏姐姐。」張芍不知道何時已經和丁夫人好到以姐妹相稱了,她的眼睛對劉易促狹眨了眨,似乎是在暗示著什麼。

劉易裝作看不見張芍的眼神,一本正經的坐直了身體,對丁夫人道:「好吧,我們接著來為丁夫人治療這種神經過敏之症。」

劉易說完,把衣袖抽了起來,然後把手放到了桌面上,對丁夫人道:「本來呢,我原來叫丁夫人你和孟德兄商議後一起來找我治療的,可是……現在就只有丁夫人你自己一個人來,沒辦法,這裡也只有我一個男人在,那麼我就做一做這個白老鼠吧。」

「白老鼠?」丁夫人愕然的看著劉易,不明白劉易如此是說什麼以及想做什麼。

就連張芍及鄒玉她們,都不明白劉易說做白老鼠是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