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三十八章未來女武神

第四百三十八章未來女武神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四百三十八章未來女武神

劉易體內的元陽真氣,在水裡和水盜首領比試水功夫的時候,消耗了一部份,再加給黃舞蝶輸進去的真氣,今天的真氣消耗量還是挺大的。%%

在水裡的時候,從一落水開始,便是運轉體內的真氣來維持呼吸,可以說,和那幾個水盜首領的戰鬥,並沒有消耗劉易多少的元陽真氣,倒是在水裡要持維運轉體內的真氣,源源不斷的消耗要更加大。

總之,加起來消耗了劉易體內的一半真氣量左右。

當然,劉易此時的體內經脈,因為前後經過和鄒氏相交融時的擴展,又經過小狼谷一戰的真氣爆發,讓劉易的體內經脈已經擴展到了一個人體極限的境地。之後再分別和甘倩、萬年公主相好,得到了她們最精純的處子元陰之氣的補充,已經使得劉易的經脈得到鞏固穩定,已經擴展了的經脈,已經形成了一種固定的狀態,被體內真氣爆發,反擴展的經脈不會再萎縮回去。所以,劉易現在體內的真氣儲藏量是相當大了的,就算只剩下一半,也足可以再和像典韋這樣的超一流高手一戰。

但是,現在劉易還不知道將要面對多少惡戰,太陽能手機的電能,已經不足以再為劉易補充回體內需求的真氣。再說,太陽能手機里的電能,可是劉易的救命能量,平時沒有必要的時候,一定要保持其滿能量的狀態,所以,在沒有危險的時候,劉易是不會動太陽能手機的電能的。

之所以突然想要和黃舞蝶相好,那就是因為劉易得要保持著最佳的戰鬥狀態,趁現在自己的身份還沒有暴的時候,找個女人為自己補充體內的真氣。

楊桀的華麗船廳里,有可以任人享用的船娘,但是,那些貨劉易怎麼看得?再說,都已經是一些殘花敗柳,劉易就算是把那十多二十個船娘都弄一遍,怕也不會有太多的元陰之氣供給劉易。

女人,處子之軀和非處子之軀是不同的。

男人是陽,女人是陰,本來,就算不是處子,女人的體內依然可以自然存納元陰之氣。可是,據劉易的觀察感覺,以及親身的試驗,這女人存納元陰之氣,也有時間限制的,一個女人,如果長時間沒有,那麼,她體內的元陰之氣便會更加的濃郁,對劉易的補充量便越大。但如果這個女人的太多,如果一天有一次的話,她體內的元陰之氣幾乎等於無。這是劉易和長社公主及益陽公主等女親自試驗過後才了解的。

這些船娘,別說一天一次了,都不知道一天要被弄幾次,所以,劉易根本就看不那些船娘。

要想快速補充自己體內的元陽真氣,那就唯有和黃舞蝶合體。

呵呵,話說劉易把自己體內的真氣傳送到黃舞蝶的體內,便會瞬息之間被她所食融,這個情況還真的讓劉易有點心裡惴惴的。

自己本來還打算吸取黃舞蝶的處子元陰轉化為自己的元陽真氣的,誰知道她反而把自己的真氣給食融據為己有?如果是平時,如果這樣做對黃舞蝶有益處的話,劉易倒也不會吝嗇自己的這些元陽真氣,因為自己的元陽真氣雖然去得快,但也來得容易,全給了她也沒有什麼關係,可是現在,大家都在水盜船,一不小心便會有危險,劉易可不敢把自己的元陽真氣都給了她。

而歷來都有采陰補陽或采陽滋陰的說法,劉易還一度以為黃舞蝶的內功心法是采陽補陰的功法呢。還好,並沒有邪異到那種地步,只要劉易不輸送真氣,她便沒能再吞食融洽,沒有像傳說中的那種北冥神功那樣,會主動的吸取別的人功力。

在把黃舞蝶弄得垂死欲仙,像喘不過氣來的時候,劉易也有點擔心,自己是否能夠得到她傾泄出來的元陰之氣。9

還好,事實證明,劉易的擔心是多餘的,只要他自己不把元陽真氣輸出去,黃舞蝶是不會主動吸取劉易的真氣的。

如此,劉易才放心的去勢,在黃舞蝶的體內一陣噴發之後,他才運轉元陽神功,吸取她體內如浪如一般精純的處子元陰。

讓劉易驚異的是,黃舞蝶的元陰之氣,竟然不比和鄒氏那玄陰之體所前生的元陰之氣少,劉易只運功一會兒,他便感到自己體內的元陽真氣剎時被充滿,似還有點盈溢的跡象。

為了不讓那多餘的元陰之氣浪費,劉易一邊吸取著黃舞蝶的元陰,一邊再把轉化為自己元陽真氣的氣流倒輸進她的體內,對渾身軟癱,厭厭欲睡的黃舞蝶道:「舞蝶妹妹,先別睡,你再運轉你的功法。」

劉易的元陽真氣,有著讓萬物回春的功能,本身就是灼熱異常的,但是因為和鄒玉合體過後,和鄒玉的陰寒元陰之氣融匯,劉易就可以自由控制元陽真氣的寒熱度。

所以,劉易輸進黃舞蝶體內的元陽真氣,冷熱適中。剛才黃舞蝶被劉易破去處子之身時,她疼痛難忍,根本就有點神智糊塗,她自己運功吞融了劉易輸送給她的元陽真氣她自己都不清楚。她當時就只覺得,劉易體內傳送過來讓人感到曖洋洋的氣流讓她感到很舒服,如此,她下意識的想運功把那些曖洋洋的氣流運轉到她體下裂痛的地方,就是這麼的簡單,就把劉易的元陽真氣融進了她自身的內氣當中。而當她把劉易傳過來的氣流運轉那裂痛之處時,痛感幾乎馬便消失,進而,劉易跟著的蠢動,就讓她感到前所沒有的。自始至終,她自己都還沒有知道,她已經吞融了不少劉易的元陽真氣。

現在,她又聽到劉易要她運轉功法,她便又下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