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三十章出湖

第四百三十章出湖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四百三十章出湖

女孩子的心思是很奇怪的,這黃舞蝶就是如此。

她以為劉易是一個老頭子,但卻只是一個和她差不多大的小子。

但是這還算了,她心目中尊敬的人,竟然來耍弄了她。對,就是耍弄,這讓她的心裡很不是滋味,不禁也激起了她的好勝心理。她覺得,大家都差不多大,憑什麼自己就不能勝得過他?所以,反正她也無聊,以後就常常給點煩麻他,讓他知道得罪了自己的下場。

呵呵,受寵的女孩子,就是如此不可理喻的,她們往往都會為了一些不是理由的理由而和某人生氣。現在對劉易,便是如是。

不過,劉易也正擔心以後要怎麼樣多點和她親近呢,她有如此想法,也正合劉易的心意,不禁把她的柳葉彎刀收回,拿著看了看道:「那行,我就把這刀當成了信物了。等你哪天可以贏了我,我就把它給回你。」

「放心,用不了幾天我就一定能拿回來!」黃舞蝶揚了揚驕傲的俏臉道。

「嘿嘿,那帶我去見你爹吧。」

「我爹在離這十來里遠的軍營里,要去你自己去!」黃舞蝶本正在氣頭上,又怎可能會帶劉易去?她說完,也不再理睬劉易,腰姿一扭徑自返迴流民營內去。

「呃,那好吧,改天再見。」劉易聞了聞柳葉彎刀刀柄上黃舞蝶留下來的香汗味道,邪邪的對著她的背影道。

劉易這傢伙,正在因為身邊沒有女人而煩躁呢,想不到在流民營里就有一種如此惹火的美人兒,不由得不對黃舞蝶動點歪心思。

苗條淑女,君子好逑。見到美女,不打主意還是男人嗎?

不過,基於身份的問題,劉易還得好好的想想法子才行。黃忠父子,可是劉易心裡極為倚重的武將,可不能因為黃舞蝶的事兒而和他們產生介蒂才行。

首先,要黃舞碟自己願意,然後還得要黃忠不反對才行。還好,這事急不來,只要黃舞蝶還在流民營,劉易便有機會。

本來讓黃舞蝶帶自己去見她爹黃忠只是劉易的一個借口,但是現在,劉易還真的得去和黃忠才點聯繫下感情,探問多一點關於黃舞蝶的事宜才行。

所以,當晚劉易便到了十多里外的軍營,和黃忠父子喝酒海佩,在軍營里過了一晚,把黃舞蝶的事情探得過一清二楚。

接下來兩天,劉易並沒有再見到黃舞蝶,恐怕她是閉門練功,又或者是故意先躲著劉易。直到曹寅風塵僕僕的來到了流民營,劉易都沒有再見到黃舞蝶。

據曹寅所說,要到鬼愁灘去找陰靈盜,從新洲出發,則要一天一夜的時間才有可能到達,如果夜裡不敢行船,那得要兩天時間。

鬼愁灘,其實就是在一大片深水湖中,湖裡的暗礁林立,因為暗礁多的關係,那一片湖中的湖水,會形成一種急流或者是漩渦,而且,水流的方向隨時變化,讓人捉摸不到。一般不知道的船夫,一旦進了那一片湖域,就很難順利的出來,幾乎都是船毀人亡的下場。所以,哪怕是一般的水盜,對那一片湖區都非常忌憚,不怎麼敢進入那麼湖區湖動,而陰靈盜,就是在那片湖區中心的一個島上。

船隻像當初從宛船向宛城秦頡借用的官船那麼大小,船中間有一個船艙的那一種,船艙內早命人準備有足夠劉易和曹寅用好幾天的飲水食物。

準備好船隻之後,劉易和曹寅在天才微微亮的時候開始出發,船由曹寅親自控制,劉易幫忙撐劃。

做過水盜的曹寅,自然懂得控制船隻,而劉易的內力也足,所以,船速要比一般人劃得快,天才開始放亮的時候,便已經經過了元咀小島。

劉易和曹寅去陰靈盜的老巢,除了荀文若之外,別的人都不知道,所以,劉易也就沒有在元咀小島停留,徑直駛入了洞庭湖。

本來可以把十八親衛都一起帶來,但是劉易想到,最後始終都是要自己和曹寅兩個人進入陰靈盜的老巢,帶他們來也起不到什麼的作用,再說,船隻最後會直接駛進鬼愁灘,也沒有地方把他們放下來,所以,乾脆便不要他們一起來。

劉易和曹寅輕舟從簡,相信絕不會有什麼的危險。特別是在水裡,劉易只要一潛進湖裡,誰還奈何得了自己?如此,這一次還真的是劉易真正意義上的一次獨自行動,身旁除了這個有事起來還要自己保護的曹寅之外,便再沒有任何人。

呵呵,不過,劉易想的有點錯了,其實,船上並不只有他和曹寅,另外還有一個人。

就在劉易和曹寅劃著船正式進入洞庭湖的前腹部之時,進入一望無際的大湖之時,劉易便發現了有點不對勁,急忙進入船艙一看,差點嚇了劉易一跳。

原來,船艙之內,這兩天都沒有見到蹤影的黃舞蝶竟然坐在船艙之內,吃著放在裡面的食物。

「舞蝶妹妹?你怎麼在我的船上?」劉易還真的吃驚不少,船上無端端的多了一個人,而且還是黃舞蝶,怎麼不叫劉易感到吃驚?

這也要怪劉易太大意了,他的船,就隨便的停在湖邊,早上天沒亮便和曹寅出發,為了爭取一天的時間可以到達,他也一直幫忙著划船,並沒有搜索過船艙。

「我怎麼就不能在船上?昨天下午的時候,我到你營帳里去想找你比試武藝,卻發現你和那個人在鬼鬼崇崇的離議著什麼出湖的事。嘿嘿,正好,我在流民營里蹩得慌,就借你的船出來透透氣。」黃舞蝶並不像一般的丫頭那樣矜持,滿臉不在乎的樣子,還故意裝出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