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五十章楊桀授首

第四百五十章楊桀授首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四百五十章楊桀授首

不管是楊桀本人,或者是他的手下水賊,或者是那些百船盜及別的水盜,他們都已經全部沒話可說。再說了,他們都已經被如狼似虎的官兵扣押著,還能再有什麼的話好說?做水盜的,不少人便會料到有這麼的一天了。正所謂人在江湖飄,哪裡不挨刀的?被官府捉住,斬頭示眾那是尋常事,只不過,這一次被捉了這麼多人,想想劉易會否真的把他們全殺了的可能,想想他們自己的心裡都有點心驚,因為,不久前在江陵,這個劉易便是眼都不眨一下便活生生的斬殺了幾百人宮裡來的人。

呵呵,連皇宮裡來的人,劉易都說殺便殺了,便何況是他們的這些水賊?

要都是怕死的,哪怕是平時兇狠,也早就料到自己有今天的水盜們,當他們知道死亡要來臨的時候,很多人都開始怕了。不知道是誰,忍不住嗚咽一聲,便引發了無數膽劫的水盜齊齊的痛哭,呼喊著讓劉易饒命。

這兩萬多被俘的水盜,可是免費的勞動力啊,劉易自然不會真的全殺了,心裡也早就在打著他們的主意,現在終於如願以償的捉住了。

不過呢,該殺的還是會殺,這麼多水盜,估計還有不少惡事做盡的傢伙。哪怕是俘虜勞動力,劉易也要純粹一點的,不要那些兩手血勝的暴徒。

做法呢,還是像當初對待張合的那七千戰敗的人一樣。

所以,劉易說道:「你們這次水盜,平時惡事做盡,搶掠百姓,jiānyínfùnv,毫無一點做人原則,留你們何用?常言道,盜亦有盜,哪怕是做賊做強盜,都會有一種劫富濟貧、救助弱小的美德,可是你們呢?跟著楊桀都做了一些什麼樣的好事?」

「太子太傅,我們不是楊桀翻江盜的人啊!」

「我們也是被bī的沒有辦法才會做水盜啊……」

「饒命啊,我們燒殺搶掠,也是被楊桀bī的……」

怕死的水盜,開始紛紛的找出自己的理由,希望自己不要被劉易殺了。

「為非作歹!天理難容!」劉易聲調高昂的道:「真正窮凶極惡的水盜,斬立決!不是真正殘虐的人,我劉易也不會luàn殺!現在,就一個一個來,把人拉上來,然後你們大家指證,他有沒有殺害過平民百姓,有沒有jiānyín過fùnv,或者,他雖然身為水盜,卻行著仗義之舉,做過好事的,都讓你們自己來說。惡者斬!善者生!」

惡者斬!善者生!一句一錘定音的話,讓在場的人都有點悚然,頓時全都安靜了下來,當然,那些為惡多端的水盜,則一下子癱軟下去,而那些自問自己還不算是大惡的水盜,則兩眼希冀。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如果誰沒有人指證的,可以容許自己分辯清白,但是必然要真實真誠,錯也好,對也罷,只要不是犯了十惡不赦的罪行,都可以網開一面,暫時讓你苟活。」劉易接著說道:「不過,暫且可以苟活的,日後若被察知查到有不實之言,也一樣要受千刀凌遲處死!開始!」

在這裡,劉易的話就是命令,就是聖旨,一聲令下,便有官兵把水盜一個個的押了上來。

當然,並不是真的一個一個來,水盜俘虜實在是太多了,不可能一個一個來的。

但是真要搞起來,還是tǐng快的,殺過平民百姓、虐過nv的,這些水盜不容說,是慣盜了,立斬!只是搶過錢財沒有殺人的,便帶往一旁,這些便是今後勞動改造的傢伙。

幾乎每十人當中,便有兩、三人被處斬的,唰唰的刀下頭斷的聲,聽得在場的人都心裡發寒,屍首和人頭都堆積如山。

而楊桀,看著水盜一個個被斬頭,他被押在一旁看著,也終於被嚇得jīng神都快崩潰了,已經完全沒有了往日的那種囂張跋扈,更沒有了往日那種談定梟氣。

兩萬多的水盜,估計最後被斬殺的,絕對不下於四、五千人,如此斬頭,讓龍興等做水盜的人前所未見,雖說那些都是可殺之徒,但始終都是人命,活生生的人,就在他們的面前被人身分離,這些人,對劉易已經不只是敬佩了,心裡開始有了更多的敬畏。同時,他們也慶幸,慶幸他們選擇了接收劉易的收編,否則,現在被砍頭的可能就是他們。

劉易也看到了原來是水盜的一眾頭領的臉sè有點惴惴不安的樣子,便走到了他們的面前,對他們道:「你們放心,你們既然已經接受了我的收編,不會再用這種方法對待你們的手下。但是,有一點你們也要清楚,雖然我也知道,你們和楊桀他們這些水盜不同,可是,也不能排除你們之中會有一些有sī下干著殺人奪貨的人,這些人,如果被知道的,和這些人的下場也是一樣的。」

「這個我明白!」龍興表示理解道:「我龍興不敢說自己沒有攔船搶掠過,但是我龍興搶掠也有自己的原則,不殺人只奪貨,也要看清楚貨主是什麼人才會動手。不會luàn劫一通,當然了,我們更主要的是自己搞生產的,只有在萬不得己的時候,才會去幹上一票。」

「呵呵,以後可不能這樣了,以後,你們的困難就是我劉易的困難,不管是缺錢缺糧也好,都可以跟我說,當然,如果你們是搶那些貪官惡豪的,我劉易就當作什麼都沒看見。」劉易笑著對他們道。

「哈哈……」

劉易和他們的說話,又讓他們的心裡輕鬆一點。

「喂,他你什麼時候jiāo給我?」y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