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三十七章真氣被融食

第四百三十七章真氣被融食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四百三十七章真氣被融食

像島國動漫動作片中的少女,可以隨意蹂躪,隨意玩弄,再把她們調教成玩樂的女奴,那只是動漫片。

黃舞蝶雖然長得像,但是她畢竟不是那些動漫少女,不是那種可以任由劉易蹂躪玩弄的少女。而且,劉易也不願意把黃舞蝶變成那種的少女。

劉易喜歡黃舞蝶的嬌憨,喜歡她的漂亮可愛。現實就是現實,所以,劉易作弄她,也只能適而可止,不能真的把她當作成一個動漫少女那般玩弄了。

劉易要她,也要要得她心甘情願意,兩情相悅。

不過,正如劉易所料,黃舞蝶的確是對自己有了情意了,要不然,也絕對不會偷偷的潛自己的船,隨自己來這裡。如果她不喜歡自己,也絕對不會在自己的面前顯得那麼的隨意,女兒家的小手,就那麼隨便的讓自己要拉就拉,要撫就撫。

劉易也知道,像黃舞蝶這樣的少女,她們還不懂得什麼叫情,對於男女間的情事,還只是處在一個朦朦朧朧的階段,這有就點像萬年公主,她明明是心裡喜歡自己,但是卻不懂得如何去表達。

所以,劉易必須要採取主動,把互相之間的那一份情素情感捅破,只有把那種朦朧的愛意說破了,她們才會清晰的知道,她們是想要什麼。

這個,就好比讀初高中時一樣,某男和某女,他們互相之間,對對方存在著一定的好感,可是,他們自己卻都不能夠把握到那種好感是一種什麼樣的感情。或者,他們根本就沒有想過有可能是愛情,如此,不知道有多少原本是天生一對的人,最終只能放任這種情感從身邊溜走,要直至許多年之後,才會猛然醒悟,原來,曾經有一份屬於他的最純真的感情在面前,卻因為那時過份的懵懂而錯過了,回想起來,只會是一臉遺憾,再也回不去了。

拿劉易和萬年公主來說,如果劉易不是一個穿越人士,他們互相之間是不可能會有結果的。身份地位是一個原因,但是,相信原來的那個劉易以及現在的萬年公主,他們都不可能真正的看破互相之間的這一種情素,也更不會勇敢主動的去說破,然後,大家都就只能是擦肩而過,縱使雙方都隱隱的感覺到對方是自己生命中很重要的人,可是,沒能把握住就是沒能把握住,也只會到他們今後互相有了各自的戀人之後,嘗試過明白了男女之事之後,他們才會明白,原來,男女之間,情和愛就是這會事的,當初,就已經錯過了一份感情。

嗯,劉易就是要做這情路的勇者,碰喜歡的,便要勇敢的追求,一定要得到她,絕不能讓自己的生命中留下遺憾。當然,這也就只能是在這個古時候才可以,如果是在後現代,劉易喜歡的女人多得海里去,那是不可能見一個愛一個滴。

現在,劉易和黃舞蝶,劉易把話一說白了,那黃舞蝶也就明白了。她知道了自己為何會一見到劉易時便會對劉易感到生氣,那是因為她一見到劉易,便覺得劉易特別的親近親切,似乎是自己很熟悉的人,但是,正因為有這種感覺,所以,她便特別的覺得不能讓劉易看不起自己,所以,劉易戲言說自己是在耍刀的時候,她的心裡便特別特別的生氣,想要給劉易一個好看。結果可想而知,反而是自己差點落不下台,但是,她心裡對劉易的喜歡之意,卻並沒有減少,如此,才會順意的把劉易奪去的柳葉彎刀讓劉易拿去,作為一個可以再找劉易的借口。

呵呵,許多時候,女孩子就是這樣,不顧她是何種情況之下,把她的一件東西,哪怕是一件很少的物件讓一個男孩子拿去,這本身就證明她的心裡有點喜歡這個人。如果是真正討厭這個人的話,別說是讓人拿走她的東西了,哪怕是別人看她一眼,她都會討厭得要命。.%%.**

之後,一切都是順理成章了,她之所以潛劉易出湖的船隻,在她的內心裡,就已經把劉易當成是一個可以絕對信任,可以把自己一切都託付的人。否則,她明知道自己打不過劉易,還敢孤身一人隨劉易到一個未知的地方去?

這個,和後世的搭便車的女人差不多,如果你所認識的女人,願意或者不請自來,坐你不知道要到哪裡去的車,那麼,就表明她對你是絕對信任,對你有好感的。

現在,劉易一說破,黃舞蝶的心裡還怎麼會不明白?她的嘴雖然嬌嗔的埋怨著劉易,但是再被劉易一親吻之下,她便完全的淪陷了。

她雖然還不懂得男女之事,但是,她也懂得,和自己喜歡的,以及喜歡自己的男人在親熱,那也是很應該很正常的。劉易說喜歡她,她的心裡都已經感到很滿足,心裡有如嚼了蜂蜜一般,甜絲絲的,暈乎乎的,所以,劉易要拿她怎麼樣,她根本就不會再抗拒了。

劉易親著她,偷偷的把她的絲帶解開了她也不知道,直到劉易把她的衣裙褪下,她才漸漸的從熱吻的渾渾噩噩之中回過神來。

就在劉易抱著她坐了起來,把她的小抹胸扯掉之時,她才嬌啊一聲掩著自己的白凱凱的渾圓大玉峰,有如蚊子般的弱弱的道:「不、不要……」

「嘿嘿,不要什麼?難道你不喜歡我?」劉易撫著她潤滑的肌膚,順著她的光滑香肩,沿著她如玉牙一般的玉手壓到了她的酥胸。

「不、不是……你、你可不準笑人家……」有如嬰兒肌膚一樣鮮嫩白裡透紅的粉頸,一路漫延著紅暈,幾乎滲透到了那一道掩都掩不住的深深鴻溝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