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八十八章神經過敏

第四百八十八章神經過敏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四百八十八章神經過敏

丁夫人口中的子修,便是曹cào的大兒子曹昂。

也就是後來在宛城和張濟的侄子張綉決戰的時候,在張綉已經投降,大局已定的情況之下。曹cào為了一己sīyù,不顧一切睡了他念想了多年的鄒氏,從而讓張綉因為嬸嬸受辱憤而再反曹cào,終因救父而亡的那個曹昂。

那一夜,曹cào愴惶而逃,幸得曹昂把自己的戰馬讓給曹cào,才讓曹cào逃得一劫,而曹昂本人,也因此而被流矢所殺。呵呵,一夜損失了一個兒子一個虎將,曹cào也因此而悔恨一生,直到曹cào死時,他都這一次的事件悔恨不已。

當然,不知道事實真相的人可能會以為曹cào是為自己的好sè害死了兒子及典韋而悔恨,但實際上,也有可能是因為曹cào根本就沒能真正的睡了鄒氏而悔恨。反正,事實如何,便只有曹cào自己才知道了。

不過,曹cào除了一夜損失了一個兒子和一員虎將之外,還失去了一個元配夫人。

因為曹昂的的死,而令到曹cào的元配夫人痛不yù生,也就是丁夫人十分悲痛和氣憤,怪罪曹cào因好sè而痛失愛子,從而怨恨曹cào,從那開始,丁夫人便與曹cào斷絕關係,形同陌路。

事實上,曹昂並不是丁夫人的親生兒子,只是丁夫人的養子罷了。

史上所述,丁夫人一生並無所出,曹昂乃是曹cào的二夫人劉氏所出,但劉氏卻早亡,劉氏在亡時,曾非常懇切的請求丁夫人收曹昂為子,請丁夫人代為撫養chéng人。而丁夫人也因為自己沒能為曹cào生育一子半nv的關係,也實在也喜歡曹昂,便把曹昂當成是自己的親生兒子一樣撫養痛愛,而曹昂也非常尊敬丁夫人,感情相當深厚。

古時候,都非常講究不孝有三,無後為大。而nv人,在古時代也不是太有地位,而在一些大戶人家的家中,如果某個nv人如果不能為其夫旦下一子半nv,那麼,她們在這個家中也是不會有什麼的地位,會受到別人的輕視。這是一種普遍的現象,哪怕夫妻感情再深,丈夫再疼愛她,可是,如果沒能為這個家添下一子半nv,那麼家裡別的人,在sī底下都會對她冷嘲熱諷,毫無地位可言。而丁夫人,他就是憑著和曹昂的關係,在曹家才能保持著一種超然的元配夫人的地位,可是,曹昂一死,丁夫人在曹家便無所倚杖了,不可能再保持著原來的那種超然地位,所以,和曹cào決裂,那也是必然的。

不過,讓劉易很不明白,這元配丁夫人,看上去很正常啊,怎麼可能便沒有為曹cào旦下一子半nv呢?而曹cào,應該也是正常的,卻沒能讓丁夫人致孕旦子?這還真的是令人費解。

呵呵,劉易奇怪這些,並不是因為劉易八卦,而是劉易可是身懷妻令,為了幫鄒氏出一口氣,奉旨泡妞。要劉易勾搭的,便是眼前這個天生丹鳳眼,美不勝收,卻又疑似是一個河東獅的丁夫人。

劉易原來還真的想不到,自己居然便可以這麼快見到曹cào的這個元配夫人,一見之下,當真是讓劉易喜出望外,如此的一個美人,不收了還真的有點可惜。但是,見識了丁夫人的彪悍,這個天生帶著一股威嚴,可以令到曹cào都畏懼如鼠的nv人,劉易的心裡也感到有點戚戚的。

因為,這丁夫人,看到醋勁還tǐng大的,劉易也擔心,萬一自己真有能夠勾搭上她,萬一她真的是那麼的醋氣薰天,那麼的彪悍如斯,這對於自己和現在那麼多nv人互相之間相敬如賓的情況有點不利,多了她這麼一個不安定的因素,也不知道是禍是福。

但是,現在多想這些也沒有用,現在,丁夫人就在劉易的眼前,如果勾搭她卻也要讓劉易費煞思量。因為劉易有一種直覺,此nv似乎與眾不同,並不是那種很容易便能nòng得上手的nv人。

眼前,除了丁夫人之外,還有卞yù、來鶯兒,她們也都是劉易志在必得的nv人。卞yù便不用說了,劉易只要再加一把勁,便可以把她拿下,而來鶯兒,以這第一次見面的狀況來說,情況還是不錯的,最起碼,劉易已經讓來鶯兒對自己關生了好奇關注,如果不是曹cào突然說要自己隨他離去說有事要單獨相談,以及丁夫人突然前來搗了局,說不定,劉易現在和來鶯兒都已經相談頗歡了。

現在,曹cào已經不顧丁夫人,獨自一人跑了,劉易正好藉此機會,先和丁夫人hún一個臉熟,不過,因為卞yù和來鶯兒也在場,而且,剛才三nv為發生了口角,劉易也不好怎麼樣,也只是有很正常的對丁夫人施禮,故作關心的道:「丁夫人,莫非家裡出了什麼事?子修就是孟德兄的大兒子吧?呵呵,孟德兄還真是一個好丈夫好父親,一聽家裡有事,便急著跑了。不知道有沒有需要劉易幫忙的地方?」

「哼!這死鬼,也不等人家就跑了!」丁夫人頓了一下蓮足,看著曹cào消失的背影嗔怪了一聲,然後看也不看劉易,跟著也跑出去,很不屑的道:「登làng子,我們的家事管你什麼事?你還是管好你自己的事吧。兩位妹子,要帶眼識人啊,像他這樣的白臉書生,多是負心人,別白白便宜了他。」

「呃……」劉易碰了一鼻子灰,自討了沒趣,不禁無言的站直了身子,有點尷尬的mō了mō自己的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