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九十一章丁夫人的心理陰影

第四百九十一章丁夫人的心理陰影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全文字無廣告第四百九十一章丁夫人的心理陰影

雖然丁夫人和曹操並沒曾有真正的夫妻之實,但是畢竟都是夫妻,所以,女人妒嫉之心還是有的。這曹操,沒能在丁夫人的身上得到夫妻之樂,他自然是不會甘於寂寞的,再加上曹操本就是風流的本性性,於是乎,便娶了二夫人劉氏,後來又娶了三夫人、四夫人……

初初的時候,丁夫人倒沒有什麼,男人三妻四妾嘛,那是很正常的,更何況她和曹操本來便沒能實行那夫妻之事。自己知道自己事,所以,對曹操娶納了一房又一房的妻妾,她只能是隻眼開隻眼閉。

不過,她特別的反感曹操流連青樓,特別在曹操娶納了那麼多妻妾之後,還要在外面鬼混,那便是曹操的心性有問題了。所以,她因此而和曹操鬧了不少次,說曹操若敢再去青樓鬼混,她便回娘家。這也是曹操沒敢把青樓出身的來鶯兒直接娶回家中的原因。

沒多久,丁夫人也回到了曹府。不過,與曹操那有點忐忑不安的心態有點不同,丁夫人也顯得心事重重的樣子。這讓曹操誤會丁夫人在後面是否又逼問劉易,是否把那兒的真相給弄清楚了。

曹操想了想,怕紙還是包不住火,不禁對回來坐在廳內正喝著茶默不作聲,似乎欲言又止的丁夫人試探著問:「夫人,你、你怎麼才回來?是不是又和那劉易他們說了什麼?」

「嗯……的確是和他們說了一會話……」丁夫人此事根本就沒有再想曹操和那兒的兩個女人的事,她從回來的一路上,一直都想著劉易對她所說的話,想著劉易說可以治好她的病症的話。但是,那個劉易卻又說若要找他治療,必然會觸碰到自己的身體,只是不知道如何觸碰?若只是拉拉手兒那麼的簡單,那麼倒也沒有所謂,可是,若不是這麼簡單呢?對於治療,丁夫人的心裡自然是非常渴望可以得到治療的。因為,誰不想變回一個正常的女人啊?可是,這要如何和夫君曹操說呢?也不知道曹操能不能接受自己的身體被那劉易觸碰的事。

「夫人……那、那你們都說了些什麼?」曹操的心裡一驚,繼續試探著問。

「哦……沒、沒什麼,我、我只是問了一下他們怎麼和夫君你相識的……」事到臨頭,丁夫人反而是不知道要如何和曹操說了,她雖然很想直接對曹操說那劉易已經知道她身體的特殊問題,說劉易可能治得好自己的病症,但明顯,她現在還沒有想好要怎麼和曹操說。

「咦?夫人你受傷了?」曹操此時才看到了丁夫人手上包裹著帶血跡的絲巾,想上前去抓起來察看,卻又怕觸碰到丁夫人被扇耳光,只好驚疑的問。

「啊,是、是的,剛才不小心摔了一下,擦破了一點皮,是那叫來鶯兒的小姐幫我包紮的。」丁夫人有點不自然的翻著手道。

「哦……怎麼會如此不小心呢?那、那來鶯兒沒有和你說什麼吧?」曹操一聽是來鶯兒,心裡顫了一下,趕緊問。

丁夫人自己雖然有些許不自然,但是她也很明顯的看出曹操似乎有點緊張,不由心裡一動,假意道:「那來鶯兒似乎和夫君你很相熟的樣子,對了,夫君你和她認識有好久了吧?」

「啊?沒、沒,我今晚還是第一次見到她呢。」曹操也不知道為何,下意識的極力否認。

「哦?真是這樣?我聽說,那來鶯兒曾經是洛陽第一紅姐哦,夫君還真的是和她第一次見面認識?」丁夫人也並不是什麼都不知道的,她一聽,便知道這曹操是在說慌。

就在曹操不知道要如何應答應的時候,外面便有人忽忽的來報告,說有要事要向曹操彙報。

曹操離開「金屋」到丁夫人離開,以及劉易帶走來鶯兒的事,其間各自相隔的時間並不是很長。所以,丁夫人回來不久,那兒看守來鶯兒的士兵也匆匆趕到了曹府來。

曹操也藉機向丁夫人請罪,離開了廳子,把那士兵招到了一另外一間沒人的偏廳里去說事。但曹操不知道,丁夫人看這曹操有點怪怪的樣子,不禁也偷偷的尾隨著,到了偏廳之外,想看看曹操有什麼的事瞞著她。

「主公,屬下不力,沒有看守好來鶯兒小姐,她被劉易帶走了。」那個士兵神色有點驚懼的跪下對曹操彙報道。

「什麼?她走了?是劉易帶她走的?」曹操一聽,不禁有點驚怒的道:「又是劉易!他想做什麼?卞玉的事都還沒有和他計較,他竟然還敢打來鶯兒的主意?難道他真的以為我曹操好欺負?可恨!可恨!」

「那、那劉易說,是、是請來鶯兒小姐為皇傢俱樂部的首席舞蹈師,估計是去了皇傢俱樂部。」那士兵看到曹操那有點扭曲了的臉,不禁心裡更加的害怕,趕緊把事情的經過詳細的說了一遍。

「首席舞蹈師?哼,這是什麼什麼的?肯定不會是那麼簡單!」曹操揮手讓那個士兵退下去道:「好了,你們回去,給我去皇傢俱樂部盯著他們,如果看到來鶯兒落單的時候,就把她給我請……不,抓也要給我抓回來!」

「在我嘴裡的肉,還想逃得掉?」曹操咬牙切齒,痛心的道:「來鶯兒啊來鶯兒,這一兩年來,難道你還不知道我對你的苦心?那劉易有什麼的好?他勾勾手指你竟然就要跟他走?皇傢俱樂部?還不是賭館加青樓?莫非你寧願再去做小姐也不願意委身於曹某?」

那個士兵不敢再和似有點暴怒的曹操呆在一起,趕緊躬身離開,當然,門外的丁夫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