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五十二章女造船工?

第四百五十二章女造船工?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四百五十二章女造船工?

龍歌並沒有跟著進了劉易的船艙大廳,他可能是真的怕了其姐的數說了,一溜煙的功夫便跑得不見了蹤影,估計是跑到船後面去了。

劉易和三女坐好後,船便已經起錨出發了。當然,前頭有先鋒船在開路,左右前後都有著中型的戰船在護衛著劉易所乘坐的大船。

這個,基本是甘寧所想到的,一些硬性的規定了,大船開動的時候,前後左右一定要有船隊護衛航行,只有形成一種必然的習慣,才可以時刻的有效的保護好主船不被敵人的攻擊到。只要大船安全,那麼在水戰之中,最終的勝利就肯定是自己的。

「這就是你的主帥船?也太土裡土氣了吧?都沒有一點裝飾,你看看,這些宴案,都是老舊老舊的,都黑得像發霉了。」

相比起錦帳賊甘寧的那艘大船與及劉易親眼見過有多豪華的翻江盜的那艘大船,劉易這艘官船的般般寒磣樣還真的可以用寒酸來形容。陰靈珊一進來,便開始挑刺了,不過,她的嘴巴里挑著刺,但她的小屁股卻沒有嫌臟,一屁股便坐了下來,很豪氣的樣子,連坐下時裙下春光乍泄都沒有去在意。

「少說兩句我行不?」劉易讓親衛泡了茶進來,對陰靈珊和龍欣道:「你們都不知道我窮啊,如果我很有錢的話,我不懂把船艙弄得像翻江盜的那艘船一樣?把這裡弄得像一個皇宮宮殿似的?再然後,找幾個年輕貌美的侍女,咱也長住在船上,醉卧美人膝,那該多舒服啊!可是我真的很窮啊,能有口飯吃就算不錯了,哪還有功夫理會這船艙是否華麗,是否老舊?」

「切,不相信,跟我哭窮?誰不知道你劉易有錢啊?對了,隨便買一壇酒都可以掙上這十兩八兩的。」陰靈珊自然是一臉不相信劉易的話。

倒是一派天真,也不怕陰靈珊和龍欣笑她和劉易過於親熱的黃舞蝶挨著劉易坐到了一起,為劉易說話,一臉認真的道:「劉哥哥說的是真的,他真的沒錢。」

「嗯?」陰靈珊和龍欣見到黃舞蝶一副認真的神情,不禁有點疑或的看著她。

「是真的,你們不知道,他現在住的地方,是和那些流民一樣的小帳蓬,簡單著就只剩下一張小床一張桌子。」黃舞蝶把自己所見的說出來道:「他平時,在流民營里,也是和流民一起吃那些連我也難以咽得下去的粗飯,平時都忙著流民的事,哪有功夫計究這些什麼裝飾呢?」

「呃,我也只是說說,太子太傅,你可別要生氣哦。」陰靈珊知道黃舞蝶所說的是實話,趕緊對劉易道。

「呵呵,這算什麼?我記得小時候流浪的時候,被人家罵著小死乞丐,還一邊拿著棍子來追打,我都沒有生氣,被人罵土氣,罵窮,都是常事了。」劉易當然不會在意,自己又不是那些什麼的紈絝子弟,又不是像楊桀那些,只懂得享樂的水盜,明知道陰靈珊只是開玩笑,自己又豈會在意呢?

「劉哥哥,你好可憐哦。」黃舞蝶雖然和劉易一起有過肌膚之親了,但是她對於劉易的過去還真的不太清楚,最多的就是聽說過劉易最近的一些傳聞,對於劉易的出生來歷,還真的不太清楚,所以,她聽劉易如此說了後,不禁有點雙眼微紅,大眼睛一閃一閃的像含著露似的看著劉易道:「劉哥哥,和人家說說你以前是怎麼過的好么?」

「哈哈,看你們,女孩子還真的是水做的,還又那麼的多愁善感。」

這麼多的女人,還真的只有黃舞蝶一個人說自己可憐,真的是可愛得不得了,劉易不禁捏著她的小手道:「每個人都會有各自不同的經歷,那些,都是各自的人生歷程,如果沒有我以前的經歷,可能就不會有我劉易的今天。如果不是我真切的知道天下百姓的苦難,我又怎麼會不計個人得失,傾盡所有接濟那麼多的百姓呢?再說,我現在也不是真的沒錢,只是,還沒有到我享受的時候,只有等天下太平了,百姓們都過上好日子了,我劉易就會和你一起,開開心心的一起生活。所以,以前的事,都是過去的,我們要在乎的,是我們在一起的日子,上我們一起經歷的美好開心日子。來來,喝茶。」

聽著劉易一口一聲說我們以後的日子,黃舞蝶不禁雙頰頻紅,特別是想到了和劉易一起赤身相對時的樣子,她不禁有點扭捏起來。

和三女隨便聊著,劉易發現,其實陰靈珊並不是隨便說說,而是她和龍欣,對一些裝飾方面的東西非常感興趣。很在乎自己的居住環境,不過,一個是在乎細節,一個是在乎大環境。如此,陰靈珊才會一進自己的船艙便會那樣說,也難怪她們會對投石機感興趣了。

陰靈珊呢,對船非常感興趣,對船的構造居然也非常清楚,另外,龍欣卻對於一些山水園林的布局非常有心得。實際上,劉易到山上去和陰曉商談的時候,那個山上的花園,便讓劉易一到便感覺到了那個花園很特別,人置身於其中,有一種心曠神怡的感覺。只不過,當時劉易的心裡想著事情,並沒有過多的去關注。

龍欣喜歡山水布局,也很有心得,但暫時來說,對劉易起不到太多的作用,待以後,倒可以讓她為自己設計一個適宜居住的花園別墅。

倒是陰靈珊,她那麼喜歡船,把船的構造都能夠說得一清二楚,這讓劉易感到有點意外心裡也有點高興。

因為,劉易在這洞庭湖的水盜肅清之後,馬上便要開始進行船廠建設事宜,但是真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