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五十八章初夜信物

第四百五十八章初夜信物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四百五十八章初夜信物

劉易現在的心情特別好,也異常的感到心情激蕩。

三個青春可人的少女是一個誘因,這楊桀的老巢的幽靜靡迷的環境也是一個誘因。更主要的是,劉易覺得,現在洞庭湖之事,已經大局已定,他不用再有太多的擔心,一切都可以按自己的設想進行下去了。

真正的洞庭湖水盜,他們連人和老巢都被劉易一窩端了,該殺的殺了,不該殺的也成了俘虜,成了自己的免費勞動力。相信,荀彧和甘寧、曹寅和陰曉、黃忠父子他們也很快會有消息,相信他們分別對百船盜與及別的水盜的清剿很快便會有好消息傳來。如此一來,整個洞庭湖也都將納入了自己的勢力範圍。

方圓好幾千里的洞庭湖啊,擁有了這個地盤,自己便算是正式在這個即將到來的亂世提前獲得了一個穩足發展的穩固基地。就目前來說,縱觀那些潛在的三國梟雄,怕是還沒有一個人有自己這麼大的勢力。

可以想像,劉易以洞庭湖的新洲為中心,建城建船廠,在組建水師大軍訓練的同時大力發展生產,先把農業搞起來,讓自己地盤內的百姓不用再捱餓受飢,只要過一兩年,估計糧食肯定便會有盈餘,糧食有盈餘,便足可以支撐劉易的軍隊出征或者擴張。

打仗打的是什麼?最重要的就是糧食,只要保證基地的正常發展,劉易就不用再為以後亂世到來的時候,軍隊會面對沒糧可食的情況。

農業搞起來了,那麼工業、商業便可以隨之發展,另外,教育事業,也應該可以同步開始了。

不管劉易想做什麼,擁有一個真正穩固的基地一切才有可能。

再說,讓劉易更加高興的是,其實他現在並不只是得到了洞庭湖一個湖泊那麼簡單,這個洞庭湖,長江口有巴陵、湖泊的下腹部不遠,也就是南方的方向,就是長沙,尾部是漢壽,順著沅水向上幾百里就是武陵。

由於曹寅現在已經拜認劉易為主公的關係,所以,實際上,武陵也成了劉易的勢力範圍,那可是一個郡城啊,以武陵郡城為中心,方圓好幾千里甚至上萬里都再沒有了縣以上的城鎮,控制著武陵,便等於是控制了整片上萬里的的地區。那片地區,雖然是山區居多,但是卻可以給劉易一個縱橫發展的餘地,有了那片土地,只要糧食生產跟得上,便可以招納更多的人前來,可以大大的增加人口。

人口就是兵源,對於這一點,劉易有著非常清楚的認識。

洞庭湖新洲基地主要是把水師大軍搞好,在涿郡涿縣大澤坡的基地,則是把騎兵組建好,再加上兩個基地的步兵,到時候,兩軍一會合,劉易覺得,足可以和任何一個三國梟雄相抗了。

反正,打下了翻江島,消滅了洞庭湖勢力最大的一股水盜,讓劉易整個人都覺得身心有點輕鬆,所以,雖然已經是大半夜,但是劉易還是沒有覺得有半點勞累,反而是精力旺盛,不發泄發泄一翻,還真的會渾身不自在。

不過,比劉易更加渾身不自在的是黃舞蝶,她和劉易初嘗禁果,已經深知其味,再加上白天和劉易又偷偷的弄了一次,但她因為怕被龍欣及陰靈珊兩女察覺到她的和劉易之間的密事,所以,她有所壓抑,沒有放開來和劉易歡愛。

現在,視覺上受到了那藝術壁畫的衝擊,讓她內心中的情火壓抑不住的噴發了出來。此刻,她不再顧忌兩女也在此了,因為,她隱隱的有一種預感,覺得她們或許也要和她的劉哥哥一起做那些羞人之事,所以,她為什麼還要害怕被她們知道呢?所以,她不待劉易對躲上床去的兩女有所行動,她便忍耐不住的纏住了劉易,向劉易索吻。

如此沒法,劉易只好暫且任由龍欣和陰靈珊躲上床蹋。兩女此刻還真的心如鹿撞,她們自己都弄不明白自己的心思或者心情,她們就只覺得,她們現在很羞人,很緊張,緊張得頭腦一片空白。從來都沒有經歷過真正的風流陣仗的她們,羞澀得不約而同的一起拉過被子緊緊的把自己蒙在被窩之中。她們自以為,只要自己不讓劉易看見,便不會那麼的羞怯不安。

劉易反手把渾身軟柔柔,又似在發熱的黃舞蝶抱了起來,自己則坐在床蹋邊上,把她橫放在自己的大腿,然後一手攬著她的軟腰,一手撫著她的俏臉,撫著她的嬌白耳珠,吻上了她的小嘴兒。

隨著劉易的大手滑到了她的胸間,黃舞蝶的情火還真的有如湧泉一般一下子涌了出來,她感到,自己胸中的一團火,一直焚燒著自己的靈魂,讓她心旌神盪,讓她的渾身酥軟,她的下面,也被這股熱火弄得有點酥意,裡面,似有螞蟻在爬動著,把她的下面似乎也弄得一片濕糊。

「嗯……劉哥哥,格格……你、你快點嘛,別、別老痒痒人家。」黃舞蝶雖然也還有著一般少女的嬌羞,但是敵不過她內心裡的渴求,禁不住嬌喘了一聲,催促著劉易快一點,別要總在捏弄著她的酥胸,弄得她渾身都覺有點酸癢。

「嗯嗯……」劉易追著她那甜美的小嘴兒親了再親,才笑著道:「快點什麼?」

「啊,你好壞……」黃舞蝶被劉易的大手一滑到了她的下面,撫到了她的那蜜兒,讓她渾身顫了一顫。

「就、就像那、那畫里一樣……」她已經被心裡的**完全控制著自己的心神,飛快的瞥了一眼對面的牆上,然後把頭埋進了劉易的懷內道。

「嘿嘿……好吧。」劉易自然也有點按耐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