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六十九章你身上有女人味!

第四百六十九章你身上有女人味!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四百六十九章你身上有nv人味!

「母后,你聽我說。」劉宏可能是因為劉易封存了無陽真氣在他體內的關係,讓他的jīng神顯得越來越好,特別是當他體溫發冷的時候,他體內的氣息便自動的轉變成一股曖曖的熱流在他的體內流淌,讓他不覺著冷;在他發熱,熱得發癢的時候,那曖流又轉變為一股寒氣,將他體內的燥熱驅散,使得痕癢的地方,反而有點舒服。這是他染病痛苦這麼久以來,覺得最舒服的時候。

他說道:「皇兒在病了這段時間想起咱們小時候的事,那時候,爹爹也還在,我們一家人過得都不知道有多開心,皇兒可以隨便的去河裡抓魚,可以隨便跟著娘和爹去行商,可以見識世間很多趣事,自由自在的,皇兒記得,小時候跟一個商人佩價,還談成了生意,親手把賺到的錢jiāo給了爹和娘,娘還記得不?那時候,爹還稱讚我是一個能幹的人,還賞了我幾個銅錢,讓我去賣小吃,我買了一串冰糖葫蘆,還給娘買了一塊糖糕,爹笑罵我說偏心,還硬搶了孩兒的一個冰糖葫蘆,我們一家三口,都不知道有多開心。」

聽皇帝說過以後一家三口艱苦討生活的事,董太后忍不住又淚如雨下。

「娘記得,那天我們回家,你還沒到家就累得睡著了,你爹還說,吃了你一個冰糖葫蘆,卻要背著你走了十多里的路,虧大發了。」董太后喃喃的說道:「那天晚上,我還為你爹錘了一晚的背呢……」

「娘……你想爹了?」劉宏看到董太后的老臉上也有點紅暈,不難想像,那晚他們一定是非常恩愛了。

「唉……」董太后幽幽的嘆了一口氣,借拭眼淚掩飾了過去。

「可是,爹去後,宮裡突然來人把孩兒接到宮裡來,孩兒就沒有一天過得安心的,幾乎每天都是顫顫赫赫中度過……」皇上劉宏躺正了一點身子,雙眼無盡懷念的盯著屋頂道:「呵呵,那時候,孩兒還不明白,等長大了一後,我才知道原來我要做皇帝了,要做這天下最有權力的人了。那時,孩兒還不明白,還以為這天底下掉下了一個大陷餅掉落到頭上來,正式做了皇帝之後,孩兒想要什麼就有什麼,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樣為了一根冰糖葫蘆而費盡功夫去爭取了,孩兒開始mí失了……」

「可是,孩兒總覺得很多時候都開心不起來,還以為,那是我擁有的還不夠多,我想擁有更多,或許,我就能開心了。於是,我為了得到權力,開始聽信張讓他們的,因為他們,可是讓在我朝堂上說話有聲,可以讓我不用再怕朝堂上的那些文武百官,不用怕那些大人。因為他們,我才覺得我活得很有權力。可是,孩兒還是開心不起來,就想著得到更多的錢財,得到更多的nv人……」

「現在,錢財藏在孩兒的sī人倉庫里,怕是我一輩子都數不過來有多少,而nv人……呵呵,終還是死在了nv人的身上。」

「皇帝!不可輕說死字。」董太后見皇上說得有點悲蒼,不禁斷喝一聲打斷道。

「娘,我現在明白了,原來,我並不適合做皇上,因為,孩兒的確沒有做皇上的大志,更沒有做皇上的才能,可是,卻又想得到那些不屬於我們的東西,又想做到一些我們本來做不到的事情。我們太貪心,我們太mí戀這些本來就不是我們能享受的東西了。這天下真的沒有從天掉下來的陷餅,我們得到了某些東西,就一定會失去一些東西,比如,我們的自由,我們的快樂。」劉宏現在就仿似是一個大徹大悟的高僧一樣,說了一翻非常有憚意的話來。

董太后聽了,神情一呆,似是第一次認識自己的這個兒子,好半晌了才道:「嗯,皇兒說的這些也是道理,聽你一說,娘覺得也是,以前,我們一家三口,過得雖然苦,但是卻也開開心心,安安樂樂,進了宮裡來,發現一切都變了。不過……」

董太后臉上流lù出了苦笑道:「不過,我們還能有得選擇么?我們也是身不由已。孩兒被選中當皇上,我們還有拒絕的可能么?你以為,那時候我願意讓你走?娘都不知道多想和你在一起,哪怕是再辛苦,娘也會撫養你chéng人,可是,被選中就是被選中,你和我都沒有選擇,只能被動的接受命運的安排。這麼多年來,娘還不是一樣學著當年那竇太后,就是想學她的手段,最終可以我們自己掌握自己的命運……」

「可是……竇太后最終還不是……」劉宏打斷董太后的話道:「娘,我只要娘,不要竇太后!」

劉宏的話,讓董太后的心裡一顫,似乎有點明白劉宏要說的話了。她在這時候,似乎突然的有點警醒,是啊,以竇太后的強勢,最終還不是落得了一個身首異處的下場?自己現在,似乎連當初那竇太后都不如。

劉宏見董太后若有所思的樣子,道:「娘,反正,孩兒現在已經想明白了,朝里的事,孩兒是不會再去過問,也不會再去多管了,隨他們怎麼樣都好,這什麼的朝廷,這什麼的漢室皇家,本來就不是我們的,我們又何必一定要想去得到呢?我現在就是想,如何讓我的兩個孩兒能好好的活下去。」

「娘明白了,孩兒你是說,不管朝中的人如何爭鬥,我們都在冷眼旁觀就是了?」

「不!」劉宏卻又道:「如果是以前,我們的確是只能如此,任由他們擺布,但是現在,我們有了一個人,所以,只要有他,我們的孩兒就不會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