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五十六章臟書?

第五百五十六章臟書?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五百五十六章臟書?

楊桀有個同父異母的兄弟,叫楊燦,是翻江盜的二當家,他和楊桀一樣,都是一個貪花好色之徒,不過,身手卻不及楊桀,特別的怕死,所以,心機也要比楊桀更深沉得多。但他卻沒有什麼的野心,就只想躲在島上好好的享樂。也正因為如此,楊桀才可以容得下他,讓他留守翻江島老巢。

呵呵,如果讓楊桀知道他這個二弟背著他所做的好事的話,怕還真的容不下他了。這傢伙,不喜權,就好色,甚至要比楊桀更貪色,楊桀是喜歡虐色,他是貪色。

所以,楊桀打算稱霸洞庭湖,留下他來留守翻江島,那就正合他的心意,因為如此,他便可以和其嫂有一段歡樂的日子好過了。

楊桀雖然是水盜,還是一個窮凶極惡的水盜大當家,但是,這傢伙有點懼內,他的大夫人,也就是壓押夫人。其實也算是他明媒正娶的老婆,是當年他的死鬼老爹為他定下的一門親事,他這個夫人,本來還挺有來頭的,也是一個水盜世家的女人,其家的勢力,要比翻江盜還要大得多,但卻不是洞庭湖的水盜。

他的夫人,簡直就是一頭母老虎,索求無度,嫁到楊家之後,只要在家裡,楊桀肯定是被吃得死死的。他喜歡虐女,卻不敢對這個夫人如何,很有可能,他喜歡虐女,是受到了他這個夫人的刺激,想在別的女人身上找回一點自信、自尊。

但是他不知道,他的夫人之所以虐他,是因為他不是那夫人所喜歡的男人類型,長得太丑,外表粗野、性情暴躁,但是實際上卻是銀槍蠟燭頭,不吃藥,就弄得她不痛不癢。而楊桀那同父異母的兄弟就不同了,小白臉一個,可能他們兄弟的基因是傳自各自的母親的關係,一個不好看也不中用,一個既好看又中用,兩者一比較之下,高下立見,偶然的機會,乾柴和烈火終於燃燒在一起。

楊桀的夫人,在表面上是楊桀的老婆,但實際上卻是楊爛的情人。背著楊桀給楊桀戴了綠帽都不知道有多少年了,甚至她為楊桀所生的兒女,連她自己都搞不清楚到底是誰的。

楊桀率著水盜大軍去實行他的稱霸計劃之後,這叔嫂可謂是如入無人之境,如膠似漆,樂此不疲。

不過,女人便是女人,她們似乎都天生有一種第六感,又或者,夫妻本是同根生的關係。楊桀被殺之後,她近幾天總覺得心裡有點不安,眉毛不停的亂跳。她不是擔心楊桀會出什麼事,事實上,楊桀的死活她真的不是太在意,她和楊燦一樣,在意的都是她的安逸日子。

也有好幾天沒有楊桀的消息,她讓楊燦派人去打聽一下,也探不到半點消息,派去青龍島探聽的人,一直都沒有回來。女人的直覺,讓她覺得可能要出什麼的事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意,她下意識的讓楊燦把留守翻江島的大船藏了起來,駛到一個隱蔽的地方,就是為了萬一真的出事,她便可以有逃生的後路。

這楊燦,就是在石牆上喊放箭的那白臉傢伙。他聽到了文丑的發喊,知道他的大哥楊桀竟然被官兵殺了,他還真的被嚇得七魂不見了三魄。他平時和其嫂一起歡愉的時候,有時候心裡是巴不得這個大哥好快點掛掉,讓他和其嫂都不用那麼擔驚受怕,怕被他知道自己和嫂嫂的私情。但是,現在在這個情況之下聽到楊桀已被官兵殺死的消息,還真的不是一件好事。再加上,官兵居然攜帶了投石機來攻島,投石機的威力,把他嚇得魂不附體,差點沒有當場尿了出來。因為他想到,如果那石彈不是落在石牆面上,而是落上他的頭上,那後果還真的不可設想啊,怕他自己頓時便會被砸成一堆肉泥。

官兵來到的時候,他便看到這次官兵和以前來攻島的官兵不太一樣,在人數船隻的規模上,也要比以前的官兵多得多。那個時候,他便有點心慌慌了。不過,有著一千水下賊兵守著島前的一片水域,讓他的心裡安定一點。因為,百年來,還真的沒有人能夠在沒有翻江盜的人引領的情況之下,可以坐船通過島前那一片兩三里的湖水區域的。

這楊燦,可是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那一千楊家真正的親兵身上了。但是,想不到水下一千兵馬,就如此便被官兵給滅了,這就已經讓他知道大勢已去。

現在,見識到官兵的投石機威力之後,不敢再逗留在這裡了,他一邊裝作給那些水盜打氣的樣子,一邊大放空話說只要守住翻江島不被官兵攻佔,人人都可以有一份翻江盜送出的大禮,還馬上去命人把在島下藏著的一箱箱的錢帛抬了出來……有點像後世**的情形……

反正,他一翻動作之後,把那些水盜的抵抗之心激了起來,然後他自己便領著那兩三百從湖裡逃生回來的親兵,偷偷的上了山。

上山的路很徒峭,山上有一個山凹,這才是翻江盜真正的老巢所在,這裡,早已經被翻江盜歷代的當家經營得就像是一座小山城,那兩千親兵的家人什麼的,都在上面居住的。

楊燦見到了其嫂之後,二話沒說,馬上收拾細軟,準備跑路。

被官兵登了島,下面遲早都會被官兵攻佔下來的,只要下面被官兵攻下來,那麼島上也肯定是守不住的,如果那兩千親兵還在的話,倒可以憑著山城和官兵相抗,但現在,就只有那麼幾百人,怎麼守?下面的兩三千水盜,那是靠不住的,楊燦也不敢讓那些水盜上山來,怕引狼入室啊。所以,就只剩下了跑路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