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八十六章風中飄絮

第四百八十六章風中飄絮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四百八十六章風中飄絮

曹cào也不知道是如何走到他的「金屋」,反正,他的腦子裡一片漿糊,不知道是氣或惱抑或是恨。由網友上傳==總之,他的臉sè非常的難看,一臉烏黑,就仿似是全世界的人都欠了他錢似的。

他的心裡,還真的是百感jiāo雜,五味俱全。那種看著鍋里的美食被別人搶走的心境,心裡還真的是別提有多麼的懊惱。他的多麼的恨!他恨劉易搶走了他鍋中的美味,恨不能馬上提刀把劉易來一個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不過,理智還是讓曹cào制止了自己的衝動,劉易的武功,曹cào可是親眼見識過的,他自問自己的武藝也不錯,可是比起劉易來完全不是一個檔次。而且,他現在還要在極力的拉攏劉易,想借劉易之力,剷除宮裡的宦官,而他也要藉機上位呢。所以,這個奪受之恨,他也就只能「咕嚕」一聲咽回自己的肚子里,沒有就此和劉易翻臉。

再說,曹cào的心裡也非常明白,他也沒有理由去和劉易反面啊。

說到底,卞yù雖然被他個人看作是自己鍋內的美食,可是人家可未必會這麼認為。哪怕是卞yù自己,也未必把自己看作是曹cào的sī有產物。

卞yù,畢竟只是一個青樓nv子,人人得以追之,在他曹cào沒有真正nòng得上手的時候,卞yù都還不是他曹cào的什麼人。再說,哪怕是nòng上手了,可一天沒有把她如來鶯兒一樣,為她贖身離開青樓,卞yù都還不算是他曹cào的sī有nv人,別人也一樣有權力去追求,而卞yù,也有權利去接受。所以,曹cào也不愧為曹cào,硬生生的把對劉易和卞yù之間曖昧的羨慕妒嫉恨給忍了下來,沒有當場和劉易反目成仇。

忍住了心裡對劉易的恨意怨氣,可是曹cào的心裡卻還是在滴血,尤其是看到劉易攙扶著卞yù下馬車的時候,看到了卞yù戴著他送給卞yù的那串rǔ白明亮的珠鏈時,看到了卞yù那種嬌羞無比,又有點蜜意濃濃滿臉酡紅的樣兒,曹cào還真的忍不住要上前去揍劉易一頓!那種為他們作嫁衣裳的心裡酸楚感受,讓曹cào傷神,但也只好在心裡無奈的暗嘆一聲,怕卞yù這朵鮮huā便要chā在劉易這一堆牛糞上了。

以至於,那些看守著他「金屋」的護衛在迎接他的時候,他無端的發了脾氣把護衛斥喝了一頓,然後才讓劉易和卞yù請了進去。

當然,劉易也不望要打擊打擊曹cào,故意像沒有看到他臉上不悅的神sè,還故意的說道:「孟德兄,那串珠鏈rǔ白流光,真的和咱家卞yù的氣質很相配,我就替卞yù謝謝你了。這珠鏈很貴重吧?無功不受祿啊,我劉易可不是喜歡戰便宜的人,不如,算是我按市價買下來如何?」

曹cào的心裡突的刺痛了一下,那種費了功夫不討好,反成了自討沒趣自找打擊的鬱悶感覺讓曹cào有點失態的道:「哼!最大的便宜都讓你佔了,區區一串珠鏈又算得了什麼?」

「咦?孟德兄,你的臉sè……似乎不太好,不會身體這麼差,才走這麼一段路就得病了吧?」劉易還真的得理不讓人,拚命的刺jī著曹cào道。

呵呵,話說,劉易還真的tǐng享受看到曹cào那受挫的樣子,也只有如此,才可以一解曹cào糾纏鄒氏的怒氣。哼!敢動自己的nv人?敢對自己的nv人糾纏不休,還想動手動腳強來?那就讓你鬱悶到死。

「啊?沒。沒有,呵呵,我是說這只是小事,不值一提,來來,進去吧,我還沒有告訴鶯兒說卞yù小姐會來看她,估計她看到卞yù小姐,也會有點驚喜。」曹cào被劉易這麼一說,不禁一下子從失態中清醒了過來,趕緊把話題揭過,在前面引路。

「哼!誰是你家的卞yù?」

在前面走著的曹cào,聽到卞yù的嬌嗔說話,不禁用眼角的餘光看到了卞yù在劉易的腰間擰了一把,而劉易,似乎也不客氣的撫了卞yù一把。看得曹cào不禁加快了腳步,心底里暗罵一聲好一對戀jiān情熱的狗男nv……

「金屋藏嬌」的金屋,從外表看上去,絕對算不上是金屋。劉易剛才便很留心的注意到了四周的情況。

所謂的「金屋」,其實就只是一間很普通的民房,而且,這四周的房子,都是很普通的房子,估計是洛陽城內中下層階層的平民百姓所居住的房屋。不過,進了裡面之後,便覺內有乾坤,也要比從外面觀看的時候大得多了。

原來相連的兩三間民房都被曹cào買了下來,從外面看著,是三間臨街的民房,但實質上,裡面卻是一個huā園式的院落,在後面是一個小huā園,huā園當中,還有一座小閣樓,那才是曹cào的真正「金屋」。

此時,也正恰好是華燈初上之際。雖然天sè還亮,可是那閣樓里早已經點著了燈火,閣樓小廳之內,一個臉容絕美,成熟雍容的美人正盤tuǐ坐在廳中的宴幾後。

她面前的宴幾,擺著好幾樣還冒著點絲絲熱氣的菜盤,是一些jīng美的美食。但是,她卻沒有看一眼眼前美食的**,而是一手撐在桌子一角,托著白裡透紅的香腮,側身對著閣樓一側的窗戶,眼神有點茫然的看著窗外huā園草叢中被微風輕拂著的一朵紅sè小huā。

「小姐,你就吃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