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七十五章贏開一條路

第四百七十五章贏開一條路 (1/5)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四百七十五章贏開一條路

只是隨便改變容貌,讓人認不出便可以了,所以並不需要陰靈珊做一張易容麵皮把自己變成另外的一個人,如此,並不用多久,劉易便變成了一個四十來歲下的中年人。

對於化裝易容,劉易並不陌生,以前跑龍套的時候,也常常要易容化裝的,有時候,劉易要演一個路人甲,有時候則是一個老者……反正,雖然都不是主角,但角色演出還真的不少,所以,現在要扮成一個中年人,舉止言談之間,倒還真的似模似樣。

現在,只不過才是午後的時間,待劉易易容之後,賈詡等人也把那個人審問得差不多了。

那人叫雷周,是大豐賭館的人,他自小便喜歡賭錢,曾經連老婆都輸了,後來在極其窮困潦倒的時候,碰到一個和他同樣爛賭的老者,機緣巧合之下,便從那老者的身學到了一種內家功夫,是專門用來賭錢的一種內息。修練了這種功法,可以讓人的聽覺特別靈敏,興重若輕,他為了賭贏,把輸了的老婆贏回來,所以,他經過十來年的苦練,終於練成了這種功法。實際,單用他的內勁來說,應該已經是接近一流高手的水平。但限在他修練的最佳年齡階段,無論怎麼苦練,都只能是這個水平了。

不過,當他準備去贏回自己的老婆時,他老婆早已經變了心,早已經和別人生了兩三個兒女,他心灰意冷之下,便來到了洛陽,在賭錢的時候,被大豐賭館的老闆看中,聘請他為賭館的鎮靜館賭倌。

他的幕後老闆,就是一個皇親國戚,也就是當今皇的一個堂弟,如今的洛陽城守大人劉楊。

而他之所以要來皇傢俱樂部贏取錢財,便是受了那劉楊的指使。

早前劉易的振災糧官府受到張讓等十常侍的幾千兵馬襲擊的時候,劉易便和這個洛陽城守劉楊見過面,互相還一些聊了幾句。可是,在利益的面前,就沒有什麼的情分可說了,居然在暗中命人來給劉易的皇傢俱樂部麻煩。

不過,細想一下,似乎也怪不得別人,因為,別人現在都還不知道這個皇傢俱樂部是劉易開設的啊。這皇傢俱樂部一開設,聲勢奪人,一下子便把整個洛陽城內的有錢富人都吸引了過來,並且一來便完全被皇傢俱樂部的眾女新鮮新奇的賭錢玩法所吸引,從而另到他們的賭場門可羅雀,在這種情況之下,如果他們不使一點手段的話,怕會連他們自己本身的賭場都難以維繼下去。

實際,在表面看來,這皇傢俱樂部似是皇室的產業,一般的賭場,不敢來這裡伸手的,敢來的人,都是那些有著相當強硬背景後台的賭場。

問清楚之後,劉易在接近黃昏的時候才出發,帶著二、三十個面生的人一起出發。帶著這些人,主要是贏了錢的時候,好讓他們把錢帶走,在沒有錢莊銀票的時代,還真的有點麻煩。

劉易決定從大豐賭館入算要把他們整間賭場都贏下來,因為贏下來的話,肯定又要派人來打理,劉易現在可沒有那麼多的功夫來管這些事。尤其是劉易不宜暴露身份的情況之下,更加不宜過多的接觸這些事情。

大豐賭館,在洛陽城內,其規模算得是前五名的賭場了,就座落在城南玄武大街的一條橫行之內。

賭館,一般都不會開在正街的,大部份都會選在稍為偏僻一點的地方。

劉易讓手下的人就在外面等著,只帶了三、五個人進去。

裡面的情況,和劉易的賭場大廳差不多,估計二樓還有廂房雅座。

賭館內的生意的確顯得有點冷淡,十多二十張賭桌,就只有三五張賭桌圍著數量不多的賭客,其氣氛也不夠熱烈。也難怪這些賭場,要採用像孫周一樣的手段從皇傢俱樂部里贏點錢來周轉了。

賭場之內,除了一些傳統的玩法之外,也有了麻將及朴克,想來每一家賭場,都已經從皇傢俱樂部里偷了師,各自也弄出了麻將和撲克來。但是,因為有著先入為主的關係,許多賭客還是願意到皇傢俱樂部去賭錢玩樂的。因為,皇傢俱樂部里還有許多的新鮮事物是別的賭場複製不了的。比如,一些精緻的美食,比如,卞玉這樣的一個歌舞團。

本來,賭場里並沒有提供吃喝的服務,這也是皇傢俱樂部首先搞起來的。凡是在皇傢俱樂部兌換了一定籌碼以的賭客,都會免費獲贈一些美酒美食。除了吃喝之外,還有美女可看,有歌樂可聽,所以,總體,皇傢俱樂部的吸引力,要比這些一般的賭場賭館更大。

這些賭場賭館,哪怕是也一樣可以找一些少女來作為侍者以及請一些懂得吹拉彈唱的青樓女子來拉客,但是,在素質是和皇傢俱樂部是沒有可比性的。所以,無論他們做什麼的動作,仿效皇傢俱樂部的點子來做,一時半刻之內,還真的沒能把以前的賭客拉回來。

他們也仿效皇傢俱樂部賭錢先換籌碼的點子。劉易讓人去兌換了十兩銀子左右的籌碼。

看到有面生的賭客前來,賭場里的侍者及掌柜,趕緊前來招呼劉易,他們一時之間,還不知道劉易是來給他們找麻煩的呢。

劉易也沒有和他們多說什麼,直接坐到了賭骰子的賭桌,隨手便把所有的籌碼押了去。

賭場掌柜,叫劉福,一個挺著大肚子的肥漢。他見劉易衣著不凡,又帶著好幾個衣著還算是光鮮的下人,他還以為劉易是新近才從外地來到洛陽的富家之人。現在,賭場難有好賭的新客前來賭場賭錢了,所以,每一個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