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三十一章綠林水盜令

第四百三十一章綠林水盜令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四百三十一章綠林水盜令

劉易和黃舞蝶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有時候,很天馬行空的從武功聊到了爬樹掏鳥蛋的事上去。

最終,劉易搞明白了,這個黃舞蝶,她的心思,還真的如同一張白紙那般的純潔無暇,心裡的愛惡很分明,喜歡的便喜歡,討厭的便討厭,她想做什麼事的時候,便風風火火的便做,很少會去顧及後果。

這也難怪,她才到流民營沒幾天,就和流民營里的小孩子們打成了一片,宛然成了一個孩子王。也難怪她敢得偷偷的半夜潛到劉易的船上來躲好,要隨劉易一起出湖了。

這個動漫少女,其實還真的挺容易和人相處的,沒有一點城府,和她聊著,她就幾乎把劉易當成是一個知己,就差沒把她小時候尿了多少次床的事都告訴了劉易。

日上三桿的時候,她也不回船艙里躲太陽,而是拿了船艙里的酒食,先拿了去給在船前面的曹寅之後,才又搬了不少吃喝的食物到船後的甲板上,赤著玉足,和一邊吃東西,又一邊嘗嘗船上的美酒。

也不知道她是否是喝了一點酒的問題,滿臉酡紅,大眼睛看著劉易的時候,讓劉易感到特別的撩人。再看到她赤著的玉足,精巧潔白,渾玉通透,好幾次劉易都差點忍不住想把她抱起來,細細的捏弄一翻她的三寸小足。

午後,黃舞蝶有點犯困,竟然就爬伏在劉易的身邊,也不懼頭上的猛烈陽光會把她晒黑,如一隻小豬一船就伏在劉易的身邊睡著了。睡著的時候,她那如櫻桃一船的小嘴,還時不時咂巴幾下,在嘴角邊滲出一絲絲的香液。

劉易拿她沒有辦法,自己和她才認識不久而已,居然就真的不把自己當外人,在自己的面前那麼的隨意,說吃就吃,說睡便睡,對自己沒有一點機心沒一點防備。

放下船漿,把有如柔若無骨的黃舞蝶抱了起來,把她抱回船艙的一張小床上去。

前面有曹寅,再加上這小妞子對自己那麼的信任,劉易倒也不好乘機佔便宜,並沒有多手多腳,把她的身體放平之後,拿過一件衣物為她蓋上,再看了看,便返回去做苦力船工。

劉易不知道,在他離開的時候,黃舞蝶突然睜開了眼睛,對劉易的背影吐了吐小舌頭,淘氣的做了一個鬼臉才安靜的睡了過去。

舉目四看,天空萬里無雲,一片湛藍,和洞庭湖的湖水長天一色,讓劉易心曠神怡,同時,空曠絢麗的景色,也像把劉易的心靈都過濾了一片,也把船艙內那誘人的動漫美女的誘惑減弱了不少。

從早上到上午,再由中午到午後,在湖上急速划船,按劉易的估計,應該差不多已經進入了洞庭湖的真正腹部之間。其中,在湖上行船,除了劉易和曹寅這條船之外,還碰到了不少的漁船,但是大家都是差身而過,並沒有發生什麼的交流或是衝突。

曹寅對庭洞湖似乎很熟悉,也不用問人,就不途的劃著船,不時調整船頭的方向,有時候,會突過一片蘆葦盪,而有時候,又會穿過一片全是荷葉的湖區。他在陰靈盜做了幾好年師爺,平時負責的,就是陰靈盜對外的交易,所以,他也要經常進進出出洞庭湖,如此,他對洞庭湖的熟悉不在甘寧之下。

本來一切都是相安無事,照現在的船速,應可按原計劃,在傍晚的時分到達曹寅所說的鬼愁灘,但是,就在下午黃舞蝶睡醒,又跑到劉易的身旁時候,卻發生了一點意外。

此時,船隻在湖中,四周都是一眼望不到邊際的茫茫湖面,但是在船頭的正前方,卻出現了幾艘幾乎可以及得上甘寧的那艘雙桅的大船。

曹寅在前面大聲叫喚劉易,讓劉易到前面去。

「不對勁,有情況啊。」曹寅臉上有點疑惑的對從船後到了船頭的劉易道:「前面的應該是水盜船,一共有三艘大船,另外小船看不清。」

「碰到水盜也很正常啊,這洞庭湖雖然大,但是水盜也有不少啊,今天我們幾乎都沒有碰上水盜,已經算好了。」劉易不以為然的道:「現在也斷然沒有轉頭回去的道理,先過去看看再說。你不也是做過水盜嗎?應該懂得他們的行話,試試去說下,讓他們放我們通過。」

「行話自然是懂得,可是,不正常啊。」曹寅指著應該還有幾里遠的水盜船影子道:「洞庭湖裡的水盜雖然多,但是真正的大船卻不多,像甘寧,他做錦帆賊的時候,就只有一艘大船而已,而那勢力最大的翻江盜,聽說他們就只有三艘,別的都是只有兩艘或者是一艘,陰靈盜,也就是只有兩艘真正意義上的大船而已。可是,現在出現在我們面前的,就有三艘大船,除非是翻江盜,可是,這翻江盜的勢力範圍並不是在這一片水域,他們在洞庭湖的前腹部,如果真是他們,那恐怕是湖裡的水盜要發生什麼大事了。」

「多說無益,近去看看就知道了。」劉易對水盜的事並不太清楚,也猜不透是什麼會事。

「嗨!我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黃舞蝶突然插話道。

「你?你能知道什麼事?」劉易聽黃舞蝶答話,不禁有點輕蔑的看了一眼她道。

曹寅也不相信黃舞蝶真的知道什麼的事,自然也不會問她。

「哎呀,你們不相信我?」黃舞蝶見劉易輕視而曹寅連問都沒有問她。她不禁有點急的頓著腳道:「前段時間,我還在長沙城裡,就聽見有人說,洞庭湖裡有人發出什麼的綠林水盜令,嗯,對,就是綠林水盜令。說什麼號召在水上討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