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四十五章失之交臂

第四百四十五章失之交臂 (1/4)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全文字無廣告第四百四十五章失之交臂

「好吧,那我們談正事。」劉易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坐到了陰曉對面的矮几後的軟墊上,遙看著她道:「可憐我那曹寅大哥喲,如果讓他知道自己的心中人原來是如此無情,竟然說跟她無關了,不知道讓曹寅大哥知道後,不知道他有心裡有何感想呢?」

陰曉突的一臉怒容的刮向劉易,目光冷然的怒道:「如果你再說這些廢話,那麼我們就不用再談了,我陰靈盜是絕對不會投靠你的。你今生想也休想!」

「呵呵,那隨你的便。」劉易現在還真的無所謂,只要陰靈盜一如往昔的低調,沒有妨礙到自己的發展,劉易倒也不是說非要收服他們不可。所以,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道:「我來,不是給你們帶去災難,而是給你們帶去光明。難道,你們陰家就想戴著一頂水盜的帽子,生生世世都活在這個水盜的陰影當中?呵呵,大家都是明白人,許多事,可能大家的心裡都非常明白,所以,我也不轉彎抹角了,想你們陰家,一門兩後,男丁又多人官至三公,執金吾,是何等的風光顯赫?難道你就甘心你們陰家就永世都如此下去?躲在洞庭湖某個角落裡都不敢出來見人?」

陰曉玉臉一沉,有點底氣不足的道:「這、這是我們陰家自己的事,還論不到你這個外人來管!」

陰曉的性格,和陰靈珊的性格完全不一樣,陰靈珊靈秀逼人,外向活潑,但是這陰曉呢,脾氣有點古怪,有點好勝好強,喜怒不定,但是卻又有點率性,行事果斷又有幾分強勢。

「說是外人也行,但說不是外人也可以。」劉易嘴角輕微的笑了一下道:「如果你和我那曹寅大哥玉成好事,那麼我們就不是外人了,你們陰家的事,就是我劉易的事。我劉易可以向你們陰家保證,只要有我劉易在的一天,你們陰家就可以不用再打著水盜的旗號過日子,不管你們陰家的人想要過著男耕女織的生活也好,經商運營也好,我都可以保你們可以打開陰家的旗號,光明正大的去做事。哪怕你們陰家的人,只要有那個本事,想當官進入朝堂,我劉易也可以保他性命無礙,官運享通。」

「哼,就憑你?」陰曉不能屑的哼了一聲,扭開頭道:「說大話也不臉紅,我們陰家的事,你也不能和那、那曹寅拉進來說。」

「嘿嘿,咱就要說曹寅。」劉易纏住這個話題道:「我就奇怪了,你們一個未娶,一個未嫁,雖然曹寅不說,但是我也知道,他對你和確是一往情深,而你嘛,實在上對他應該有好感的,要不然,剛才你就不會盯著他讓我拿來和你相認的絲巾呆看了,一臉思春的樣子,你的臉上都寫上一個春字了。」

「劉易!你到底是來談想我陰家接受你收編的事,還是來想做媒婆的?」陰曉瞪大眼睛,像狠不得踹上劉易一腳的樣子道:「你再說這些事,我們就真的不用談了。」

「好吧,那我們就不說那些事,我們說我們之間的事。」劉易的神情轉為正經的樣子,但嘴上卻依然說著道:「其實,有沒有人告訴過你,三小姐你真的很漂亮,風韻誘人,說真的,我劉易一見,便驚為天人,正的謂苗條淑女,君子好逑,不知道三小姐可許了夫家?如果沒有,不妨考慮一下劉易,我對三小姐你的拳拳之心,天地可鑒!」

呼!

一隻茶杯直直的扔向劉易,杯里還冒著的熱氣,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白痕。

「你去死!」陰曉還真的被劉易氣得不輕,胸脯急劇的起伏了起來。

啪,劉易卻一手接著了茶杯,然後放在唇邊聞了一下道:「嘿嘿,這應該就是剛剛陰靈珊道妹嘴裡嚷嚷著的百花露茶吧?好香,不知道剛才三小姐喝過了沒有?如果是三小姐喝過的,那就更香了。」

「呸!你哪裡像是一個太子太傅的樣子?就好像是一個好色之徒,胡言亂語。」陰曉啐了劉易一口道。

「好吧,只要你們陰靈盜,願意接受我劉易的收編,給我提供洞庭湖所有水盜的資料,助我儘快肅清洞庭湖之內的所有水盜,那麼你們陰家,就可以在我新洲新建的城裡挑選一塊地,正式以陰家為名建府,恢復你們陰家的名譽,又或者,你們可以在我的勢力所在的範圍之內,隨便你們挑選一個地方建立自己的城也好,山莊也罷,反正,你們都會在我的保護之下,以後,水上經商的事情,也可以優先讓你們陰家來做。總之,你們陰家絕對擁有自主自由權,陰家還是陰家,我劉易也不會過多干涉你們陰家所做的事,當然,前提是不能損害我劉易的利益。」劉易一口氣給出陰曉幾個豐厚的條件,最後說道:「如果你們陰家投靠我劉易,那麼,我還可以讓你手仞仇人。聽著哦,是親手手仞仇人!」

「條件還算一般。」陰曉本要暴發了,聽劉易這麼一說,一口氣又憋了回去,聽劉易說完之後,她的眼神卻閃過了一點慌亂之色,閃爍的說道:「你胡說什麼?我們陰家能有什麼的仇人?」

「哈哈,如果你們陰家沒有仇人,那為何要躲在洞庭湖來?要說,你們陰家的仇人可能多得海里去了。」劉易大笑著道:「不過,你們陰家的仇人,大多都是你們陰家先祖在朝堂之上結下的,你們陰家失勢之後,那些被你們陰家一直壓制著的人都冒出來落井下石,想把你們陰家趕盡殺絕,這些仇人,是你們陰家的公仇,是非對錯或者說誰對誰錯,很難分辯得清楚,說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