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三十五章楊桀的野心

第四百三十五章楊桀的野心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四百三十五章楊桀的野心

船娘,就是水盜心目心的慰安,其實也就是那些水盜搶虜回來的女。k

但水盜都有一種習俗,一般都不會帶著那些所謂的船娘船取樂的,都只會在外出回來的時候,去找那些船娘取樂。傳說之中,如果帶著船娘一起去做買賣,會引起河神的懲罰,會招災引禍,極為不吉利。

不過,好殺嗜的楊桀卻不信這一套,他平時不管去哪裡,都會帶十個八個船娘,也就是劉易所見的,船艙里的那些女人。還有,這個楊桀,還有某種嗜好,他喜歡和許多人一起同樂,完全不顧有傷風化,只求刺激樂趣。

做水盜嘛,沒錢沒糧,出去劫一次便什麼都有了,沒有女人也一樣,隨便洗劫一個村莊,都可以搶來十個八個看去長得還不錯的女人。再加,他們水盜,官府又奈何不了他們,所以,他們就是洞庭湖裡的王,自己做主的人,搶來了錢糧女人,不去玩樂難道還要等著這些錢糧女人發霉?他們除了吃喝玩樂,還是吃喝玩樂,不玩玩新意思,就算是女人恐怕都會有點泛味了。所以,楊桀特別喜歡多,走後庭。

他見劉易年少剛陽,出門都還要帶著這麼一個水靈靈的師妹,他以為劉易也像他一樣,都是喜好漁之徒,所以,為了把劉易招攬為己用,除了向劉易在表面欣賞示好之外,還得要給點劉易的實際好處,比如錢財女人什麼的。向劉易暗示,自己的船的女人,可是任由劉易享用。

呵呵,還別說,還被他看中劉易這一點,劉易的好,恐怕還真的不在他之下。只是,他弄錯了,劉易和他是有很在分別的,劉易是風流不下流,是好而不虐。

楊桀的所作所為,其實就是卑鄙下流,虐變態的行為。更何況,楊桀他和劉易的好境界,相差何止十萬八千里?他不管是成年或是未成年,七老八十,只要興一來,不管是什麼,都會抓來一通發泄,如果把他的雙眼蒙,那怕是牽來一頭母牛,他怕都會毫不猶豫的捅進去。

所以,劉易和他又怎麼相同呢?看看劉易身邊的女人,哪一個不是天下絕?而他的女人,幾乎可以說是個個是公共汽車,哪怕不是,他也會把自己的女人變成公共汽車。

楊桀這麼的一個賤人,如果讓劉易知道他竟然把劉易劃歸是和他同一類人,怕劉易會馬暴起,不管什麼先把他進行人道毀滅了再說。

劉易裝作看不明楊桀那曖昧的神態,也像聽不明他的說話,隨著一個侍女去更換衣衫,當然,也不望把黃舞蝶給叫。

黃舞蝶留在船的甲板,只會成為那些水盜的yy目標對象,這對於劉易來說,都是一種侮辱,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把黃舞蝶帶到船艙里,讓這些人看不見。

船艙的二層,就是楊桀為了供給那些水盜首領作為休息的地方,有十多二十間房子,另外,第三層則是他自己的住處。飛速更新第一層,則是會客大廳與及大廳後面供給那些船娘侍女休憩的地方。至於一般的水賊手下,他們都住在甲板下面的船艙里,他們沒有資格住在面的船艙的。

劉易現在是楊桀刻意示好的人,所以在二層的船艙安排一間房間給劉易。而領著劉易到安排給他的船艙房間的,是一個一步三搖的船娘,她的臉塗抹著一層厚厚的脂粉,很明顯的是那種不懂得化妝卻在臉抹的那一種,一笑起來便會倏倏的往下掉粉,劉易看得心裡直噁心。

黃舞蝶深知劉易之意,在領到房間之後,便非常不耐的把她趕走了,實際,她看到那船娘恬不知恥的猛向劉易拋媚眼讓她的心裡感到吃味。

劉易讓黃舞蝶在房外等了一會,他馬換了乾爽的衣服。剛才曹寅送劉易船來的時候,劉易自然也帶了自己的包袱,帶著自己換洗的衣服。

在古時候,出門帶著包袱,是很正常的,劉易也早就習慣了,不只是包袱,只要出門,劉易都會帶著自己必須要帶著的一個物品小物件。如太陽能手機、調製食品的一些調味料,都些東西,都已經成了劉易的隨身法寶,不離身的。

不過,劉易要換衣服自己有帶著,但是這黃舞蝶如果要換洗,恐怕就有點麻煩了,因為她根本就沒有帶著換洗的衣物。但劉易也不擔心,因為船有船娘,那些漂亮的紗衣穿在她們的身簡直就是浪費了,不知道穿在黃舞蝶的身會是一種如何的誘?

劉易換好衣物之後,叮囑黃舞蝶先在房裡休憩著,自己去去便回。

黃舞蝶自然是不會想著要到下層那烏煙瘴氣的船艙里去,但她也不太想劉易去,只是,她知道自己和劉易都是在冒充水盜,一些應酬是免不了的,更何況,劉易還要去弄清楚這些水盜的情況呢。所以,她雖然不喜劉易要去飲那樣帶著味道的宴席,但也不好不讓劉易去,只是下意識的衝口讓劉易不準和那些什麼的船娘喝酒取樂,宛然像她已經是劉易的什麼人似的。呵呵,待劉易走後,她才醒起自己的語不妥之處,自己自然是鬧得一臉通紅,心兒卟卟的跳。

黃舞蝶雖然還是一個少女,還不懂那些真正的男女之事,但是她心裡的種種朦朧的少女情懷,情竇初開的少女情素,已經隱隱的系在劉易的身了。

重新進入華麗的船艙,似乎乾淨了許多,最主要的,就是沒有剛才來的時候那麼的吵鬧,水盜首領們也不再在猜令划拳了,也沒有人再摟抱著船的船娘在親熱。

而劉易,也終於在水盜之中擁有了一席之地,給劉易的宴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