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五十三章水下探道

第四百五十三章水下探道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四百五十三章水下探道

劉易覺得,以自己現在的實力,要打翻江盜老巢那是輕易而舉的。**

楊桀的翻江盜,充其量不過是萬多的人馬,而他帶去青龍島的就差不多有了上萬的人馬,現已經全軍覆沒。如此,在他老巢,最多不過還是只有三幾千的水盜,憑自己五六千的兵馬,還打不下區區一個水盜的水寨?

而且,劉易也從龍mén盜的龍興口中了解到。實際上,水盜的實力,並非表面上所看到的那麼實力雄厚,畢竟,水盜並不是官兵,官兵有朝廷的餉糧供給,別說是一萬來人的軍隊了,哪怕是幾萬、十萬甚至是幾十萬的軍隊,在正常的情況之下,都可以駐守在一起,不用擔心糧餉的情況。但是,水盜的情況卻不是這樣。就如他龍mén盜的一樣,平時,龍mén盜出入行商或以龍mén盜的名義在dòng庭湖或者長江一帶水域活動的時候,都是幾百人一起行動而已,最多就是千來人,斷然不會動不動就出動幾千人馬,出動那麼多人,光是供應水盜們的吃喝就是一筆很大的huā消,如果長時間這樣的話,坐吃山空,沒有哪一夥水盜可以吃得消。

水盜也是人,也要吃要喝。一夥水盜,在鼎盛的時期,能夠有二千來人,已經是非常了不起。這兩千來人,是指純水盜,他們就像一般的山賊那樣,平時什麼事都不會做,就是整天吃喝玩樂,偶爾下山搶掠,全都聽大當家的命令,這些人馬等於就是大當家所養著的親兵一樣。

楊桀因為世代為盜,他的家裡就養著這麼兩千人馬,若論翻江盜的實力,這才是楊桀真正的硬實力。然後,楊桀憑著這兩千人馬,便可以把方圓幾十里的一帶納入他的勢力範圍,包括陸地上的一大片地域。

在這幾十里一帶的人,都得要聽從他的命令,平時用不到他們的時候,這些人便從事他們自己的事,或耕作,或做些小買賣,反正是自己謀生。這些人,有可能是一般的húnhún、小股的山賊水盜,也會有一些是平民百姓。至於平民百姓,那也是沒有辦法可以違抗他們的命令的,平時他們除了要jiāo納糧食錢財給那些水盜之外,有事的時候,要徵召他們,也必須要聽從命令。

楊桀對於對於搶奪dòng庭湖水盜盟主之位勢在必得,為了保證自己能夠做上水盜盟主,所以,把他勢力範圍內的人全都召集了起來,也只有如此,楊桀在這次綠林水盜大會才有可能有那麼多的人馬。

所以,水盜的實力,並不是以這些綠林水盜大會的情況來作為一個衡量標準的。一夥水盜的實力的標準,其實就是按照他們水盜首領的情況來斷定的。

他們的水盜首領的家底越豐厚,那麼,他們水盜勢力便能擴張得越大。但是,有事徵召起來的人,做大當家的,得要解決他們的吃喝問題,還有,如果沒有兵器的,也要給他們提供兵器。除了這樣,還要給聽從他命令的人一些錢財,特別是去打劫的時候,也要給他們分一部份臟物的。至於那些自帶船隻、自帶兵器的人,也要給予一定的獎勵。也只有如此,在有事的時候,才可以徵召得到那些水盜前來,聽候大當家的命令。

劉易從那些俘虜的口中得知,楊桀的兩千真正水盜,有一千人是隨著他行動,這一千人,已經被劉易斬殺。另外的一千人,由翻江盜的二當家領著,留在翻江島上留守大本營,另外還有兩三千臨時徵召來的人幫忙守衛翻江島。

一千真正的水次加上兩三千人馬,就是現在翻江盜的實力了。

他們,就只有一千人有著不錯的實力,另外三千人馬,其戰力大極都有限。而劉易有著八百陷陣營,再加上五千新編的水師,自己八人馬對付那水盜的一千人,另外的五千對三千,如果翻江盜的人敢集結起來和自己對抗的話,那自己絕對是佔據著絕大的優勢,劉易也有絕對的把握把他們一舉擊敗。

不過,劉易知道,那些殘存的水盜,那是絕對不敢列開陣勢和自己對戰的。所以,只要自己攻上翻江盜老巢,也就是眼前不遠的翻江島上去,恐怕那些水盜就只餘下投降一條路可走。

可是,現在離翻江島就有這麼兩、三里左右的水路,已經都看得清楚島上的事物了,但卻被島四周的暗礁攔阻,近不到島去。如果連島都登陸不了,那還說什麼的去攻島?這兩三里的水路,也總不可能讓士兵們跳進湖裡游過去吧?

而yīn靈珊又說不知道如何把船駛進翻江島的島岸,這豈不是說自己就只能在這相隔兩三里遠的地方干看著要不能馬上採取行動?

看到劉易一副有點心急的樣子,yīn靈珊不禁有點好笑的對劉易反了反白眼道:「你急什麼?我既然隨軍前來,定然有辦法讓你的水師大軍登島了。」

「呼……」劉易聽yīn靈珊說她有辦法,不禁呼出了一口長氣道:「那你剛才又搖頭說沒有辦法?害我還以為要灰溜溜的回去了。」

「格格,誰讓你心急來的?」yīn靈珊閃著她的美眸看著劉易道:「我問你怎麼打,但你卻又沒能說出一個理所當然來,雖然你知道現在翻江島上的大概實力人馬,可是這也並不是登上島去就能把這翻江島打下了啊,而且,每一夥盜,他們都會有一種他們各自的絕技,硬來,怕我們的人也要犧牲不少人啊。」

「嗯?這些殘存的水盜還能如何抵抗我們的進攻?」

「我們現在能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