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二十六章投射竅門

第四百二十六章投射竅門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全文字無廣告第四百二十六章投射竅門

說實在,投石機投射石彈的時候,聲勢很驚人,尤其是拉起來的長槓桿突然墜下,重重的砸在投石機底座的時候所發出來的一聲震響,振聾發聵。然後,槓桿另一端的勺子內所發出去的石彈,其突然拋出去所發出來的呼呼破空聲,以及石彈重重的落在地面上的那一下震蕩,這些,都可以讓人感受得到投石機的的威力。

所以,對於投石機所發出去的石彈,是否那摧毀那一道石砌的石牆,劉易覺得那是毫無疑問的。畢竟,那道石牆也只是剛砌上去不久的,實際上,也並非像真正的城牆那麼的厚實,如果被石彈擊中,擊穿或者是擊蹋石牆那是輕易而舉的。

劉易與眾人的震驚不同,他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甘寧是有過瞄準的動作,然後才把石彈投射出去的。這種人力拋射的投石機,完全是靠槓桿自由落下,然後把石彈拋射出去,這石彈的準確命中與否,完全是根據石彈的輕重與及槓桿落下時的差異來決定石彈發出去的遠近偏差落點。這種完全不受人為控制的石彈,哪怕是由准密的計算機來計算,怕也難以準確無誤的計算到其石彈的準確落點,可是,這個甘寧居然能夠稍為調整一下,便能夠準確的命中目標?這是誤打誤撞還是有心所為?

「哈哈!這、這什麼,哦,投石機,對,就是投石機,哈哈,厲害!主公,這玩物不錯,真的不錯,威力太讓人驚訝了,俺老甘都有點歡喜上它了,雖然看起來沒大用,但能把它送給我玩耍不?」甘寧大言不慚的道,他似乎只是把這投石機當作是一種玩具,根本就沒有意識到這投石機的巨大用場。

「玩物?」不待劉易說話,荀彧便反了反白眼對甘寧道:「看興霸你練起水師兵士來一套一套的,似乎也懂得一些練兵之道,你也是一個識字斷墨的人,難不成你從來都沒有看過一些兵書典籍之類的?這投石機可是攻城利器啊,劉易兄弟弄出來的這架投石機,只是單人可以拋射的小型投石機,如果弄出那些大型的投石機來,要幾十個人甚至幾百人才能拉動投射石彈的,投出來的石塊足有這麼大……這一發石彈擊到城牆去,你可以想想那種威力大多。」

荀彧說著的時候,張開雙手做了一個抱攬的地作,向甘寧證明那些大型投石機所投放出去的石彈有多大。

劉易知道,荀彧所說的那種大型投石機,是一個弩背複合弓結構型的投石機,其拉力極大,沒有幾十甚至幾百人休想拉得動。不過,歷史上,除了在戰國的時期用過,漢代及唐代的時候似乎很少有這類投石機的記述,在宋代及元朝的蒙古軍倒把這種投石機發展到了極至,尤其是蒙古軍,他們引用了配重式投石機,把投石機的作用發揮得淋漓盡致,蒙古大軍所到之處,真的是無堅不摧,無城不破,連華夏天朝都被他們所滅,亦使之成為漢人的一個永久性的恥辱。

歷史上,似乎總有一些巧合。咱們老祖宗發明出來的東西,最終卻成為異族人毀滅自己的最重要武器。蒙古軍利用投石機打下了整個華夏,而後世,世界列強又用咱們祖先發明出來的火藥,製造出槍炮來侵略我們,連一個小小的島國也敢侵佔華夏,想起來,都讓劉易感到有點唏噓心痛。不過,現在既然有自己回到了這三國古代,那就應該要想辦法去避免這些後世的悲劇。

「呵呵……」甘寧抓了抓頭,有點尷尬的傻笑了一聲道:「看是看過,只是現在很少見了嘛。」

「好吧,你再發一次,看看還能不能投中那道石牆,如果你還能投中的話,這投石機就是你的了。」劉易還真的有點不信邪,不相信甘寧會把石彈投得那麼準確。

「真的?如果咱投中了,這玩意就是我的了?」甘寧毫不掩飾對這投石機的喜愛。

「切,我劉易何時騙過你?不過,這可不是給自己拿回家的玩耍的玩物,而是要把他帶到船上,裝置在船上。」劉易曬了甘寧一聲道。

啪!

甘寧一聽劉易說要把這投石機裝到了船上,他頓時明白了過來,興奮的一拍手掌道:「哈,我就想嘛,主公你說從江陵回來之後,便會出兵收服洞庭湖的所有水盜,可是回來後,卻遲遲沒見主公你有行動,原來如此!興霸明白了!哈哈,船上如果有了這投石機,那些水盜就等著挨石頭砸吧,哈哈!」

「別高興這麼早,這投石機,投出的石彈不好把握,一般來說,很難把握得准其落點,剛才你看了我的投射,離目標相差太遠,這還是在平時上呢,在船上有風浪,船身顛簸不定,想要投中敵船,那難度太大了。」劉易示意甘寧快點去再發一彈看看,一邊轉頭對荀彧說道:「咱們有十來艘中船,兩艘大船。中船上,每船就安置一架投石機,大船裝置兩架,你看如何?」

荀彧雖然是一個文人,但是他對軍事上的認識絕對不比劉易差,而且,此時代的荊襄穎州等地的文人謀士,他們所學的知識,也絕對不單單是文學上的事,排兵布陣,軍類器械,戰爭策略等等的學問,都是他們必修的科目。如果不學習這些,這荊襄的才俊,如何又能夠在這東漢未年三國時代出類拔萃呢?不懂得排兵布陣、不懂得行軍打仗的文人,也只是單純的文人,談不上謀士之說。

無論是今後的小諸、龐統或是徐庶等等,他們都是謀士,這荀彧亦然。

荀彧沉吟了一下,道:「把投石機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