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七十一章未來攝政大臣

第四百七十一章未來攝政大臣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四百七十一章未來攝政大臣

不一會,董太后終於來了,同樣的,她昨夜怕是也沒有睡好,雙眼布滿了血絲,神情憔悴。**

如果她還不來的話,劉易都要擅自進去看皇上,然後再為皇上輸送元陽真氣了。經過元陽真氣一晚的滋潤,按理皇上應該能夠醒轉過來了。就算皇上不醒,劉易也是時候為皇上輸送元陽真氣了,今後,早晚各一次是必須的,因為經過一晚或者一天的時間,輸進皇上體內的元陽真氣也會自動消散。

董太后先進去看望了一會便出來了,對眾臣宣佈道:「皇上已經清醒過來了,不過暫時還下不了chuáng,現在讓太子太傅進去先為皇上看一下再說。」

「皇上剛醒來,還是讓御膳房準備一些清淡而又有營養的東西讓皇上吃吧。」劉易在進去為皇上輸送元陽真氣之時,先對董太后jiāo待道:「切忌不能讓皇上喝參湯。」

「嗯,華神醫也jiāo待過了。」董太后應道。

華佗為皇上開有療養身體的yào膳,劉易只是多提醒一下而已。這人蔘可是大補之物,凡是大補之yào,都帶有一種燥熱,皇上現在的身體情況,本來就有點虛不受補,又因為xìng病的關係,一燥熱肯定就會惹起皇上的痕癢。

劉易進去拜見了清醒過來的皇上,和皇上寒暄幾句之後,便為皇上看了看他現在的身體情況。先把chā在皇上身上的銀針取了下來,為他用元陽真氣疏通了一會氣息之後,才再用銀針把元陽真氣封鎮在他的體內。

剛才皇上劉宏醒轉過來的時候,可能是他體內的元陽真氣留存不多的關係,jīng神狀態並不是太好,一副厭厭yù睡的樣子,似隨時都有可能再次昏mí過去。但現在得到了一股jīng湛的元陽真氣之後,氣sè頓時變好了很多,蒼白的臉上也隱隱的透出了一股紅cháo。

皇上動了動,想坐起來。

劉易趕緊把他扶起,盡量讓他別碰到他身上chā著的銀針,讓他靠著龍chuáng頭的軟枕上。

事實上,再過一段時間的話,可以讓皇上出去走走,多點呼明一此空曠地方的流動空氣,會對他的身體更加有好處,但現在,還是先在房裡呆著好一點。

劉易的元陽真氣,雖然不可以徹底的治癒皇上,但是,卻可以控制他體內的病菌抗散,可以護住他的心脈。這樣一來,雖然不可以讓皇上身體上的血液和肌ròu這些地方的病菌清除好轉,但卻可以讓他一直保持著清楚,只要他的身體還沒有完全被病毒所侵佔,沒有被病毒完全毀掉,那麼皇上的命都可以保得住。

「義弟啊,朕給你聖旨,請你回來的時候,都還可以行動自如,可想不到,才這麼些天,朕就成了如今的樣子,真的人生天災**不可預料也。」皇上劉宏似深有感觸的道。

「皇上,不用過多感懷,保重龍體才是最重要的。正所謂,是非福禍,是福擋不住,是禍躲不過,只要還活著,那麼就一切都有希望。」劉易也不知道要怎麼勸解皇上才好,勸解安慰nv人劉易倒可以有許多辦法,但是勸解安慰男人嘛,呵呵,劉易還真的沒有太多的經驗。

「哈哈,算了,朕的身體,朕自己知道,朕也曾經年輕過,輕狂過,也曾經窮過富過,這一輩子,朕也活夠了,受夠了。」

劉宏笑了起來,倒還真的讓劉易感到有一種人之將死,其言也善的怪異感受,覺得眼前的皇上劉宏,似乎說話也特別的親切誠懇,所說的話,似乎都是由心裡說出來似的。

「皇上,不用胡思luàn想,一眾大臣還在外面呢,要不要請他們進來和皇上見見?他們本心裡,可能還是關心皇上的龍體的。」劉易倒還真的有點怕和這個劉宏掏心窩子說話,因為,劉易怕自己會感情用事,會對他承諾一些自己做不到卻又非要自己承諾的話題上來,劉易可不想有違自己的本心做人。

比如,劉易就怕皇上再提什麼的輔助他重整朝綱振興漢室之事,又或要劉易永遠輔助支持太子什麼的承諾。

如果不是因為幾位公主,如果不是因為劉易怕他駕崩之後,馬上便把歷史的事情變得一團遭,使得劉易再也沒法有未卜先知的優勢的話,劉易這次便未必會再回洛陽見皇上。極有可能會安心的留在dòng庭湖新洲發展自己的事業。

對於這個大漢朝廷,劉易都已經很明確的表示過多次,覺得這個朝廷早已經腐爛透頂,沒有再值得劉易去重整的地方。同時,劉易的心裡也非常清楚明白,靠這個朝廷,無論是輔助劉宏也好,輔助劉辯、劉協也好,都不可能真正的振興大漢的。明知道不可能的事,哪怕是要劉易虛情假意的承諾,劉易也覺得難以說得出口。

所以,劉易不yù和皇上sī下太過jiāo心,太過推心置腹。

但是皇上卻說道:「你說外面的那些人?他們關心朕未必,怕是擔心我這個可以隨他們róu搓糊nòng的皇帝去了後,以後就沒有這樣一個好欺負的皇上了。說到底,他們關心的是他們又可以賺到多錢,得到多少利益,豈會真的關心朕的生死?」

「呃……不至於吧……」劉易有些言不由衷的道。

「呵呵,義弟啊,雖然朕和你結拜為義兄弟,其實,咱們兩還真的沒有好好的說過心裡話,你也是明白人,看得可能要比朕還要清楚。你就不用左右而顧了。」劉宏神情熱切的看著劉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