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九十五章一樣的禽獸

第四百九十五章一樣的禽獸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全文字無廣告第四百九十五章一樣的禽獸

「這可是我心底里最秘密的事了,你們可不能再向別人說哦。」劉易說完,不得不交待她們一聲。

「哼,都不知道是真還是假的,又老神仙又自己會走會飛的鐵車鐵鳥。」陰靈珊在劉易的另一旁嘟起小嘴道。

「嘿嘿,是真是假,我以後會證明給你們看的。」劉易側臉看到陰靈珊那嬌艷可愛的樣了,忍不住親了她的臉頰一口道:「剛才我不是跟你們說了嗎?那裡的人,他們所穿的衣服和我們的不一樣。呵呵,那些自己會走會飛的鐵車鐵鳥我弄不出來,但是以後,等有機會,我就弄出像他們那樣的衣服來,如此,便能證明我真的去了一個不知道是哪裡的地方,見識到一些大家都沒有見識過的事。」

「真的,那裡的人,他們穿的衣服好看不?」鄒玉也忍不住問。

女人愛美是天生的,一聽到有不同於現在漢服的衣服,她們首先想到的便是好不好看的問題。

「好看,好看極了!」劉易不禁把目光落到了她們的酥胸上,也不知道她們穿上比基尼這些性感之物,會是如何的誘人呢?絲襪、丁字褲,小弔帶,超短裙等等,這些能夠盡顯女性誘惑的衣物,劉易覺得,以後一定要弄出來。

唉……蕾絲花邊啊,很久都沒有觸摸過了……

劉易把話題打住,轉而輪到了眾女開始說她們心底里的秘密。

自然,眾女的秘密,又讓廳里的人或笑或嘆,互相嬌羞取笑打鬧。因為,她們所謂的秘密,其實都不算是什麼,只是一些不足為道的小事罷了。

輪到了丁夫人,她卻有點猶豫了起來。

「丁夫人,不用猶豫,你就當我們是在隨便的聊聊天,把我們當成是你最親近的人,朋友也好,親人也好,反正,我們不管是什麼事,都會一起分享,有什麼難以說出口的事也不用害怕擔心,直說就是了,一定要是你心底里最秘密的事。」劉易也看出了丁夫人的猶豫,一臉坦然的道:「我和幾位娘子,和丁夫人都是素味平生,你們她們,今天都是第一次見面認識。可是,想必丁夫人你也看到了,也感受到了,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真心真誠的希望你的病症能夠治好,我們可是把你當成了自己人一樣來看待了。」

劉易盡量的讓丁夫人可以放開胸懷,可以在自己等人的面前坦露她的心底秘密,所以,大打感情牌道:「你看看,我和鄒夫人的事,因為她和張濟的關係,其實我們的事是不能讓外人所知曉的,可是,剛才鄒夫人才和你一見面,就把你當成了自己人,直言對你說出了我和她的關係,由此可見,她對你可是完全沒有半點保留的信任。包括我、張芍姐姐,龍欣妹妹她們,你的心裡應該都非常清楚,她們剛才所說的,事無大小,全是她們心裡最秘密的事,我們的事都可你分享了,那麼,現在你也把你最秘密的事說出來吧。不管如何,開心的,難過的,驚懼的,我們都會替你分享分擔。」

「劉易說的對。」張芍也從她的宴幾後站了出來,拿著一隻軟墊,走到了丁夫人的身旁,挨著她坐下道:「呵呵,不知道為何,我看到丁夫人的時候,便有一種說不清楚的親近感,以後,我們就是好姐妹,現在,也唯有把你心裡的秘密說出來,才有可能幫你治好你的病症。所以,不用擔心,我就在你的身旁,不用怕,說吧。」

丁夫人的手,被張芍握上了,微溫的手,讓丁夫人的心裡感到一曖。

她們包括劉易的最秘密的事,都讓她分享了,現在,她覺得,如果不把自己的秘密說出來,怕她自己都會覺得有點不太公平。

感受到張芍玉手上傳遞過來的曖熱,丁夫人沒有再猶豫,她的臉色,轉為凝重,有點痛苦的慢慢的講述了她小時候所親眼所見到的那一件暴虐的往事。

雷雨之夜,她是如何去到廚房,如何看著自己的父親對那侍女的施暴,她是如何的驚懼,到知道那侍女之死,看到那侍女渾身青腫的慘死之狀,她是如何被嚇病……

她把這件事一說完,便忍不住撲入了張芍的懷內,嚶嚶的哭離出來。

「禽獸!」龍欣有點激憤的罵了一聲。

呵呵,同樣是父親,龍欣覺得自己的父親龍興是那麼的專情,是多麼的好。而這丁夫人的父親,簡直便不是人,對女人施暴什麼的,這世上有很多,但是卻把那侍女弄死了,這便是非常不應該了,所以,龍欣特別的激憤。

劉易舉手止住了龍欣要罵下去的話,因為,這個禽獸在丁夫人的心目中,始終都是她的父親,面對這樣的醜事,丁夫人當時肯定是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也唯有如此,丁夫人才會一直都沒有把這個秘密說出去,也一直都沒能忘懷她親眼所見的,另人髮指的暴行。

這件事,埋藏在她的內心裡,久而久之,可能便會對丁夫人的性情產生了許多不良的影響,直到她變成現在神經過敏的樣子。

不過還好,丁夫人現在算是把這個秘密說出來了,今後,也就不用她自己一個人再背著這樣的一件秘事過日了。

劉易說道:「丁夫人,你的遭遇,還真的讓人感到可恨同情。當時你還是一個小女孩,見到這樣的事,相信你當時一定很害怕,很無助!可不可以說說你當時的心裡是怎麼想的?」

「我、我當時還能怎麼想?除了害怕就是害怕,我、我很想去阻止父親那樣,可是,我怕看到他那粗暴的樣子,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