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八十七章曹操懼內

第四百八十七章曹操懼內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四百八十七章曹cào懼內

這個時候,連曹cào也不得不承認,這個劉易,也都不知道要從那裡冒出來的傢伙。本章由網友為您提供更新這個傢伙,總會讓人感到充滿了威脅,以前沒有和劉易有過什麼的接觸倒沒有什麼,可是,現在和劉易接觸過了後。曹cào才發覺,自己當初在怡紅樓還為劉易說話,想收服劉易為自己所用,想為劉易化解了和袁氏兄弟的糾紛行為是多麼的可笑。

用曹cào現在對劉易的感覺,就覺得劉易是一匹野馬,野xìng難訓,渾身荊棘,充滿著危險,一不小心,便會為其所傷。

這傢伙的身上,就似似有著一股獨特的魅力,總能夠很容易的引起nv人對他的關注。

卞yù的事,已經讓曹cào有苦說不出來。要說,卞yù的事,是曹cào不可控制的事,那麼,曹cào覺得,絕對不可以再讓劉易和來鶯兒有過多的接觸了。曹cào不擔心來鶯兒的人,卻擔心來鶯兒的心。這麼年多兩年來,他想盡辦法都沒能讓來鶯兒徹底的對自己死心蹋地,沒能讓來鶯兒肯心甘情願的由內到外情願做自己的nv人,甚至乎,面對著自己的時候,也越來越沒有了在青樓的時候,對自己開顏歡笑的樣子了,而是淡然中帶著一點冷漠。這讓曹cào甚至覺得,來鶯兒以前和自己jiāo往的時候,是不是出於青樓小姐的職業習xìng,對自己強顏歡笑的。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曹cào的心裡有點不服氣,才會遲遲沒有對來鶯兒用強,沒有馬上把來鶯兒變成他真正意義上的nv人。

有一點,其實,連曹cào自己都不知道的。實際上,開始的時候,來鶯兒的確對曹cào有點意思,因為,就論到青樓去玩樂的公子哥兒,那些所謂的文人才子,還真的沒有幾個能及得上曹cào的才俊。

來鶯兒也的確有著要從了曹cào的心。但是,就在皇上要召她入宮,來鶯兒急著想擺脫自己深陷深宮的時候,曹cào出現了。那個時候,來鶯兒對曹cào還真的有著一種感恩的心,特別是曹cào同意了來鶯兒的請求,為她贖身,又答應了她不會用強的時候。

不過,待曹cào把她安頓在這裡,讓她覺得自己終於可以逃離了青樓,也不用陷入深宮,終於可以得到了自由的時候。她發現,其實她不過是從一個束困之地,逃到了另外的一個牢籠罷了。

本來,她開始還天真的以為,雖然名義上是曹cào把自己從青樓上贖出來的,但實質上卻是用自己的多年積蓄下來的財物為自己贖身的。自己並不算是曹cào的nv人,如此,自己便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了。當然,她的心裡,還想著如果曹cào一如既往的那樣對她愛護有加,一樣像她還在青樓的時候那樣對她,她還真的會考慮安心做曹cào的nv人。

可是,她發現,現實並不是如此,她一安頓在這裡,便等於被曹cào給軟禁了起來。曹cào派了兵士前來,日夜守著這裡,不准她出入,雖然說得很堂而皇之,說為了她的安全,她現在也不宜讓別人發現什麼的。可是,來鶯兒的心裡明白,自己怕是從此再沒有自由了。反正,事實上,她的確是完全被困在這裡,完全斷絕了與外界的聯繫。

她也終於明白了,原來,曹cào一直都把她當成是他的禁裔玩物,並不是真心的想把她當作是一個正常的nv人來看待。其實來鶯兒自己的心裡也非常明白,憑自己青樓nv子出身的身份,她本來並不希望曹cào可以給她一個什麼的名份,但是,她希望自己可以過得自由一點,哪怕是真的成了曹cào的nv人,她也不希望自己只是一隻被關在籠子里的金絲雀。

來鶯兒喜歡舞蹈,因為,只有跳舞的時候,她才可以將自己內心的那種沒法用言語來表達的情感表lù發泄出來。她的一生,有著無數的委屈怨恨,可是,卻沒有一個人能夠了解她,沒有一個人能夠知道她內心裡的苦楚,而她自己,也不可說。也唯有通過舞蹈,這種無聲的肢體語言,才可以將她內心的想法表lù出來,表達她對自己的開遭遇的無聲控訴。

這些,曹cào都不會明白,他就只是一味的想把來鶯兒變成他的nv人,連人帶心都想要,但是,他卻從來沒有真正的去了解過來鶯兒的內心,也從來沒有過問過來鶯兒的過去。

不過,來鶯兒的心裡也很明白,她已經是曹cào嘴邊上的ròu,她一直故意的拒絕著曹cào,便是想看看曹cào的耐xìng到底能夠堅持得多久,看看曹cào的獸xìng什麼時候暴發出來。

有時候,她不知道是不是已經認命,身不由己的她,也只能坐等自己悲慘命運的那一天的到來。

呵呵,任何一個男人,當他看著自己意yù佔有的nv人和對別的男人另眼相看,和顏悅sè,相比起對自己的冷淡冷漠,都必然會打翻五味瓶,心裡極端的不舒服。

所以,不管如何,曹cào都覺得,不能再讓劉易在這裡待下去了,再待下去,還真的會讓他本就已經鬱悶到了極點的心會吐血。他有就點不明白,這個劉易有什麼好?不過就是比自己年輕了一點,嗯,還有是高了那麼一點點。可是,自己和來鶯兒相識,都不是一兩天的事了,以前還一起有過比較愉快的相處,但是他不明白,為什麼來鶯兒會對這才第一次見面的劉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