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二十章陰靈盜

第四百二十章陰靈盜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四百二十章陰靈盜

劉易聽出來了,曹寅所說的,其實就是無農不穩、無商不富的道理。不過,他可能自己都沒能概括出來罷了。

曹寅所說的,在劉易聽來,不算是什麼太過新奇的良策,可是,卻是相當適用之策。如果是這個時代的人聽到,想必便會對他立馬另眼相看。當然,如果是碰到那些輕商重農的人,對他之策或許會有些不以為然。特別是那些一心想貪墨的官員來說,更加不會採取他所說之策。

呵呵,對於現下大漢的大多數官員來說,百姓死活關他們屁事,又怎麼會有政策去鼓勵百姓多生產呢?再說,談什麼要減息減稅,那更是想都別想。那些地方富豪、官府,不給百姓增息增稅便偷笑了。

所以,歷史上,這個曹寅似乎並沒有把武陵治理出一個特別富裕之郡來。

「唉,如果江陵州府能夠聽曹某一言,能夠減免一些息租賦稅就好了,可惜啊!」曹寅仰天長嘆了一聲道。

「哈哈,曹寅大人,如果你能和劉某推心置腹,或許,劉易可以助你一臂之力,能讓你心中所想,能讓你的心中抱負才學可以得到綻放,就不知道,曹大人你能否對我劉易說實話了。」劉易決定,如果可以的話,還是收了這個曹寅為自己用。

本來,劉易對這個武陵郡太守曹寅並不是太過重視,也不是非要一定收服他。但是,現在卻有收服他為自己所用的必要了。

單是武陵有鐵礦這一條,便值得劉易把他收為自己所用。有他這個武陵太守在武陵坐鎮,那麼,劉易就算是要開採鐵礦也方便很多。

更何況,如果把武陵也隱變為屬於自己的地盤,那麼,新洲就再也不用擔心來自西面的威脅,到時候,陸地上,就只有新洲正上方,西北面的公.安.縣一個縣城對新洲能夠構成一點威脅,但是就只是一個小小的縣城,對新洲的威脅也不大。

「說實話?太子太傅是指?……」曹寅不知道劉易所指何意,只好神情坦然的道:「太子太傅,鄙人現在和您所說的,全都是實話,心底話,絕對沒有一絲一毫的瞞騙。」

「呵呵,那好,我問你,你跟我說這些,是想做什麼?想達到什麼的目的?」

「曹某自然是看到太子太傅也是一個真正關心天下百姓的真君子,急大漢百姓所急,需大漢百姓所需,如此,曹某才會在太子太傅面前大放厥詞,希望可得到太子太傅的賞識,採納下官之言,或者,可以利用太子太傅的身份,向荊州江陵官府施壓,讓他們儘快採取一些治理百姓的良策,好讓百姓能夠安生一點。」對於自己的目的,曹寅也直認不諱。

「嗯,好,那曹大人是何出生?可否透露一二?」劉易也不轉彎抹角了,直言道:「說實在的,曹大人所說之策,是不是良策還值得商榷,要經過實踐才能證明是對或錯。而且,有一點我可以明說的,向官府施壓,想讓他們採取你之策,那是不可能的。」

「啊?莫非太子太傅不想得罪江陵官府的人?」曹寅有點失望的神色。

「非也。江陵官府的官員算得了什麼?我是說,他們必定不會放棄自己的利益來採納你的進言的,這一點,你難道還沒有看透?」劉易擺了擺手道:「我是說,我本人的確有點賞識你,但是,我卻不會相信一個來歷不明的人,我只會用自己能信得過的人。這樣說,你明白了嗎?」

曹寅聽後,陷入了一陣沉思。

劉易沒有打斷他的沉思,自顧的說道:「無農不穩、無商不富,無學不精,無工不達。呵呵,其實,這些劉某也早就想到了。」

「無農不穩、無商不富,無學不精,無工不達。」曹寅的眼睛一亮,精光閃閃看著劉易道:「太子太傅所言,精僻!不過,可否為下官解釋一二?」

「前面八字,那就不用解釋了,因為曹大人你所說的,概括起來,就是這八個字。而無學不精,是指沒有教學,百姓就不能開民智,不能提高他們的覺悟,活得也只會渾渾噩噩,就如黃巾之亂,正因為百姓愚味,才會有那麼多的百姓跟著作亂,最後非但沒有改變世界,反而是他們也淪為盜賊。如果百姓開了民智,便能明辨是非,知道什麼事要怎麼做,又該不該做,絕對不會再盲從,也絕對做不出燒殺搶掠、人吃人的人間慘事。所以務農可以讓人有吃有喝,不會餓肚子,而務商,卻可以讓廣大百姓富裕。有吃有喝,百姓富裕了,讓他們接受教學,開啟他們的民智。至無工不達嘛,有工農工農的說法,工和農是不分家的,但再向深一層來說,就是泛指工匠一類,說的是科研技巧,技術發明這方向的東西了……呃,算了,不說這些了。」

劉易知道,再說下去這個曹寅都聽不明了。

「受教了。」曹寅聽得還真的有點眼界大開,原來治理百姓還有這麼多方面的事,不止是自己所想到的農商。他不禁對劉易有點佩服了,因為看劉易的年紀,比自己少得太多了,可是,人家劉易所想到的東西,卻要比自己長遠得多。難怪,連皇上都看重他,認他為義弟,還封他為太子太傅,原來,人家是真的有真材實學的。

曹寅像下了很大決定似的,站起來先對劉易一躬身,才說道:「稟太子太傅,鄙人曹寅,是真名,字明義。武陵人,出身……本是一書香之家,但後來卻被一夥水盜劫去,做了幾年水盜師爺,脫身後,便散盡家財買了一個武陵太守的官職。」

「哦